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瀚慕】以爱为名是哥哥给你的承诺(晨嬉)




    一夜好眠。

    被窝暖暖的,软绵绵的包裹着身体,何慕舒服地拱了拱身,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的脸。视线向上,面孔的主人正张着一双大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啊!!!”

    何瀚显然没料到何慕的反应那么大,脸上闪过一丝慌张。

    “你吓死我了!”

    何瀚刚要解释,何慕的五指山已经推在了他的脸上。

    “小慕,我……”何瀚将他的手从自己脸上拿下来。

    “我什么?叫你偷看我睡觉!”

    “我不是故意的。”

    “鬼才信!”

    何慕不依不饶地继续上手,数次挑衅,何瀚也不生气,只是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把他的手抓下来放回被窝。何慕反而来了劲,总是停顿一会儿,突然出手,在何瀚脸上左揉一把,右捏一下,玩得不亦乐乎。

    看着何慕弯着眉眼,笑得露出两行洁白的牙齿,迎着透过窗纱漫进屋里的薄金晨光,那精致的五官仿佛要融化在牛奶般的皮肤里,何瀚的胸口微微发热,握着他双腕的手这次没有放开,而是轻轻一拉,何慕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顺势翻转,趴伏在了何瀚的胸前。何瀚的头忽地向上仰起,在他的唇上偷了个香。

    满意地看到何慕的脸由白变粉,由粉转红,吃惊地盯着自己发呆,何瀚好心情地勾起了唇角。

    “所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送给你。”

    何慕眉峰微蹙,含羞带愤,想要从何瀚掌中抽出手腕,可是他却并不松手。何慕的眼中渐露恨色。

    “你放手。”

    何瀚笑而不动。

    “喂!放手啊。”

    依然是笑得人畜无害。

    “我说你放不放手啊?”

    “吼!”何瀚的身体猛的一弹,吓得何慕整个人差点跳起来。

    以为他要突施袭击,结果只不过是虚晃一招。见自己吓得脸都绿了,何瀚居然恶作剧地大笑起来。何慕不甘心地弓起膝盖做出反击。

    大腿被狠狠地撞了一下,何瀚吃痛地咬了咬牙,一扭身将何慕压在身下,用右腿制住他不断踢腾的双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还要比吗?”

    何慕呵呵呵地笑起来,娇憨无那,“我不比了,我又没你力气大。”

    “以我的经验,你现在脑子里大概在想什么鬼主意吧?”

    “哪有?”何慕转了转手腕,一脸无辜道,“好疼,你压得我手好疼。”

    何瀚拧着眉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但还是松了手。就在松手的一刹那,何慕双手忽然大力一推,将何瀚推翻过去,左腿顺势跨上去,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腰上,用手压住他的肩膀,顽皮地吐了吐舌头。

    “兵不厌诈嘛。”

    看着他一脸的得意,何瀚好整以暇地微微一笑,并无反抗的迹象。

    何慕觉得似乎哪里不对,但又想不出来,只好谨慎地开口,“你笑什么?”

    何瀚依旧是抱以微笑,“小混蛋,你就不觉得你现在的姿势有什么不妥吗?”

    “不妥?”何慕注意到自己的姿势,不禁想起前些天沙发上那次嬉闹,会心一笑,“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啊。你现在就是我案板上的鱼肉,怕你翻出什么天来?”

    “哟呵?你今天很拽嘛?”

    “那是!实在打不过,我还不会求饶吗?”何慕笑嘻嘻地拱了拱手,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接着道,“哥,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何瀚玩味地笑着道,“你确定?”

    “既然谈不拢,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何慕一把抄起旁边的枕头,就向何瀚砸过来。何瀚一手挡开枕头,一手伸向何慕的咯吱窝……

    “你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吧?”

    一击不成,反而被敌方抓住了先机,何慕痒得全身一缩,极力向后仰,想要躲开何瀚的袭击,何瀚顺势想要坐起来,何慕一看不妙,也不顾痒,拿起枕头就往他脸上推。何瀚将头偏向一边,手下不停,掐在他的肋下试图借力往起坐。何慕痒得没法,又躲不开,顾此失彼,疲于抵抗,只能笑着在他腰上扭来扭去,大声告饶。

    “你倒看看,我会不会原谅你?”何瀚的手将他身子往旁一带,腰上一个使力,何慕便重重地跌回床铺,何瀚就着他倒下去的势头顺身一滚,再次将他压在了下面。

    何瀚这次可能真的不想放过他,十指不停地挠在他全身各大痒处,何慕奋力挣扎却怎么也逃不开,笑得快要断气,连连告饶。

    “说!你还胡闹了不?”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哈哈哈哈……放过我吧……”

    “不行,你给我发誓。”

    “哈哈哈哈……我……我发誓……”

    “发誓也没有用,你发誓从来都不算数的。”

    “何瀚!你……哈哈哈哈……你这个……哈哈哈……”

    “嗯?我这个什么?”

    “啊!啊!啊!没!没!哈哈哈哈……”

    何慕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手脚胡乱地扑腾着,可是任他怎么挣扎也逃不开何瀚的压制。而何瀚现在的处境也不比他好多少。

    何慕只顾扑腾,着急起来动作毫无章法,扭动的身躯如水蛇如活鱼,一点一点擦热着何瀚的体温。望着身下水嫩白净的人儿,前一晚的情动记忆还历历在目。

    最难捱不是没有得到过的渴望,而是只能浅尝辄止,知其味,不尽味。

    何瀚真想不顾一切地将他抱在怀里狠狠疼爱,可是看着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他又不得不硬生生地压下心口那团熊熊燃烧的欲·火。

    “不然你汪两声给我听听?”

    “我不……哈哈哈哈……”

    “你汪两声,我一高兴说不定就放了你。”

    “哈哈哈哈……我才不上你当……”

    “是——吗——”眼睛微微眯起,一丝危险的警告溢出眼底。

    何瀚加快了手上速度,这简直要了何慕的命。

    “汪!哈哈哈哈……汪!汪!你放了我吧……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看着他心有不甘又无可奈何的小模样,何瀚憋不住大笑起来,何慕看准时机,猛地推开他一跃而起,飞快地跳下了床。

    何瀚以手撑头,侧躺在床上,笑眯眯地看着他。

    “小混蛋,我还收拾不了你?”

    何慕一边穿衣服,一边谨慎地看着他,不服气道:“要不是我怕痒,怎么可能输给你?”

    “所以你下次要乖一点,明知敌不过,就不要自讨苦吃。”

    “知道了。”不甘心地撇了撇嘴,何慕嘟囔道,“还不是因为……”

    何慕说得很小声,尾音喃喃,何瀚听得不是很真切,便随口问了句,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

    何瀚闻言,再次丢出了警告的眼神。

    何慕认命地叹了口气,缓缓俯下身子,“因为真的……”

    刚才还顽皮灵动的眸子瞬间蓄满柔情,迷蒙地笼上了一层薄薄水雾。,鼻尖渐渐凑近,一丝暧昧的气息在二人呼吸之间弥散蒸腾,何慕低垂眼帘,甜蜜的视线慢慢移至何瀚的唇上。

    “好……想……”何慕的唇越贴越近,声音低缓中掺杂着浓浓的诱惑,令人迷醉。

    何瀚在他深情地凝望下,只觉一阵口干舌燥,眼看他的柔嫩双唇就要盖上自己的,仅存的一点理智也已全线溃败,何瀚轻笑着阖上了双眼。然而没等到期待中的温柔触感,却被一个枕头猝然拍在了脸上。

    同时,何慕凶悍不足,骄横有余的声音隔着枕芯传入耳中。

    “作弄你!”

    可能吃过苦头,何慕并不恋战,一招得手,火速撤离。当何瀚丢开枕头去寻他的身影,他却早已奔出屋去。

    何瀚刚要起身去追,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嗡嗡嗡地震动起来。暂时饶他一命吧,何瀚想着,翻了个身,抓过手机。

    “喂?哪位?”

    见何瀚没有追过来,何慕如释重负地长长舒了口气,回转头去看他接电话。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何瀚原本轻松愉快的脸上刹那间凝结了一团黑气,眉峰骤蹙,坐直身子急切追问道:“你是谁?”

    显然对方并没有回答他,因为下一秒,何瀚已经放下了电话。

    “哥……”何慕不放心地走回卧室,担忧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发问,“出了什么事吗?”

    “没。”何瀚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微笑,“不是什么大事,别担心,我会处理的。”

    何慕满腹狐疑,但是看何瀚的表情,似乎并没有和他共同分担的打算,料想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得作罢。

    “哥,如果有什么为难的事,千万不要硬扛着,即使我帮不了什么,和我说说就当解闷也好。”

    何瀚微微扯动嘴角,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似乎是在安慰他,“我知道了。”


评论(11)
热度(50)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