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瀚慕】以爱为名是哥哥给你的承诺(梦萦)



    本来就紧紧巴巴的午休时间被兄弟俩这么一闹,就更不够用了。没得选,只得在楼下找个最近的快餐店对付一下了。

    本来还说下午找部门里的女同事们请教几个菜的做法,晚上弄给何慕吃,被他这一通放火,何瀚心里也没底了。要是晚上自己不小心又搞出什么乌龙来,耽误吃饭不说,在弟弟面前出洋相的话,他死的心都会有。

    看来必须得想个什么办法……

    第二天,何慕就吃上了喷香可口的“家常饭菜”。

    中午是番茄胡萝卜炖牛腩,辣子鸡丁,蒜蓉虾球蒸白菜就饭,晚上是香煎羊排,蚝油什锦山药,鲫鱼豆腐汤配荠菜杂粮饼。

    何慕摸着圆溜溜的肚皮,惬意的躺在沙发上,看着哥哥收拾碗碟,笑嘻嘻道:“你给我实话实说,是不是在外头给我找了个嫂子?”
    何瀚一记眼刀杀过来,何慕赶紧闭了嘴。

    “你别瞎说,是人家看我实在没办法,好心帮忙而已。”何瀚把碗碟放进水池开始清洗。

    “好心帮忙烧这么多好菜?你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烧这一桌要花多少时间?中午的菜早上要起早,晚上的菜中午得多赶?你说是不是人家看上你了?不如考虑考虑啊?”

    “砰!”

    听见厨房的巨大动响,何慕吐了吐舌头,识趣地立马噤了声。

    第二天,午餐晚餐又是丰盛的一桌,这次何慕学乖了,只吃不说话。第三天照旧。第四天,第五天……一连吃了一个礼拜,何慕有点坐不住了,坐在餐桌前,嘬着筷子小心翼翼地开了口:“哥……”

    何瀚抬起头,“什么?”

    “你那个同事挺热心啊……”

    知道他要说什么,何瀚的脸色一变,何慕连忙摆手,“没什么没什么。吃饭,吃饭。”

    晚上躺在床上,何慕望着天花板,深深地叹了口气。

    不得不承认,何瀚那个女同事的手艺真是不错啊,一天一个花样,吃了七天都不带重样儿的,她真的不是新东方毕业的?想到这里,何慕也被自己的恶毒想法逗笑了。

    你说一个员工每天不想着好好工作,整日里琢磨菜式的变化算不算不务正业啊?我要是老板,第一个炒了她。

    就算是亲爹亲妈也不一定这么上心吧?如此不遗余力,她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啊?哥哥马上就要离职了,鬼才信她是为了工作,难道是……

    不过她菜烧得那么好,要是嫁给哥哥,以后天天都能吃到了。

    烧得好有什么用,家里又不是没有请厨师,吴叔烧得也很好吃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迷迷糊糊间,走进了一片雾里,雾非常大,极目所见,四周都是参天的大树。何慕在这片雾林中转了好久,隐约看见前面似乎有房屋的轮廓,于是顺着那道轮廓的方向走过去,面前是一座教堂。爸爸妈妈站在门口焦急的四下张望,看见何慕来了,脸上顿时现出放松的笑容,奔过来拉住他的手催促道:“你怎么才来,赶快进去,仪式就要开始了。”

    “什么仪式啊?”

    “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了啊?今天你哥哥结婚啊!”

    可不是吗?我怎么忘了?

    何慕一进教堂的门,就看见何瀚一身白西装,站在前面的台子上,对着他笑,阳光透过窗格在他刚毅的侧脸上打下了一道金色的光晕,看起来有些不真实。

    何瀚转过头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小慕,这是你嫂子。”

    何慕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眼前好像忽然被什么东西糊住了,睁不开看不清,他努力地瞪大眼睛,想看清那人的模样,可是无论多么努力,那人的脸却始雾蒙蒙的一片。

    何瀚见何慕不说话,一直在揉眼睛,担忧地走下来说:“你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

    何慕怕影响哥哥的结婚仪式,摆摆手笑道,“我没事。”

    何瀚伸出手来搭在何慕的肩上,长长地舒了口气,语重心长道:“明天我和你嫂子就要去蜜月旅行了,以后不能每天陪在你身边,你可不能像以前那么顽皮任性,好好照顾自己吧。”

    何慕看着哥哥的脸,心里有什么地方好像被人扎了一道口子,嗤嗤地往外冒气,只觉得心越来越空,越来越空……

    何瀚看着他的眼睛,眼神渐渐变暗,周围的景物也慢慢虚了,偌大的教堂只剩下他们两人。

    何瀚忽然冲着他咧开嘴角笑起来,“你是不是舍不得我走啊?”

    何慕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何瀚狡黠的笑了笑:“趁他们不在,我们赶紧跑吧!”

    “好啊。”

    何瀚拉起何慕的手,就往教堂外面跑去。

    两个人在浓雾弥漫的密林里奔跑,身后回响着嘈杂的脚步声和呼喊声。

    渐渐地,脚步声和呼喊声越来越远,二人这才敢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何慕坐在大树底下抬着头看着哥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道:“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随便哪里都好,只要他们找不到就行。”

    “可是嫂子怎么办?”

    “管她呢,我只要小慕你一个人就够了。”

    “啊?”何慕觉得这话似乎哪里不太对?

    “我有了你就不需要她了呀。”

    “可是……”

    “可是什么?你跟我这么跑出来,不就是私奔吗?”

    啊???!!!

    何慕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猛跳,仿佛随时都会从喉咙里蹦出来,这种巨大的冲击如一道闷雷瞬间劈在身上,将何慕从诡异的梦中惊醒。

    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何慕好半天都喘不过气来,抚着心口极力压制住狂跳的心脏。缓了好久,才勉强好受一些。

    刚才那个梦是什么鬼?何慕无法理解,自己怎么会做了个那么奇怪的梦。一定是昨天晚上看的狗血言情剧在作祟。真是的,早知道就不应该看那种玩意儿。想想自己班上喜欢看言情剧的那群女生,一个个脑子都不太好,那种东西,以后还是少看为妙。

    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去卫生间洗漱,刚坐到餐桌边就接到了哥哥的电话。

    “小慕,你知道女孩子都喜欢什么东西吗?”

    “怎么,你要送人东西吗?”

    “都麻烦人家一个星期了,我想送点东西谢谢她。”

    “也是。”

    “你觉得送什么好?”

    “女人嘛……送花,送衣服,送香水……一般都这个套路吧?”

    “送这些好像……有点奇怪。”

    “不然送部手机?”

    “她的手机上个月才买的。”

    “唉!我又不认识她,你叫我怎么想?或者她有什么爱好?平时喜欢什么类型的东西?你知道吗?”

    “平时下班我就回家了,偶尔同事聚会也没说过太多话,我不太清楚啊。“

    “哦,那你这个女同事人还真是很不错啊……”

    “啊?”

    何慕戏谑道:“不是吗?跟你不熟都能天天烧两餐给你,想必人应该很好的。”

    不出所料,电话里传出何瀚低沉的警告:“何慕,你给我适可而止!”

    听到哥哥连名带姓的叫他就知道是真生气了,何慕赶紧道歉。

    “要不,下午你陪我去挑礼物吧。”

    “你翘班啊?”

    “不是。下午没什么事。新的营销总监来了好些天,业务已经上手了,我偶尔一次不在也没什么关系的。”

    冬日的下午,虽然艳阳高照,寒风刮在脸上依旧刀割般的疼,何慕拉高衣领,缩着脖子跟在何瀚的身后。

    走在人流熙攘的街道,一家店一家店的看过去,何瀚挑的很仔细。看着哥哥一件一件的拿起来,再放下去,始终不满意,何慕忽然又想起早上做的那个梦。

    “哥,”何慕欲言又止。

    “嗯?”何瀚没有回头,继续检视着手中的物什。

    “你以后会结婚的吧?”

    何瀚猛然回头,看着何慕的眼睛,似乎想从他眼中看出什么端倪,“怎么突然这么问?”

    何慕局促地搓着手,“就问问。”

    “也许吧。”

    “结了婚是不是就只能顾着自己的家了?”

    何瀚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你在想什么啊?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弟弟,我不会不管你的。”

    何慕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有一些苦涩,又有一些甜蜜,轻轻地“哦”了一声。

    何瀚见他的情绪还是有些低落,也慢慢的收敛了笑容,看着门外川流不息的人群,幽幽道:“有一天你也会结婚,到时候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需要哥哥了。”

    不会的!

    何慕差点脱口而出,可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人生就像是露在盒子外的线头,里面究竟有什么,只有伸手拉出来才能知道,而现在他还没有抓到那根线头,最后会怎样,真的说不好。

    也许有一天,他们都结婚了,彼此相见可以搭着肩膀笑着聊天,可是还能像现在开着玩笑打打闹闹吗?

    忽然有些怀念不经意间流走的那些时光。

    如果从新来过,想要抓住每一分每一秒,留下更多美好的回忆。

    如果可以重来,想要少一些任性胡闹,多让他舒心快乐一些。

    “想什么呢?”

    被何瀚轻轻地一个指节磕在脑门上,何慕收回纷乱的思绪,揉揉额头,绽开了一朵清甜的笑容,“没。哥,你买好了么?”

    何瀚看了看手中包装精美的盒子,点点头,“我们走吧。”

    “嗯。”

    日头渐西,北风愈烈,走了几步,何瀚回过头来,将何慕羽绒服后面的帽子给他戴上,接着往前走。何慕愣了一下,快走几步跟上哥哥。

    薄暮时分,道两旁的街灯次第地亮起来,柔和的黄色温暖地洒遍全身,在背后拉出两道浅浅的黑影,何慕忽然把手伸到何瀚的胳膊底下,手臂一绕,圈住了。

    何瀚显然没料到,奇怪地偏过头去看他。

    “有点冷,借我暖一下。”


=====================

看到曙光了吗?我也很激动……

我的情绪真是容易受到感染(听不懂算了……)

附一张大哥的礼服随便看看



评论(22)
热度(47)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