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晋兰】不知道叫啥就兰花炖肉吧

炖了这么久不好意思。如果吞我就发邮箱吧,网盘还没过,可能过不了

前文请戳


方兰生将晋磊按着“狠狠”揍了一顿,自己也累得手脚酸痛,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绑好腰带,坐到一边的地上休息。

晋磊直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笑着道:“你可打得浑身舒爽了吗?”

方兰生斜眼瞪着他:“告诉你,我们方家在琴川可是大户人家,我家的家丁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若再敢胡闹,待明日我叫齐府上家丁,一人一口也能把你咬碎了!”

“嗤。”

晋磊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刚才一番恐吓似乎并没有对他造成多大困扰。

“笑什么笑?”方兰生心下有些诧异,自己已经表现的很凶狠了,他为什么不害怕呢?

晋磊从地上站起身来面向他。

方兰生见他大有走过来的趋势,心中一慌,不自觉地用手护住胸口,舌头都开始哆嗦,“你……你干嘛……我警告你别过来啊……”

晋磊看他紧张得全身的毛都要竖起来了,唇角微微勾起,越发想要戏弄他,便真的缓缓迈出了一步。

“我……我可是会法术的!”方兰生屁股磨磨蹭蹭地向后挪动,妄想拉开和他的距离。

晋磊仍是笑着不说话,又慢吞吞地迈出一步,似乎就是为了逗弄他,看他出丑。

“我真的会法术,我法术很厉害的……”方兰生看他不信,手伸到腰间摸索,忽然抓住一件物事举起来给他看,“你看,我这青玉司南佩可是灵物,灵力高强,近身者死,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晋磊果然不动了。

怎么早没发现?明明一直挂在他腰上的啊,晋磊啊晋磊,你也太粗心了……

方兰生正在暗自庆幸,忽然发现不对——怎么这个晋磊看着自己手里的青玉司南佩眼睛眨都不眨,一脸的难以置信,好像被雷劈了一般动弹不得。

“你……你还好吧?”方兰生小心地开口相问。

晋磊的眼珠动了动,僵直的身体也恢复如常。

方兰生这才放下心来,揪着玉佩的绳结在手里绕着玩,得意道,“原来你倒是识货啊,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晋磊仍是不说话,只看着他,眼睛里有许多说不清楚的复杂神色,方兰生看不明白,但绝对不是敬畏。

“喂,你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晋磊冷哼道:“我找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被你偷去了?”

“什么?”方兰生见他一直死盯着自己手里的青玉司南佩,赶忙死死地握在手中,护在胸前,“什么偷?你别说得那么难听,这是我娘买给我的,跟着我好多年了,才不是你的,你莫要诓我宝贝。”

“是谁的宝贝,我们试过便知。”

晋磊忽然伸手,掌心向上一翻,也不知使了个什么法术,手中的青玉司南佩竟像是受了蛊惑一样,腾起荧荧绿光,方兰生只觉手中一阵针刺芒扎的疼痛,一个没握住,玉佩便脱手而去,轻飘飘地落在了晋磊的掌中。

“这不算,你耍诈!”方兰生不服气地站起来,“我还没准备好。”

“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晋磊倒好讲话,随手将玉佩丢在二人中间的草地上,“各凭本事,再要是输了,可不许赖了。”

方兰生骄傲地仰起头,“那是自然,本少爷一向说话算话,愿赌服输。”

“那好,你先来。”晋磊微微含笑,一派云淡风轻的高姿态。

方兰生知道他厉害,也不客气,收敛心志,双目轻合,口中念念有词,剑指在胸前一绕,掌心向天推上去,果然,地上的青玉司南佩发出一道绿光,慢慢腾腾地从草间升起来,晃晃悠悠,眼见要升过方兰生的头顶,晋磊忽然抬手,指尖勾起,轻轻向内一带,那块玉佩便“嗖”一下飞进了他的手心。

事发突然,方兰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呢,玉佩居然就到了对方那里。

晋磊轻蔑一笑,“怎么样?服了吧?”

“你……你……你只不过是法力比我高强……”方兰生急得都结巴了。

“是谁说的愿赌服输啊?”晋磊“好心”提醒他。

方兰生紧咬银牙,不甘心又没办法,只能狠狠瞪着他,眼睛都要冒出火来。

晋磊无视方兰生眼神的抗议,顺手将青玉司南佩挂上腰间,优哉游哉道:“这玉佩呢,跟了你许多年,我也知道你不舍得,其实送给你也并无不可。”眼角余光瞥到方兰生眼中升起的一点星光,晋磊继续道:“我最近练功遇到一点小麻烦,如果你愿意帮我,事成之后我就将青玉司南佩赠与你,你看怎么样?”

方兰生撇撇嘴,“这么好?不是骗我吧?”

“君子一言。”

“嘁——”方兰生耸耸肩,“看你的作为也不像什么君子。”

“你到底想不想要回青玉司南佩了?”

“想啊。”方兰生不舍地看了眼他腰上的玉佩,“你要我帮你什么?”

“这个我们以后再说。在这儿乖乖等我。”

走了有一炷香的功夫,晋磊回来了,手里抱了许多的柴火,丢在方兰生脚下。

“你不是冷吗?把火点起来吧。”

方兰生刚要说些什么,只见晋磊的手向后一捞,居然摸出两只野兔。

“啊!兔子。”

方兰生看着两只胖嘟嘟在他手里扑腾的兔子,高兴地跑上前,还没等摸到,晋磊突然抽刀出鞘,吓得方兰生急急退出几步。

“你要干嘛?”

“你不是要吃野兔吗?”

方兰生想起来,之前是跟晋磊说过,有山鸡野兔带点回来,可是真要当面宰杀,又实在是不忍。

“那……我现在不想吃兔子了,你……”方兰生指指两只兔子,“把它们放了吧。”

“那可不行,我费了半天劲才逮住的,你不吃我吃好了。”晋磊不为所动。

“其实野果也很好吃的,我们吃野果吧。”方兰生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时不时偷偷去瞄一眼他手中的野兔,似乎特别喜欢。

“天这么黑,我到哪里去给你找野果?”

方兰生赶忙摆手,“不要你找,我去找。我去找行了吧?”

晋磊盯着他看了半天,一撒手,两只兔子摔在地上滚了一圈,跐溜一下跑没影了。

方兰生长长地舒了口气,喜道:“多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晋磊眼尾一眯,冷冷一笑道:“我倒看你上哪里去找果子。”

方兰生一拍胸膛,“豪气”道:“交给我吧。”便蹦蹦跳跳地跑开去。

“回来!”晋磊在后面喊了一声。

方兰生乖乖地停步回头,“还有什么事吗?”

一件小东西突然砸了过来,掉落在怀里,方兰生拿起来一看,是一枚小小的竹哨。

“如果找不到回来的路,吹响竹哨。”晋磊淡淡道。

方兰生的脸上漫开一片欣然的笑意,“好啊。”

看着那道可爱的小身影渐渐跑远,晋磊的嘴角溢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右手探向腰间,青玉司南佩隐隐透着绿光。

文君,虽然你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但是,既然你为我选择了他,我相信你。

说起来,他跟你还真的是有点像啊。

都是那么纯真,那么善良……

晋磊将捡来的柴火点燃,坐在火堆边等。

时间已过去了快大半个时辰,还不见方兰生回来,晋磊有些坐不住了。

这小家伙不会是迷路了吧?

为什么不吹响竹哨呢?

难道遇上了危险?

晋磊“噌”地站起来,刚要去寻他,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小小的绿色身影溜溜达达地过来了。

方兰生走近了,见晋磊黑着张脸,以为他嫌自己动作慢,缩了肩膀嗫嚅道:“这片林子真的好大,我找了好久才找到果子。”说着,献宝一样从怀里掏出一些果子来,递到晋磊手里。

晋磊低头一看,这些果子倒真是又红又大,样子喜人,面色微霁。

方兰生也看出他心情似乎好了点,便把腰背挺直了些,“这些都是最好的果子了,不好的那些我自己都吃了。”

晋磊诧异的看向他,方兰生被他看得不好意思,摸着头道,“我本来想一起带回来的,可是太重了,我就自己吃了些,所以时间晚了。”

晋磊简直哭笑不得,想到方兰生坐在地上挑出不太好的果子来吃,说不定被酸得皱起眉头还直伸舌头,心上某一处竟泛起难得的温暖,拉他坐到火边。

“吃饱了吗?你摘的有点多,再吃一点?”

方兰生偷偷瞥了一眼他手里的果子,心口不一的摇了摇头。

晋磊看他一副我好想吃,但是……的表情,挑了一个最红最诱人的递上去,“这个不会是熟透了要坏的吧?”

方兰生奇怪地接过来,嘟嘟囔囔道:“不会吧?每个我都仔细检查过的呀。”抓在手上看了半天觉得没什么问题,转脸去看晋磊,见他抿着嘴直笑,顿时明白过来。

“傻瓜,快吃吧。”

方兰生也笑了,红着脸低下头去啃果子。

他两只手握着果子,盘腿坐在火边,样子特别像一只小松鼠,看得晋磊忍不住笑。方兰生被他笑得不好意思,只得傻乎乎地陪着他一起笑。

两个人边吃边笑,一顿简陋的晚餐居然也吃得有滋有味。

虽然坐在火边,但林间的夜晚,温度还是很低的,睡到半夜,方兰生被冻得浑身哆嗦。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对于习武之人而言,敏锐的警觉性还是让晋磊第一时间醒了过来。



………………………………………………………………………………


什么?你问青玉司南佩最后到了谁的手里?

你问我啊?

自己猜……



完整版请戳

手机党TXT这边走


吐了,后一篇我删了,这里没点心心和大拇指的请再来一遍,我就是不要脸了怎么滴~~~

评论(28)
热度(99)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