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何二少的打包计划(应梗)03

下午何慕早早地来到豪好吃。等了许久,远远看见米青走过来,立刻欢天喜地地迎出去。

【让你专程跑一趟真不好意思。】

米青依旧带着万年不变的和善笑容。

【不会,今天正好在附近有事,别放在心上了。】

何慕嬉皮笑脸地拍拍他的肩。

【我就随口说说而已,你也太认真了吧?】

米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怎么忘了他就是个没正形的?跟他客气什么?

【快上车吧。】


原本以为可以好好的享受二人世界,可是刚打开门,何慕就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你好。】

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接过米青脱下的外套,微微笑着向何慕点头问好。

【呃?她是?】

【他是我徒弟水若冰,你叫她小冰姐就可以了。】

米青转头。

【小冰,饭做好了么?】

【放心吧师父,都烧好了,我马上就去端上来。】

看着水若冰抱着衣服上楼的背影,何慕扁了扁嘴。

【你先坐吧。】

【今天不是你做菜给我吃吗?】

【小冰做的也很好吃。】

【那你不早说……】

何慕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

【没什么。】

米青在他对面坐下来。

【明天开始我就没时间去豪好吃帮忙了。】

【什么?!】

何慕刚坐下,听到这个消息条件反射的弹起来。

【为什么啊?老板欠你工资啊?】

【不是。今天我已经跟鼎盛签了协议,答应去老邻居担任行政主厨。】

【那,以后你都在老邻居了?】

【可以这么说。】

何慕闻言,如释重负的笑起来。

【所以你今天请我来你家吃饭,就是想告诉我,叫我以后去老邻居找你是吗?】

【啊?】

米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顿时被他超强的脑洞击败了。

【你还真是……】

自信心爆棚。

【我的意思是以后三餐你就自己想办法吧,别那么挑食了。】

【你担心我?】

何慕的嘴角噙着笑。

【我是看你这么多天来一直捧场,给你个友情提示,你不要想多了。】

【还友情提示?这么说你承认我是你的朋友了?】

【我说你……】

米青被他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咦?师父,你们在说什么呢?】

水若冰端着菜从厨房走了出来,将菜摆上桌,一脸兴味盎然地看着二人。

【小冰姐,你师父经常招待人来家里吃饭吗?】

【没有啊。除了师公师太,你是第一个。】

【小冰!】

米青瞪了他一眼。水若冰立刻闭了嘴。

何慕压抑不住满心的欢喜,嘴角挂满了意满志得的笑容。

【你果然对我挺好的啊……】

【那是因为我没遇到过像你这么烦的人。】

【嘴上说我烦,还是担心我吃不好不是吗?】

水若冰看到她师父被一个伶牙俐齿的家伙逼得哑口无言,也不禁好笑。

留意到水若冰站在一旁憋笑憋到内伤,何慕更是得意。

【好了,你们俩还要不要吃饭啊?】

【吃!怎么不吃?】

何慕赶紧见好就收,乖乖坐下吃饭。

米青吃饭的样子和平时一样斯文优雅,每一盘菜夹起来第一口吃的都很慢,在口中反复咀嚼,细细品尝,然后就扭过头给水若冰耐心讲解食材切制的尺寸,调料的配比,烹制的火候……

何慕听得也很认真,有时还会配合的点头,甚至插上一句——哦原来这样。

激得米青几度皱眉,忍不住瞪他,他却也不生气,赔着笑脸道,抱歉打扰你们了不好意思。

水若冰碍着师父,不敢笑出声来,只能强忍。快绷不住时,就在桌子下狠掐自己的大腿。

一顿饭吃得水若冰“伤痕累累”,祈祷这个瘟神下次可别再来了,不然自己真是要残废了。

看饭也吃的差不多了,何慕还没有走的意思,米青开始下逐客令。

【时间不早了,你就早点回去吧。】

【那里就不早了?】

何慕攘着眉头,很是不以为然。

【才七点多一点儿。】

水若冰洗好碗,擦擦手上的水回到客厅,看何慕撅着嘴,同情心又泛滥起来。

【是啊师父,人家好不容易来一趟,哪有吃完就撵人走的道理。】

米青虎着脸瞪了她一眼。

【小冰,你现在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水若冰暗自做了个鬼脸,向何慕表示我真的无能为力。

何慕收到她的无奈,鼻子哼了一下。

【你这算什么,就会欺负你徒弟。人家仗义执言怎么了?没事就知道吓唬人!我严重的鄙视你!】

看着何慕孩子气地将双手大拇指朝下挑衅地看着自己,米青冷笑。

【我自己的徒弟,我想怎么管就怎么管,跟你没有关系。】

【你看看你这幅样子,活像封建社会压迫徒弟的怪老头。】

水若冰在一边看得心惊肉跳,连连向他摆手。可是何慕压根就不理会她,继续叽叽喳喳。

【我跟你说,现在可是新社会,你那一套行不通的……】

米青面上看不出喜乐,坐在沙发上抬头看他。

【你说好了吗?说好了就赶紧回家吧。】

何慕一时说溜了嘴,听他口气不善,话锋一转。

【当然——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你不爱听,没关系。那是因为我不是你的徒弟,所以,我不需要尊敬你。我这个人还是很尊师重道的。如果你收我为徒,我保证什么都听你的。这样是我主动放弃权利,就不算你欺负我压迫我,你看可好?】

水若冰乍一听还觉得蛮有道理,不觉在后面微微点头。米青斜了她一眼,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小冰,帮我送客。】

【哎……哎……有话好好说嘛。】

米青从手边拿起一本书翻开不再看他。何慕自讨没趣,转向水若冰。

【哎,小冰姐,你走吗?我送你。】

【谢谢你,不用了。我住这儿。】

何慕闻言眼睛瞪得溜圆,声音平地拔高了八度。

【X!不是吧?米青你这个禽兽!】

【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

水若冰紧张地看了眼米青,赶紧截住他的话头。

【我们范门的规矩就是师徒同吃同住,以便师父随时指点。我和我师父是清白的,你不要想多了。】

看何慕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水若冰尴尬地转身用眼神向米青求助。

【你跟他说那么多干嘛,赶紧送他出去啊,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米青继续埋头看书。

看来,情况很不容乐观啊。不行!我一定要混进来。

何慕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微微一笑。

【那小冰姐你帮我照顾好你师父啊……】

【呃……好。】

总觉得这句话那里不对……


===============================

我要混进来我要混进来!!!

你这混吃混喝的无赖!!!

这回有好戏看了!!!

评论(21)
热度(21)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