【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瀚慕】以爱为名是哥哥给你的承诺(秘)



找图时觉得这张特别有feel。很适合现在何慕的状态,微皱的眉,冰冷的眼神,薄情的唇角,尤其是那个类似校徽的东西……










    第二天,何瀚早早的等在了宿舍楼下,可是何慕始终没有出来。

    楼上,彭黎明抱着书看向仍旧倒在床上面无表情的何慕,问道:“今天你也不去上课吗?”

    何慕翻了个身,背对他挥挥手,“你快去上课吧,马上要迟到了。”

    “你不会是在躲你哥吧?”彭黎明见他不说话,走近凑到他的床沿边,扒着床架道,”昨晚我见他一直坐在楼下等你,你好歹下去见他一面。“

    “昨晚回来时见过了。”

    “你不是装醉没理他吗?话说你干嘛装醉啊?怕他说你啊?”

    “哎,我说你到底上不上课?第一节可是系主任的课,想死啊?”

    “哟,真来不及了!”彭黎明看了一眼手机,撒腿就往门口跑,边跑边说,“我帮你请个假啊,你早点来。”

    宿舍很快安静下来。何慕翻身下床,走到阳台边。楼底下的那个人依然没有想走的迹象。

    何慕叹了口气,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总是要见的。也好……

    当何慕走下楼时,隔得老远,何瀚就迎了上来。

    “小慕,你今天有课吗?”何瀚说话的口气异常的小心,也不知道是因为何慕的变化太大,觉得有点陌生,还是因为自己的黑暗内心被他看清而变得卑微。

    何慕白了他一眼,“你不废话吗?没课劳资这么早爬起来锻炼身体啊?”

    何瀚惊得说不出话来。才三个月不到,何慕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不仅穿着打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连说起话来都油里油气。

    “小……小慕……你怎么这么说……”

    “好了好了,我还要上课呢,别挡道。”何慕一把推开何瀚,头也不回地走了。

    中午放学的时候,何瀚问了很多人才在食堂又一次找到何慕,他刚想上去,就见斜刺里冲出来几个人,把何慕围在中间。何慕正低头吃饭,感觉眼前光线忽然暗了下去,抬头一看,下意识想跑,可是后面有人先一步按住了他的肩膀,何慕只得坐回原位。

    面前一个可能是带头的,冷笑道:“你想跑?你倒是跑一个看看啊?”

    何慕看看众人,谨慎道:“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记得曾经的罪过你们啊?”

    “少装傻!”带头的那人一掌扇在他的头上,“我问你,你跟文学院的程忻怡是怎么回事?”

    “程忻怡?我不熟啊。”

    “你他妈有胆做不敢认啊?敢泡我兄弟的马子,活得不耐烦了?”

    “哈!”何慕似乎听了什么好笑的事,“我泡她?你也不撒泡尿……哦不,你叫她撒泡尿照照自己,凭她也配?”

    “靠!找死是吧?”那人听罢抡起拳头,照何慕的左脸就是一拳,何瀚来不及上来拦,何慕的脸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嘴角当时就流血了。

    何慕歪着头伸手擦了一把,愤恨地抬起头,举起餐盘就往那人头上拍去,顷刻间,一群人便动起手来。周围的学生一见打架了。立刻惊叫着四散跑开。

    何慕以一敌众,虽然一开始十分刚猛,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渐渐地落在了下风。何瀚看不下去了,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来,希望拦住那几个人。众人见来了帮手,怒火更盛,下手也更重。两个人虽说比一个人强,但面对着四五个身强体壮的家伙,还是处在劣势。

    何慕刚刚避过一个人的拳头,另一个人的腿又踢了上来,眼见就要踢中肚子,何瀚赶忙奔上前一把抱住那人的后腰往后拉。冷不防被人抱住,那人往后一看,一记肘击撞向何瀚的肋下,何瀚吃痛地闷哼一声,弯下腰靠向墙边。身前何慕抬脚踹翻一个,一转身眼角余光瞥到何瀚疼得蜷作一团,旁边的人挣脱了他,正要趁势反击,何慕一个箭步奔上去,格开那人的手臂,另一只手抓住他的后领一掀,一拳将他打翻在地,然而身后又有人冲上来,何慕想要躲,可是前招未尽,一时收不回来,眼见拳头就要打到身上,蹲在旁边的何瀚突然起身,扑到何慕的背后将他护在墙壁与自己的胸膛之间,与此同时,如同铁锤一般的拳头也重重的砸在何瀚的背上。

    “哥!”何慕转回头,想要推开哥哥,但是何瀚的胳膊死死地环着他,就是不放手。身后的人也试图拉开何瀚,但是他铁了心,任凭别人怎么拳打脚踢,硬是顽抗着将何慕圈得更紧。

    即使中间隔了一个人,何慕也能清楚地感受到那捶在身上钝重的每一击。

    “哥!你放手!”何慕焦急地挣扎着,但哥哥似乎比他更坚决。何慕急得眼泪快要掉下来,苦苦的哀求,“哥!你放手啊!我求求你放手!”

    “噗——”

    何慕的侧脸溅到一些湿热的液体,腥甜的气味顿时喷入鼻腔。

    “哥!!!”何慕嘶吼一声,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

    身后的人不依不饶,依旧发狠地殴打他,忽然,何慕感觉环着自己的手臂瞬间松开了,他刚想回头看,就见何瀚的身体慢慢地从自己背上滑下去。

    那群人见他松了手,刚想上前打何慕,忽然发现他倒了下来,一见不妙,众人赶紧掉头逃走。

    “哥?!”何慕转过身蹲下来抱住何瀚的身体拼命摇,可是无论怎么摇晃,他都没有反应。何慕慌了,如同置身极寒之地一般,身体不受控制地瑟瑟发抖,脑中一片空白。

    有人隔得老远看情况不对,拨通了120,没过一会儿,救护车就停在了食堂门外。这时何慕才如梦初醒,赶忙和急救人员一起把何瀚抬上担架送上车。

    哥!你可千万不要出事!

    何慕坐在何瀚的身边,双手握住他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脸颊边,心中默默地祈祷着。

    这次是我错了,我真的没有想到结果是这样,如果早知道我变成这样你还愿意为了我不顾一切……

    我为什么这么蠢?为什么会想出这么蠢的主意?为什么早想不到你会这么傻?我早该想到!何慕啊何慕,你长的是猪脑子吗?

    泪已决堤,心如刀绞。

    何慕此刻恨不能将哥哥之前所受的伤全部移到自己身上,也好过看着他昏迷不醒却一筹莫展。万一哥哥留下什么病根,自己真是万死难赎。


*猜到了么?猜到了么?下一章大约(一定)可以揭晓,猜到的不要说出来啊……目测了这章好像有点短,一般来说只有周末我的脑子比较好用,因为周末时间长,没有压力可以慢慢想,慢慢写。平时灵感来了还在上班,回到家灵感又没了……叹气。

评论(5)
热度(48)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