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瀚慕】以爱为名是哥哥给你的承诺(”快乐“的同居生活<误>)



    看着锅里的鱼片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锐减,何瀚的嘴角又不自主地扯开一个上扬的弧度。

    何慕忙里偷闲地抬头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便低下头继续风卷残云。

    何瀚知道他弟弟,饿的时候千万别跟他说话,因为不吃个八成饱,他是没有空搭理你的。

    眼见锅里的鱼片少了一大半,何慕的动作也渐渐慢下来。

    “哥,你还记得在医院的时候你怎么答应我的吗?”

    “你是说辞职的事?”

    “嗯。你打算什么时候辞职啊?老爸让我过年前务必把你带回去呢。”

    “你让我把手头的事交接一下。”

    “那你给个准确时间吧?现在我都不敢相信你了。”

    “再给我一个月。”

    “一个月年都过完了,最多半个月。”

    “半个月真不够。二十天,就二十天。”

    “好吧。那我就陪你住二十天。”

    何瀚大惊:“你不回家吗?”

    “回不了家呀。”何慕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老爸说不能带你回来,就不让我进家门呢。”说到这里,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撇撇嘴道,“谁让他的大儿子成熟稳重,小儿子却一天到晚惹是生非,不务正业呢?”

    何瀚白了他一眼,“好好说话,别阴阳怪气的。”

    “本来嘛,老爸一直都说你做事稳当,可堪重任。我也觉得你以后一定能把何氏管理的非常好。”

    “我没想过要接爸爸的班,现在商场竞争那么激烈,要壮大何氏,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头脑。论精明才智,哥哥真的比不上你。如果以后你做了何氏的总裁,我一定全力辅佐你。”

    “你拉倒吧!”何慕好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就我这样还能做总裁,你不要笑死人了。我们俩站一块,怎么看也是你比较像吧?”

    “管理公司是要看实力,不是看长相。你有这方面的潜力。”

    “得得得!你别岔开话题,我们现在在说你的问题。反正你什么时候辞职,我什么时候回家。你不走,我也不走。你看着办。”

    何瀚久久地看着何慕,后者一副死不妥协,抗争到底的架势也让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退一步:“那好吧,你就暂时先住我这儿,等我交接完毕,和你一起回去。”

    何慕终于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带着些小顽皮,带着些洋洋得意。

    何瀚哪里知道,兄弟俩同居一室是会有很多麻烦的。过了这些年,彼此之间的心境变化太大,真的住到一起,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会随时发生。

    回到公寓,一件现实问题就摆在了眼前——晚上怎么睡?

    放在以前,这根本就不是事儿,能怎么睡?一起睡呗。可是现在,一起睡似乎看起来就有点……

    何慕站在门口抿着嘴,眉眼之间是说不出口的愁苦。何瀚见他为难,也不好挑破,笑了笑道:”之前都是一个人睡,床就没选的太大,你睡床吧,我睡外面的沙发就好了。“

    虽然知道问题不在于床的大小,但是哥哥既然不提,自己也只好装傻。只是一来就占了床,总归是不好意思,何况自己是放寒假,也没什么事,哥哥每天却要工作,睡沙发怎么可能休息得好?

    细细思量一番,何慕摇摇头,”你那个床吧,有点硬,我今天睡了一下,到现在身上都疼。我看那个沙发适合我。不如我来睡沙发吧。“

    何瀚哪能不知道自己弟弟的心思,虽然心里暖暖的,话一出口却是冷冰冰的:”不行,你睡觉不老实,万一睡半夜掉下来又得着凉。我可没时间陪你上医院。“

    “我不!我就要睡沙发。”不等何瀚反对,何慕便奔到沙发上倒头躺下,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决心。

    “唉!”何瀚眉头暗锁,看了一眼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的小祖宗,只好回到房间抱了床被子出来。

    何慕见何瀚默许了,连忙起身接过被子,并附送一个甜甜的笑容,讨好道:“我保证晚上绝对不会睡掉下去。”

    何瀚将被子交到他手里,勉强扯了扯嘴角:“但愿你梦里记得今晚你答应我的话。”

    “一定一定。”

    晚上,何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终于还是忍不住爬起来看看睡在沙发上的宝贝弟弟。

    事实证明,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不得不说何慕没有骗人。他的确没有翻到地板上,可是被子并没有答应何瀚不掉下去啊……

    何瀚默默地摇了摇头,走过去把被子捞起来,重又给何慕盖上。

    睡梦中的何慕,浓密的睫毛微微翕动了两下,何瀚的心一下跳到嗓子眼——不会把他弄醒了吧?幸而他只是翻了个身,又继续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日一睁眼,脑子还一片混沌的何慕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大对劲,迷迷糊糊地想了半天,他忽然瞪大了眼,睡意一瞬间散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昨晚不是睡沙发的吗?什么时候爬到床上来了?天哪!我不是梦游吧?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身体一僵,悬着一颗心,缓缓地转过头——

    呼!还好,哥哥没在。

    他刚觉得有些庆幸,便立刻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

    天呐!我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会觉得庆幸?难道还指望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何慕你是疯了吗?

    真想伸手抽自己俩大嘴巴。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揉着微微有些疼的脸颊,何慕发泄般地狠狠蹬了两下腿。

    “啊——烦死了烦死了!”

    吼出声来释放一下果然舒服很多。可是这个时间……

    何慕急忙扭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钟——九点多了。

    哥哥已经去公司了吧。

    他长长的松了口气,幸好哥哥不在家,要不然此时推门进来,自己要怎么解释刚才的发神经?

    撒欢般的在床上滚了两圈,何慕这才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房门,就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走过去细看,一杯牛奶,一份三明治——没拆封的。

    他不禁笑出声来。

    “原来你也有不拿手的事儿啊……”

    刚想去卫生间洗漱,却见三明治下面压着张纸。

小慕:

    原谅哥哥不会做饭,三明治是我早上在楼下买的,你就先凑合吃吧。如果实在不喜欢,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我放了些钱还有钥匙,你自己到楼下便利店看看有什么想吃的。有事随时打我电话。 

                                                                                                             兄留    

    有事倒是真有事,只是不好意思打电话问。总不能打电话问,哥,昨晚我怎么睡到你床上去了?太丢人了。

    事实上,何慕虽然睡觉不太老实,倒也不至于自己爬上何瀚的床。

    原因显而易见。

    何瀚看着镜子里自己两只大大的黑眼圈,暗自发誓,今天晚上再也不能让何慕睡沙发了。

    本来何慕是为了让他睡个好觉,可是当他第一次出来帮弟弟盖好被子回去以后,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总是担心何慕又把被子踢到地上去,于是隔一会儿他就要起床去外面看一遍才能放心。几次下来,何瀚索性把他抱到床上,自己去睡沙发,这才安心的睡了几个小时好觉。

    早上起床时来到门边又看了一眼,何慕窝在被子里,依旧睡得酣甜,白皙的脸颊晕着一层浅浅的粉,真是姣若春花,润如脂玉。何瀚不禁在心中默默为自己昨晚的机智点了一百个赞。

    “总监,中午吃什么?”何瀚刚从洗手间出来,便被秘书Tina叫住了。

    何瀚皱了皱眉,这个小丫头工作上是非常出色的,就是……

    “不是跟你说过,我以后中午回去吃,不用再来问,还有,”何瀚苦笑道,“下次别在厕所门口问人吃什么。”说完,便丢下一脸茫然的Tina,独自走了。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中午要带他吃什么呢?

    常年一个人在外面生活,各种餐厅酒店都吃遍了,也吃腻了。在何瀚看来,每天的早中晚餐只是为了满足生理需求,已经谈不上味觉的享受。这么久也都习惯了,可是何慕来了就不一样了。只怪自己早先没有学着做饭,不然的话每天烧两个家常小菜,兄弟俩围着桌子吃饭想来必是其乐融融。

    鬼使神差的,何瀚打开了网页,输入“家常菜”,点击搜索,出来一溜五花八门的菜谱。何瀚一道一道地仔细翻看着。看起来简单,可是对于从来没下过厨房的人而言,还是略复杂了些。不去想什么红烧炖煮,就找些清淡的素炒练练手吧。

     中午是来不及了,他寻思着下午下班后去附近超市买些蔬菜试着做几道。

    正当他满心欢喜,准备回家先问问何慕想吃点什么,以便晚上买菜的时候,走到家门口,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我的天!这是谁家着火了吗?这么大味儿!

    掏出钥匙开门,大门甫开,一阵浓烟就涌了出来。


===========2333333===========

小伙伴们,何瀚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太吓人了,LO主好害怕,捂心~~~


缩图缩的丧心病狂啊~~~~

我要去看帅哥了。今晚图就随便弄弄,不改了,债溅

评论(9)
热度(43)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