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瀚慕】以爱为名是哥哥给你的承诺(泡影)

    这两天何瀚都快忙疯了,不仅公司里的事情要处理,为了早日澄清新闻的不实报道,他一下班就跑去医院,和做出那份亲子鉴定的医师一起筛查鉴定过程中的各个环节,希望可以找出错漏,推翻之前的鉴定结果。

    今天和昨天一样,何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事情也处理的七七八八,正准备提前半个小时去医院,办公室的电话忽然响了,接起来居然是洛美琪,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焦急。

    何瀚很诧异道:“妈?你怎么会打过来?你那边是出了什么事吗?”

    电话里的声音哑哑的,似乎是哭了很久,“小瀚,你弟弟去你那儿了吗?”

    这句话问得蹊跷,何瀚一时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没有啊?”

    “啊……那没事了。”

    “小慕他……出了什么事吗?”何瀚的心一紧。

    “昨天中午,小慕忽然说有事要出去,我和他外婆等到天黑也没见他回来,给他打电话也不接,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何瀚一听,立马从桌前站起来道,“妈,你等会儿,我给你打过去。”挂了电话换手机拨通后,何瀚抓了外套就往门口走,“你别急,其他人那儿打听过了吗?”

    电话那头,脆弱的女人呜呜的哭着,断断续续道:”我们找了一天也找不到……该问的人都问过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何瀚的心越提越高,经不住抢了句:”怎么不给我打……“

    说到一半,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事实也的确如此。

    “我打了好多遍,你都没有接。打到家里又都说你不在,我只好打来公司。”

    “对不起,妈,我手机丢了,这两天又在查那份亲子鉴定书,回去得晚。唉!我怎么给忙忘了呢?应该把新号发给你的。”何瀚又急又悔,“妈你别急,报案了吗?”

    “上午报案了,可是警察说未满48小时不能受理。”

    “那寻人启事登了么?”

    “寻人启事?”洛美琪愣了一下。

    何瀚想了下,改口道:“不!登报比较慢,先给电台打电话。”

    “哦好好好……”洛美琪这才反应过来,连连应是。

    “妈,你在家等我,我马上过去。”


    何瀚刚踏进小院,就看见院里坐着许多人,几个年纪大的讨论着还有什么地方没找过,年轻的小媳妇就围着洛美琪和外婆好言劝慰。

    “妈。”何瀚唤了一声,走到洛美琪跟前。

    女人的眼睛肿得像两只桃子,眼底乌青,显然是一夜没睡,外婆更是一脸虚弱,旁边的人一个劲的劝她去房里睡一下,养养精神。

    洛美琪一见到何瀚,刚刚收干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涌出来,拉着他的手呜呜低泣道:“可怎么办,怎么办啊……我的小慕……”

    “妈,不会有事的,小慕可能只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他伸手轻轻抚着她的背,“没事的,别想太多。”

    “可他都不接电话啊!”

    何瀚此刻也是心急火燎,可是又不能让洛美琪看出他的心慌,只能不住地安慰她,也算是安慰自己。

    “叮叮叮~~嘟……”

    电话铃响起,在场的人瞬间安静下来。洛美琪颤微微地接起电话,眼睛忽然亮了一下,背脊猛地挺直,表情似乎更惊慌了。

    众人竖起耳朵仔细听,谁都不敢说话,希望预先了解一点何慕现在的情况。

    “好好好!我们马上过来。”

    待洛美琪挂断掉话,大家一起看着她,七嘴八舌的询问着。

    “一个的哥前天带过他……”洛美琪站起来,抓住何瀚的手。

    “什么地方?”

    “是郊外一个废弃的工业园区……”

    何慕去哪儿干嘛?

    在场的人心中俱是一沉,可是没有人愿意往那个不好的方面去想,于是大家心照不宣地没有继续往下问。

    “妈,我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

    “好。”

    外婆也想去,可是终因为年事已高,不宜奔波而被劝下,何瀚便带着洛美琪连同两个远房亲戚一起上了车。

    推开铁门走进去,破旧的厂房就在眼前,几个人分头去找,没一会儿就看到了地上的那滩血迹。

    还有血迹旁边,那部熟悉的手机……

    何瀚只觉眼角一道暗影摇晃,连忙一把捞向旁边,扶住了几近晕倒的洛美琪。

    “妈!你别急,也许那血迹不是小慕的……”

    说这话,何瀚心里也直发虚,可是他不能接受只是两天不到,何慕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没有任何预兆地人间蒸发,从他的生命中消失。

    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勉强支撑自己的身体,不随洛美琪一起倒下去。

    “又或许只是受伤被带走,不一定就……”何瀚长长地吸了口气,平复情绪,向旁边二人道:“表哥,报警吧。”

    做完笔录,回去的路上洛美琪一直在哭,何瀚一遍一遍的说着不会有事,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没有了底气。

    那样的一大滩血,恐怕真的凶多吉少。如果作案者只是求财,不可能这么久不联系家人。

    何慕的手机掉在地上也没有人收走,想来当时的场面一定很混乱,不然那人或者说那帮人不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

    接下去,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有等。

    等何慕的消息,又或者是——

    何慕的……尸体。

    回到家中,外婆问起,何瀚只好说找到一些东西证明何慕曾经去过,交给警察处理了,谁也不敢提起那滩血迹。

    晚上,何瀚坐在洛美琪床边,一如之前何慕那样陪伴着她。两个人一晚上都没睡,一包抽纸只一夜就见底了。

    “妈,你睡一会儿吧。”何瀚再一次擦干她脸上的泪痕。

    洛美琪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哽咽道,“小慕是不是……回不来了?”

    “不会的。”何瀚将她的手轻轻地放回被中,“小慕没有得罪过人,没有人会去伤害他的。”

    “嗡嗡嗡……”

    何瀚掏出手机看了眼,十分不情愿地站了起来,“妈,我接个电话。”

    洛美琪点了点头,何瀚便疾步走出屋子。

    “喂。”

    “何瀚,你在哪里?今天上午的会议你忘了吗?限你半个小时赶到公司。”

    “对不起,我今天有点事,就不过去了。”何瀚耐着性子道。

    “什么事比工作还重要?因私废公是大忌,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跟你说?”

    “那我辞职。”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会儿,才缓缓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小慕不见了。”

    “什么意思?”

    “失踪了。”

    “失踪?”何远堂顿了顿,“失踪多久了?”

    “两天多了。”

    “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据说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然后再也没有消息了。”

    “会不会是到朋友家去了?”

    “不是,”何瀚的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闪动,“在城郊发现了他的手机,还有……还有……”

    “什么?”

    大约是外面起了风,何瀚吸了下鼻子道,“没什么。这些天我要陪着妈,不能回去。”

    “……好吧,那你好好陪着她,一有消息给我电话。”

    “知道了。”

    电话里的男人声音平稳,何瀚不知道他是故作镇定,还是真的不关心,血缘什么的有那么重要?如果不是自己的孩子竟然可以这么冷酷无情?家里养的一条小狗死了,主人可能都要难过好一阵子,何况是养了十八年的孩子?

    十多天过去了,案件还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现场遗留血迹确实是何慕的,但血迹成饼状,没有拖行痕迹,显然他遇袭后是被人用什么装起来带走了。但可惜这片厂区已废弃,所有摄像头全都拆了,所以追踪不到可疑人物或车辆。何慕的手机上没有提取到其他人的指纹,大约是无意中掉落的。可见转移过程比较仓促。现场的脚印有三对,经过分析,其中两对属于作案者,从现场脚印分布情况来看,应该是一击成功。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多有价值的线索,这么看来,作案者应该具备了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很可能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作案。

    

----------------------------------------------------------------

我又犯了懒癌,作为四页党,尽管更的内容少,但是满了四页就不想更了也是任性。

虽然放假了,还是懒得动,对不起。

从上上篇的50+到上一篇的30+,让我狠狠的感受了一回天与地的落差2333

所以……

其实我也没办法,几种可能,第一,我写得不好了,第二,没有插图不吸引人,第三,提到写项总,纯粹为了瀚慕看的小伙伴不乐意了,但是……我只能尽量不喧宾夺主,不写是不可能的。我也不会把他写的很坏,本着古剑四美走到哪里都不会是坏人的原则,我不耻踩CP的行为。

就是不要脸。重要的事说三遍,小爱心,大拇指,评论。

评论(45)
热度(82)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