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两生梦(为新猫鼠预热,庆新版杨过横空出世)

写在前面的:1.本篇小龙女请带入刘亦菲

                     2.本篇猫鼠为《五鼠闹东京》严屹宽陈晓,不适请勿点

                     3.《五鼠闹东京》还没播,所以情节……你懂的……贴原著

                     4.专业拆BG五百年 ,专业冷CP五百年(不好意思) 


杨过抬头去看东墙上的画像,画中两名女子,正中女子一身烈焰红裳,眉眼之间似有幽怨,恨意难平。

“姑姑,这是谁?”杨过转身,指着画中女子。

小龙女眼神之中充满崇敬,“这是你祖师婆婆,还不速速跪下磕头。”

杨过闻言扑通跪倒,一点也不含糊,“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刚要站起来,小龙女又道:“旁边那位是我师父,你也要磕头。”

杨过大惊,旁边的女子看上去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一身丫鬟装,没想到后来居然做了小龙女的师父,世间之事,还真是难以预测。

也罢,看上去娇憨可爱,长大后想必也不是什么坏人,依旧“咚咚咚”三个响头。

转过身,只见西墙上也挂着幅画。画中应该是名男子,说应该,是因为那人并不是正面朝外,而是一个背影,依身形装束来看,不像女子。那人一身道袍,腰悬长剑,一股浩然之气,光看背影便知必是一时风云人物。

这个身影,为什么……这样眼熟……

“过儿,站起来。”

“咦?这位不用跪拜吗?”杨过心生纳闷。

“不用,”小龙女的声音冷冷的,“你快起来唾他一口。”

“啊?”杨过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边站起身来,一边问道:“为什么啊?”

“他是全真教教主王重阳,本门教规第一条,拜了祖师婆婆,必得唾他一口,不许多问,唾了便是。”

原来是全真教的……

杨过此生最恨全真教,既是全真教教主,想必是很坏很坏的人了。想到这里,杨过二话不说,上去狠狠地唾了画中人一大口。他唾了一口后觉得不过瘾,又接二连三唾了几口,要不是小龙女叫住他,真不知他要闹到何时。

唾的时候没有思及其他,待得唾完之后,杨过离得近定睛看去,越看越觉得熟悉。

这样的身高,这样的体型,这样的站姿,似乎在哪里见过……不对,不只是见过,这种熟悉的感觉不是相交多年不会有。可是画上这人少说也有二十多岁,过了这么多年,现在估计不死也是个老头子了,又是一教之主,自己一个父母双亡,没人疼少人爱的小孩子怎么可能和他相交多年?

见杨过望着画像发呆,小龙女唤道:“过儿,你发什么呆,还不过来?”

杨过应了一声,转回头道:“咱们祖师婆婆好恨王重阳是吗?”

“不错。”

“那他在哪里,等我学好武功,就帮祖师婆婆好好的揍他一顿。”

小龙女见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心里竟有些感动,“不用了。”

“咦?这是为什么?”

“他已经死了。”

本来应该很高兴,可是杨过却笑不出来,总觉得他死了,自己的内心中却好像有什么要落空了。今天真是太奇怪了。

“你又在那儿瞎想什么,快来拜师。”

听见小龙女呼唤,杨过连忙过去磕头拜师。

晚上睡在寒玉床上,杨过思来想去睡不着。难道是错觉?都已经死了的人,为什么会觉得熟悉呢?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翻来覆去间,眼皮渐渐沉重,意识也开始模糊,恍恍惚惚间,自己好像飞了起来。

在夜幕中腾起落下,不知翻越了几座板墙,眼前出现了一座高楼,直冲霄汉,正是那鼎鼎大名的冲霄楼。他顺着台基,绕到北面楼梯处,拾级而上,来在了冲霄楼上。

顺着围栏走上一圈,依旧是八面窗棂,并无明门,伸手试着拍打敲击,也无暗纽机关,这要如何进去?

前次来探,沈仲元把个冲霄楼说得如何凶险诡煞,还特别叮嘱不让兄弟们前来,必须等他推算诀窍,解开机关才可。想他白五爷是谁,区区机关能奈他何?真的遇险,凭他一身武艺、智计,就算不能拿回盟书,也必可全身而退。这样总算也了解到冲霄楼机关设置,下次兄弟们一道来,还愁拿不回盟书么?

再来仔细观瞧,这些窗棂也不过寻常木头所制,再硬硬不过刀剑,索性抽出剑来顺着边沿生生地撬起来。居然毫不费力,别下一扇窗来。将窗棂小心地卸下来,身形向壁上贴紧,静候半晌,并没有什么暗器飞出来。他这才敢走出几步,抬头向窗内看。楼里一派明亮,却不知内里情形如何。伸手自兜中掏出一块飞蝗石,掷入窗洞。侧身上前,入耳是略沉的实木之声。想来应可立足,便飞身而上,立于窗台上向内看,正中一座高台顶上悬着一个精致的缎面小匣,必是盟书无疑。

谨慎起见,他又向四周地板墙壁各处射了几块飞蝗石,俱无异状。虽然心中也有疑惑,但是成功只在眼前,且此地不便久留,顾不了那么多,他纵身而下,落在实地,每行一步,都先以脚尖轻滑试过虚实才敢踏稳。两耳也是仔细聆听周围动静,以便随时应付来自各方的偷袭。

已到高台之下,还是没有任何机关陷阱。

这奸王不会只是诓人的吧?什么破冲霄楼,表面上奇门八卦诡异非常,内里居然啥都没有,他还真是放心。也好,那我今日便让你看看小爷我的手段。暗自勾唇一笑,冲上高台,依旧没有任何阻碍。打开锦匣,里面果然躺着一卷文书。他伸手正待取出盟书,忽然发觉往外拿时,盟书似乎被什么东西牵住了,暗道一声不好,已经晚了,底下平台骤然一降,从中间裂开两半。

只觉脚下一空,身体便开始急速下降,周围倒是有墙壁,无奈离的太远,根本无法借力。

今日,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只觉跌入了万箭丛中,伴着锥心蚀骨的剧痛,他的思绪也越飘越远,迷迷糊糊之间似又看见那一袭红衣,那一对剑眉,那一双星目,笑着对自己说:“五弟,还要比吗?”

呵~~~今生怕是比不了啦,只能等来世。

此生我先入轮回,来世你便早早地投了胎,好好的等我吧。愿生在和平年里,我再与你花间比剑,月下对酌。

“过儿!过儿!”

正在思虑间,隐约有人大力的推着自己。杨过睁开朦胧的睡眼,只见小龙女站在床边,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姑姑,怎么了?”

“我才要问你?你梦见什么,哭得那么厉害?”

经她这么一说,杨过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脸颊已经湿透了,而眼泪却不知何故,依旧源源不断地流下来。

我梦见了什么?

溯洄而忆,前世种种跃然脑海,历历在目。

我记起来了!是展大哥!那个熟悉的背影是我的展大哥!

上一世,我先行一步;这一生,我来迟一步。

我们,终是错过了……




评论(5)
热度(16)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