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瀚慕】以爱为名是哥哥给你的承诺(黑雪)



    夜里又下起雪来,这个冬天无论走到哪里都在下雪。

    何慕掀开被子,起身走到窗前。纷纷扬扬的大雪铺天盖地地飘落下来,尽管是半夜,雪光还是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泻了满地肃杀的银色。

    何慕光着脚站在地板上,望着窗外肆虐的风雪,如同站在茫茫冰原上——

    宁人窒息的寒冷和孤独。

    想不起来。

    我究竟是谁?

    思绪的触角被拉伸到前所未有的长度和宽度,极尽全力地挤进每一道记忆的裂缝中,探寻关于自己身份的线索。

    空。

    就像是用一台巨大的气泵将脑中一切关于从前的记忆抽干了一般,没有任何线索。

    飞舞的雪花在眼前慢慢放大,利箭一般刺得眼睛生疼,连带着脑中也隐隐钝痛。

    何慕难受地低吟着蹲下身抱住了头。更要命的是胃中一阵翻江倒海,他连忙伸手撑在窗玻璃上。一浪高过一浪的恶心反胃,令他干呕不停。

    大约是呕得狠了,整个颅脑都嗡嗡地作响,仿佛被人拿着棍子在脑子里胡乱地搅动,既晕且痛。

    剧烈的干呕声吵醒了隔壁的项允超,他一把推开房门冲了进来,握住何慕的肩膀将他扳正过来,急切地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

    何慕呕得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连连摇手道:“没……没什么……呕……过一会儿就好了……”

    项允超向下看到他的脚,眉峰陡然一蹙,气恼道:“这么冷的天,你光着脚到处跑什么?”不等何慕反应,伸手抄过他的膝弯,将他打横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何慕显然吓了一跳,在他怀中挣扎起来。

    项允超停住脚步,偏过头瞪着他道:“别乱动!”

    将他放到床上,盖好被子,项允超拧亮了床前的台灯,走了出去。没一会儿,他又转回来,手里多了一杯温水,递到何慕跟前,“喝点热水吧。”

    何慕接过水杯,低头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

    房间里静得很,只有何慕喝水发出的微弱水声。

    看他喝下去一半,刚才呕得涨红的脸慢慢恢复常色,项允超轻轻地舒了口气。

    “是不是感冒了?要不要帮你叫医生?”

    “不用了。我刚才想回忆以前的事情,想得多了脑子一疼就犯恶心,这几天都这样,没什么的。”

    “对了,”何慕忽然想起来,“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你的名字……”何慕小心翼翼地问道,“可以告诉我吗?”

    “我叫项允超。”

    “项允超?”何慕思索了片刻,“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儿听过……”

    “你听过?”项允超心中“咚”地一跳,神色复杂,有点难以置信,又有些惊慌失措,“你……你是不是想起什么?”

    何慕眯着眼睛,仰头对着天花板,好半天终于还是摇摇头,“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算了。”项允超的眼中倒映着柔和的灯光,连笑容也温煦得透着暖意。

    “别想了,早点睡吧。”

    “嗯。”何慕点点头,将杯子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躺回被中。

    帮他掖好被角,项允超微笑道:“我就在隔壁,有事叫我。”

    “嗯。”

    “晚安。”

    “晚安。”

    摁灭台灯,项允超退出房间,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翌日,项允超和何慕正在厅中吃早餐,项允超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何慕一边喝粥一边好奇地看他。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就见他的神色骤变,只说了声好,便挂了手机,从椅背上抓起外套披在身上。

    “出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你好好吃饭,我去去就回。”正说着,他已经转过身急匆匆地向门外走。


    下了飞机,坐车来到到警局时,已经是下午了。里面的刑警见项允超进来,便问旁边的车主道:“就是他租的那辆车?”

    “对,对。”

    “你把我弟弟藏到哪儿去了?”

    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冲出一个人,还没等项允超看清楚,那人便犹如发疯的野兽,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提起来,巨大的冲击力差点儿把项允超撞倒。

    “喂!何先生,请你冷静一点!”

    两名刑警连忙上前将二人分开。项允超整了整衣领,这才抬眼看清袭击他的人。

    这个红着眼眶,一脸仇视地瞪着他的男人就是何慕的哥哥何瀚——照片里他早就见过。

    “咳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何瀚正待发作,就被一名刑警眼疾手快地提前摁住了。

    “那你能说说案发当天,也就是1月18号下午两点半到三点半这段时间你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吗?”

    “嗯……让我想想……”项允超思索了一下,“啊,我想起来了。那天下午我和几个朋友约了去这边郊外的废弃厂区玩真人CS。怎么?出了什么事吗?”

    “你没看新闻吗?前段时间那里发生了一场凶杀案,被害人至今下落不明。”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人看见案发期间,你租的白色现代索纳塔八出现在凶案现场附近。”

    “出现在附近就是我杀的吗?这是什么逻辑?”

    “你别误会,我们只是想搞清楚情况。”

    项允超看了一眼旁边紧盯着自己,仿佛想从自己眼里看出什么线索的何瀚,点头道,“行吧,你问吧。”

    “你好像不是本地人。”

    “对。”

    “那怎么想到要跑这么远来玩个游戏?”

    “网上认识的一个朋友是这里的,他说郊外那片厂区地方大,地形难易程度适中,反正放假难得有空,就来了。”

    “你们当时……”

    “陈警官,陈警官,”一个身着警服的女人忽然从门外跑进来,将一叠资料摆在了其中一名刑警的面前,“车后座验出血迹反应,经过DNA比对,与凶案现场的血迹吻合。”

    她的一席话如同冷水溅入热油锅,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项允超,何瀚更是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猛地挣脱了企图拉住他的刑警,冲到项允超面前,一拳将他击倒在地,发疯一般地抓着他的肩膀摇晃着质问道:“你把我弟弟怎么了!!!你把我弟弟怎么了!!!”

    众人连忙七手八脚地将二人再次分开。项允超擦了一把嘴角渗出的血,在旁边人的搀扶下从地上爬了起来。

    何瀚虽然被架到了一边,仍然目眦欲裂地瞪视他,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仿佛随时会冲上来把他撕成碎片。

    “我要见我的律师。”项允超平静道。


    傍晚时分,何慕还没见项允超回来,可是却迎来了一位眉眼和项允超有些相像的老人——不用问,一定是他的父亲了。

    项景淞在何慕面前坐下,抬头看着手足无措站在一旁的何慕,态度有些冷硬道:“坐。”

    何慕恭顺地点点头,依言坐下。

    “我是允超的爸爸。”

    “叔叔你好。”

    “听说你失忆了?”

    何慕不知他什么意思,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本来呢,允超不想告诉你之前发生的事也是为你好,但是,现在他出了点麻烦,只有你可以救他。”

    何慕惊道:“他怎么了?”

    “他被警方怀疑与一起凶杀案有关。”

    “凶杀案?”何慕突然联想到什么。

    项景淞看出了他的想法,“对,就是一个月前你被袭击的案件。”

    “你是说有人要杀我!”何慕的脑中有些混乱,“为什么啊?”

    “你的名字叫作何慕,是何氏集团董事长何远堂的小儿子。但是,你并不是他亲生的,何远堂知道后勃然大怒,将你母亲赶回了娘家,后来你就在那边一座废弃工厂被袭了。”

    “……”何慕显然无法消化这短短两句话里的巨大的信息量,瞪着一双大眼难以置信地看着项景淞。

    见何慕不信,项景淞从怀里掏出手机,点了几下,交给何慕。

    何慕接过来一看,醒目处大标题——何慕并非亲生,何远堂日前已拿到亲子鉴定书。标题下的照片正是自己。

    何,慕!

    这两个字落在眼中,刺得他眼睛生疼。

    “呃——”何慕脑中轰地一炸,痛苦的抱住了头。

    “何慕?”项景淞神色戒备地看着他,“你怎么样?”

    “叔叔,我没事。”何慕勉强摆摆手,抬起头来。

    “究竟是什么人要杀我?”

    “这我们也不清楚。不过……”项景淞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何慕见他神色不对,连忙追问道。

    “算了,可能只是外面瞎说的吧……”

    “外面说了什么?”

    项景淞眉头深锁,似乎在斟酌有些话该不该说的样子,最后还是为难地开口道:“我们只是听说啊,你……听完之后不要想太多。”

    何慕对于以前的事全然不记得,现在好不容易有人了解此前发生的事情,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忙道:“您说。”

    项景淞面上有些担忧道:“你上面有个哥哥叫做何瀚,做事向来沉稳,你父亲很喜欢他……”

    何慕认真地听他往下说。

    “可是你非常聪明,思路很活,你父亲原本也很看重你,但是何氏最后只能有一个人接班……”

    何慕如项景淞预料的一样,听到这里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不!不会……”何慕的口中喃喃否定着,可是语气却有些不确定。

    “我们不是想诋毁他,只是外面都这么说。当时允超正好路过附近,看到你躺在血泊里,他本来想报警,可是一旦报警,你势必要回到他们身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看何慕不说话,项景淞继续道:“现在警方在他车里查到你的血迹,怀疑他是凶手……本来不应该求你,但是,允超是我和他妈的心头宝……请体谅一个父亲的自私……”

    何慕现时脑中一团乱麻,是真是假他根本无从判断。虽然不想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人家说的合情合理,有理有据。重要的是,从他苏醒以来,项允超确实对他极尽照顾。起初他也总是怀疑为什么项允超始终不肯告诉他自己到底是谁,而且还带着伤重的他东躲西藏,如今看来,这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不过你放心,现在你醒了,只要你不同意,他们也无法带走你。我可以答应你,你为允超洗脱嫌疑后,我就送你去国外,保证你的安危,”项景淞顿了顿,“当然,如果你想报仇,夺回你在何氏应有的权益,我也会无条件支持你。”

    

===============================================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了。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话说你们是都在补寒假作业吗?

我真伤感。好吧,如果寒假作业补好了,即使你很久才看到,不要害羞,给我点个赞吧,今天超过五页了,为我的勤(话)劳(痨)鼓掌……

有同学说还要熬一章, 不用啦,今天算大概说清楚了吧,后面的脉络就顺着走吧。

作为辛酸的作者,读者的鼓励最重要……请和我说话……

还是驾驭不了罪案风,所以思虑不周的大大小小BUG请不要在意……

评论(34)
热度(73)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