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狄芳# 遗愿

“少爷!少爷!”

一大清早,二宝就咋咋呼呼地跑进房来。

“什么事?”

狄仁杰将视线从书案上移开,转而看向他。

二宝的胸膛起伏,上气不接下气道:“王……王少爷……他……他……”

不待他说完,狄仁杰早已跑出屋去。

院子正当中站着一个人,长身鹤立。白衣胜雪,却不及他肤色温润如玉,浅浅一笑,足以颠覆苍生。

“元芳!”

狄仁杰只觉双目润湿,身体不受控制地就奔上去将他抱入怀中。

王元芳暗中皱了皱眉,“狄仁杰,你这又哭又笑的,怎么像个女人似的?”

狄仁杰赶紧放开他,随意抹了把泪,笑道:“快和我说说,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你就让我在这大日头底下站着和你说啊?”王元芳瞥了他一眼,嘴角微翘。

“你看我……”狄仁杰懊恼地笑笑,忙把人往里让。

“二宝!去,沏壶茶来。”

“知道了少爷,”二宝看看狄仁杰,又看看王元芳,讨好地笑着,“我再拿几碟点心上来吧,王少爷一路鞍马劳顿,一定饿了。”

“知道还在这儿废话?”

狄仁杰心情好,虽是嘴上骂着,脸上却挂着满满的笑容,抬脚给了二宝一下,“快去!”

二宝摸着屁股,哎哟哎哟地叫了两声,就笑着出去了。

狄仁杰见他出去,凑到王元芳近前,挨着他坐下。

“元芳,快给我说说。”

“事情是这样的。当日地宫坍塌,我被压在了下面,本来是必死无疑,谁知正好有一块弧形的顶盖掉在我身上,将我护在了里面。不知那顶盖是是什么做的,居然不畏火。我昏迷了也不知多久,想要扒开压在身上的东西,可是却推不动,隐约听见有人声,就试着想喊人。大约是伤情太重,又几天滴水未进,嗓子完全喊不出声,不知不觉又晕了过去。醒来时就在一个小木屋里,伤口都很好的包扎过了,我试了一下,似乎好了很多。”
“可知道是谁救了你?”

“莫辛。”

“莫辛?那不是……”

“对!正是梦瑶的师傅。”王元芳似乎想到什么伤心事,默默地低下了头,“如果……也许梦瑶……”

狄仁杰伸手握住他的,“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想太多了。”

王元芳扭头去看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我知道了。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元芳……”狄仁杰紧了紧握在掌中的手,用拇指细细的摩挲着他的手背,哽咽道:“谢谢你……能平安回来。”

王元芳淡淡一笑,另一只手搭上他的手背,轻轻拍抚,似在安慰。

“王少爷!你看这几样你喜不喜欢吃?”

二宝笑眯眯地撞进来,正好看见他家少爷和王少爷双手交握,四目含泪,尴尬地定在了原地。

“咦?”二宝眼神呆滞地转头,“我家少爷和王少爷怎么没在屋里?我先把点心放下,到别处找找去吧。”于是将点心放在书案上,沉着冷静地退出了房间。

狄仁杰心中恨得牙痒痒——这个二宝,怎么总是这么莽莽撞撞?哪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

王元芳扑哧一笑,将手中折扇掩住了口。

狄仁杰看得一怔。

元芳回来了,狄仁杰最近的心情好多了,饭吃得多点,人也胖了一圈。

经过逼宫一幕,狄知逊也算是王元芳救下的,加之若不是他,可能如今的朝廷早就姓了王。皇上既不再追究,狄知逊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故而,对于狄仁杰将王元芳留住在家里,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自己的儿子不再郁郁寡欢,借酒浇愁也是好事。

这日里,天气甚好,王元芳正坐在湖中亭观鱼,狄仁杰施施然凑上前来。

“元芳,天气这么好,不如出城去走走啊。”

王元芳转头,“我也正有此意。”

二人相伴出府,路过街市,行人如织。

“今天怎么这么多人?”

狄仁杰有些好奇,就拉住一位老妪来问。一问才知,二人府中同住,日子过得太逍遥,竟然忘了,还有十多天就要过年,百姓正是采办年货的的时候,人怎能不多?

“狄仁杰,难得出来一趟。不如带点东西回去?”

“府中自有人负责采买,我想……不必了吧?”

“他们虽然会采买,但是未必合心意,如果恰好看见了喜欢的,带上一件两件,平时用着也称手。”

“好吧,既然元芳你想逛,我们就逛逛吧。”

二人夹在人群中,东逛逛西看看,不觉来在了一处首饰摊前。

王元芳伸手捞起了一个赤金花托镶七宝琉璃珠的发簪,老板立刻上前赞道:“这位公子好眼光,你看这根琉璃簪,澄澈通透,一珠七色,艳而不俗,你走遍长安城如果能找到第二支,我都不收您钱。”

看着王元芳嘴角漫开的满意笑容,狄仁杰不解道:“元芳你……对这个有兴趣?”

“我是买给你的。”

狄仁杰更是不解了,“买给我?我要它做什么?难道说……”

“你想哪儿去了?”王元芳询了价,将簪子买下,二人一路往城外走。

“梦瑶走的时候也说,让你好好珍惜李姑娘,你答应过她。可是据我所知,李姑娘离开了长安,你却并没有找到她。”

“我已经尽力找过了。”

“我帮你打听清楚了,她现在泉州清福观。”

“她曾给我留下书信,上面说要归隐山林,潜心修道,我想,这对她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能够放下仇恨,她也会活得快活些,我又何必再去打扰她。”
狄仁杰转到王元芳正面,握住他的手腕,“何况,你回来了……”

王元芳避开他炙热的眼神,“我又陪不了你一辈子。”

“为什么?”狄仁杰的手紧了紧,“你怕别人说闲话?我们找个静僻的山谷,只有我们两个人。”

王元芳挣开他的手,笑了笑,“我们不可能的。你是国家栋梁之才,皇上不会放你走。而我……终归是叛臣之子,虽然此番皇上不再追究,但是不代表他不介意。”

“我要如何生活,谁也无法强迫我。”

“可是你爹呢?”王元芳看他不说话,接着道,“我这次回来,只不过是要你安心,与你诀别。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王元芳!”狄仁杰吼道,“你怎可忍心如此对我?你忘了我们一起游历时那些欢乐的时光了吗?你忘了危机到来时彼此守望相助,携手共渡难关的时光了吗?你忘了死亡来临时刻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的时光了吗?最后安然无事了,你居然想要舍我而去吗?”

“必死时人往往思虑不清,活着,需要想的就会很多。狄仁杰,你不是一向都很理智的吗?为什么今日如此啰里啰嗦,儿女情长?“

王元芳将簪子递到他的手上,”你还是去找李婉清吧,女人一向是口是心非,说不定,她正等着你呢。“

看着王元芳的背影越来越小,狄仁杰始终没有追上去。二宝不知什么时候寻了过来,见自家少爷呆立不动,急得大叫:“哎呀,少爷,你怎么还不去追?王少爷可要走远了!”

“不必追了……”狄仁杰的眼中哀恸之情令人心碎,喉结几番颤动,“他不是元芳。元芳……已经不在了。”

泪水决堤。

荒草,孤坟。

一袭素衣跪于坟前。

“元芳兄,小梅已完成你的遗愿,你安息吧。”

虽然你有着一张和元芳惊人相似的脸,但打从你用折扇掩住笑容时,我就知道你不是他。

我的元芳也不会计较那些世俗之念,你这样不遗余力的撮合我和婉清,必定是他临终所托吧。

无论如何,都谢谢你了,但是抱歉,不能如你所愿。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往昔誓言,就如风中尘沙,流过指尖,散落天涯。

今生缘浅,惟愿修得来世情长。

元芳,前路寂寥,你要走得慢些……

============================

请不要计较朝代的问题,实在要计较就当是穿越吧。

若问梅梅和元芳怎么遇上的,当时想的是梅梅穿越救了元芳,可是元芳伤情太重,临死前请梅梅替他回去一趟,见自己活着,才可让狄仁杰放心,劝他和婉清一起,才可让他放下。

但是写到结尾再来个回忆杀觉得太啰嗦,此处稍介绍一下,其实不说也都明白。

看到有人问为什么元旦要虐,因为听了浪漫满厨,的片尾曲《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好虐,这就是本篇主题――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

评论(31)
热度(48)
  1. 初色.一望川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