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瀚慕】以爱为名是哥哥给你的承诺(暗网)



    没剩几天就要过年了,而何氏兄弟也终于赶在临过年前三天回到了家。原本以为一家团聚应该是其乐融融,可是一进家门,细心的何瀚就感受到了异样的气氛。

    要让他说怪在哪儿,他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父亲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自然。他立刻就想到了之前接的那通电话。

    “怎么样,送你的践行礼还满意吗?”

    该不会……

    不可能,要是那人想告诉父亲,就不会特地打电话给自己。再说,出了这样的事,以父亲的个性,绝不可能心平气和地坐着跟他们哥俩儿说话。

    “爸,我妈呢?”

    何慕四下里望了一圈,也没看到他妈。照理说儿子好不容易回来,妈妈应该第一时间奔出来抱着孩子问长问短。

    “你妈去你姥姥家了。”

    “啊?这个时候?”何慕不高兴地皱起了眉。

    何远堂没有给他解释,而是直接对着何瀚说起了公事。

    “何瀚,过两天跟我参加一个酒会,介绍几个长辈给你认识。”

    “好。”

    “到时候你用点心,都是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多跟他们学学。”

    “好的,爸,我知道了。”

    “另外,你的办公室我准备好了,明天跟我去公司看看,先熟悉一下环境,开了年就来公司帮我吧。”

    “嗯。”

    何慕坐在父亲的另一边,也没闲着,一直冲着他挤眉弄眼地笑。

    在父亲的注目下,何瀚也不好做出反应,只能装作没看见。

    “还有你,没事不要出门。”

    何远堂忽然转过头,吓了何慕一大跳,他也没多想,下意识连忙点头,可是转念一想,不对。

    “爸,为什么不要出门啊?”

    “叫你别出门就别出门,哪那么多为什么?”

    父亲无来由的严肃令何慕有些心惊,也让何瀚证实了自己之前的猜测——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

    返家后的第一场交谈就在这种诡异的冷淡中结束了。

    回到房中,何慕立刻将自己的身体重重地摔向床铺,“唉!累死了。”

    在床上滚了半晌,算是和久违的床铺say过hello,身后居然没有动静,何慕翻过身去看何瀚。

    何瀚不知道在想什么,坐在沙发里看着窗外一直发呆。

    何慕一个枕头丢过去,砸在他的脸上,这才成功地唤起他的注意。

    “想什么呢?”

    “没什么。”何瀚将他扔过来的枕头抱在怀里。

    “没什么才有鬼。”何慕一脚踏下床,走到何瀚跟前,“昨天早上接过那通电话你就怪怪的,到底是谁打来的,说什么了你那么紧张?”

    何瀚伸出手来拉何慕在自己旁边坐下,“小慕,我问你一句话,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何瀚的表情很认真,何慕也不得不收敛心神,郑重的点了点头。

    “嗯,你说啊。”

    “我想问你,”何瀚顿了顿,似乎在思考如何措辞,看着何慕专注地看着自己,等待下文,才缓缓地继续开口,“那天晚上……你是认真考虑过做的决定吗?”

    何慕的脸色微变,胸膛起伏,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情绪,目光犀利的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的意思是,这种事情我会随随便便开玩笑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见何慕眼眶泛红,何瀚赶紧去抓他的手。

    手指才触上他的手腕,便被一把甩开,“我就算再贪玩再不懂事,也不会拿自己的哥哥开玩笑!”

    “小慕,我只是……”

    何慕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抢白道:“再退一万步来说,如果真的只是一时兴起,我不用考虑那么久。这些年你不好过,我又何尝好过?”

    何瀚再次拉过他的手腕,不顾他强烈地挣扎推搡,硬是将他揽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对不起小慕,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这样一份感情,注定前路不会好走,我不想有任何人和事来伤害你,你明不明白?”

    听了何瀚一席话,何慕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抬手回抱他住他的腰,将头枕在他的肩上。

    “我是认真的,哥。我想了很久,相信我,我说了不后悔就一定不会后悔。即使没有那一晚的突发状况,我也决定要和你在一起。”

    温暖的体温彼此贴近,爱人在怀的满满踏实感,让何瀚感觉像被一柄细毛的软刷,轻轻地刷平了内心的浮躁不安。

    四目相对,无限缱·绻。也不知是谁先靠近了对方,唇与唇一旦粘黏,就再也分不开,仿佛品尝着世间最美味的珍馐,吮·吻着彼此的唇瓣,交换着彼此的呼吸,情已热,满室旖·旎。

    第二天何瀚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就和父亲一起去了公司。一到公司,诡异的气氛更浓了。公司里大大小小的员工看到何瀚,眼中虽然多是好奇,但几乎都隐隐掺杂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忌惮?戏谑?鄙夷?甚至等着看好戏的期待?

    暗中瞟了一眼身旁的父亲,他仿佛什么也没看到,又好像故意假装看不到,何瀚找不到答案,也不敢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透露什么,使自己处于更被动的劣势,只好目视前方,故作镇定地跟在父亲身后。

    “这就是你的办公室。”何远堂将他带到楼梯拐角处的一间办公室前。

    何瀚看了一眼门上的牌子——市场部经理

    “听说在那家公司你做到营销总监?”

    “是。”

    何远堂点点头,“那毕竟不是什么大公司,如今你回来,还是先从底下一层做起吧。如果你做得好,用不了几年,就可以接我的班了。”

    推开门,何远堂对身后的秘书道:“请徐总监来一趟。”进入屋内,他指了指桌上厚厚的一摞文件,“这些资料给你三天,看完,记熟。待会过来的是现在的营销总监,叫徐琛,他在公司已经做了六年营销总监,在市场推广和营销策略各方面经验都非常的丰富,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他。”

    “好的,爸爸。”

    “在公司里叫我董事长。”

    “哦,是,董事长。”

    第一天上班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看资料熟悉业务,这对做过一家中型企业两年行政总监的何瀚来说并不是什么苦差使,一看钟,已经快到午休时间,也不知道何慕现在正做什么,爸爸不许他出门,他一个人会不会很无聊?何瀚已经可以想象他满床打滚的样子了。

    收住唇边不经意泻出的一抹轻笑,何瀚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好,事成之后,我会把另外五十万打到你的账上。”

    ……

    “这件事要做得干净一点,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你也跑不掉。”

    ……

    “那就好。”

    屋内的人挂了电话,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而这个转瞬即逝的笑容透过门缝,清清楚楚地映入了一双震惊的眼眸中。

    正当眸子的主人想要悄悄离开时,屋内的人幽幽地开了口。

    “允超,是你在门外吗?”

    项允超只好硬着头皮推开门进去。

    “爸。”


    接下来的几天何瀚都很忙,公司年鉴和近些年来的新品推广案全都堆在案头,每天从早看到晚,偶尔抬起头来让眼睛休息一下,墙都是花的。

    知道他工作辛苦,每天回到家,何慕也不敢太闹他,只是安安静静地陪他吃饭,早早地催他回房睡觉。

    其实,何慕并不是那么粗心,回来之后父亲对自己态度变得冷淡了,他是能感觉到的。猜想着也许是因为之前曾经胡闹过一阵,父亲对自己始终是有些不满吧。

    哥哥从小就乖巧能干,现在又愿意回来帮忙,如果自己是父亲,也会很喜欢这样一个儿子吧。

    可是放假之前跟他通电话时明明还亲切地嘱咐自己,天要降温,出门多穿点,也不像是还在生气的样子啊?

    想的多了,头就有些疼,索性不去想它。

    虽然父亲成日里见到自己还是冷着张脸,但是一想到哥哥,何慕的心里就不自觉地往外泛着甜蜜。

    原本,他以为这个寒假会平淡却温暖地静静度过,但现实往往不会根据人们内心最美好的愿望轨迹走,一个星期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

实在抵御不了项副总的诱惑,我终于还是把他拖下水了……

事先声明:小何和他年龄相仿,所以此处小项还没有坐上副总的位子,他也只是个小小的骚年。

看过觉得还行的,就算不评论,能给我顺手点亮小心心吗?

评论(21)
热度(65)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