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少年狄芳# 暗鲨(名字瞎起的,不要在意)

昨天找到了我寻之已久的某位大神,心情甚为开心,暗下决心,写一篇狄芳致敬我的大神,从昨天下午写到现在。终于完成了,好开心。

重要的事说三遍:此篇不黄暴此篇不黄暴此篇不黄暴!不要被开头吓到。

忘了说,现代AU

++++++++++++++++++++++++++++++++

“狄仁杰你给我站住!”

男人回过头,醉眼迷离的瞥了他一眼。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跟不跟我回去?”

“跟你回去?”男人嗤的一声笑了,“跟你回去干嘛?”

摇摇晃晃地走过来,狄仁杰将脸蹭到王元芳颈侧,低沉的嗓音伴着醺然的酒气暧昧地喷在他的耳畔。

“不会是几天没干你,饥渴难耐了吧?”

王元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狄仁杰说的话吗?

贴近的面容缓缓移开,他震惊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上陌生的猥琐冷笑,王元芳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哈哈哈哈……”

看着那道踉踉跄跄的身影跟随众人消失在午夜灯火阑珊的街口,王元芳左右手紧紧交握,想要压制住体内不受控制的颤抖,然而强烈的压抑换来的却是胸口几欲炸裂的郁结。


“真是没想到,他是那样的人……”

“他是想女人想疯了吧?怎么会看上那个凶巴巴的女人?”

“我看他是不要命,听说那个女人杀人放火贩毒走私无恶不作,上头正在查她呢!”

“哎,你们说他不会是去做卧底的吧?”

“你快拉倒吧!要做卧底也挑个白净水嫩点儿的吧。我看元芳兄倒是很……”

“去去去,瞎说什么?”旁边褚尚元看到王元芳脸色不对,连忙掐了一把多话的高大诚,向他使了个眼色。

“啊对对对!”高大诚接到他的信号,连忙改口道,“就算他要做卧底,也会告诉元芳的,元芳嘴那么紧,没理由瞒着他。”


中午时大家的玩笑话还言犹在耳,就算当真狄仁杰是卧底,也万万不可能对他说出这样不堪的话来。

王元芳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只是觉得脑中轰轰的,像有一千台发动机同时在颅内不懈地高速运转着,震得他太阳穴突突地跳痛着。

放任自己跌进客厅中央的沙发上,不想动。

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

回到警局,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一问之下才知道,狄仁杰出卖了警队,几个偷偷潜入的警员都被抓住了,乱棍打死,丢进江里,尸骨无存。

王元芳趔趄了几步,幸好被褚尚元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才没有摔下去。

“元芳兄,你还好吧?”

王元芳冲他点点头,推开他的胳膊站稳了身形。

“贺队,我要换组。”

队长贺一鸣看出了他的心思,摆摆手道:“不。你最近还是去休个假吧,队里不缺人。如果有紧急情况再叫你回来。”

见队长不仅不给自己换组,反而直接赶人回家,王元芳急了:“我保证不冲动行事!”

“你现在就很冲动!”

一句话堵得王元芳半天说不出话来。

“交枪。”贺一鸣摊手。

“嗯?”王元芳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

“我说叫你把枪交出来。”

“贺队!”

“高大诚,给我把他的枪缴了!”

“是。”高大诚二话不说,上前从王元芳身上摸到了枪,不顾他的强烈抵抗,硬是掏了出来交到了队长的手里,回头对王元芳道:“元芳你别怪我们,队长也是为你好。”

贺一鸣低头抚摩着王元芳的枪,语重心长道:“元芳啊,好好休息几天,出去散散心,别多想。狄仁杰的事交给你的兄弟们吧。”

从警局出来,王元芳漫无目的地走在喧闹的大街上,人们或行色匆匆或言笑晏晏,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目标,为着生活奔忙不息。

而自己,被最亲近的人背叛。工作中,生活中都被隔绝在那人之外,想要为死去的战友讨回公道也做不到。

如同被卸了力的发条玩具,木然地伫立街头,茫然无措。

“先生,我们在清源路新开了一间酒吧,有空和朋友一起去喝一杯吧?”

王元芳回过神来,衣着清凉的小妹已经风风火火地跑远了,手上却多了一份传单。

酒吧?也好……


王元芳走进酒吧,鼓点沉重的音乐震得耳朵生疼,穿过昏暗的灯光看过去,角落里坐着三五个人——这个点酒吧还没有正式开张。王元芳也不介意,坐到吧台前,随便点了一杯酒,漫不经心的喝着。

傍晚时分,人渐渐的多起来,一溜长长的吧台边坐满了人。没有座的就挤在人群中间。酒吧里音乐开得大,人们听不清说话难免嗓门就提得更高,王元芳受不了,将杯中剩余的酒一口干了,下了高脚椅便准备走。

走到门口迎面撞上一个人,王元芳刚要道歉,抬头一看居然是狄仁杰。

“兔崽子!”

身体反应快过大脑,当王元芳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揪住了对方的衣领,一拳狠狠地揍在了他的左脸上。立刻有人上前扯开了他,接着便是疾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胸口,小腹,大腿,后腰……一阵一阵锥心断骨的钝痛。

王元芳紧咬着一口的银牙,倔强地不发一声,硬生生地扛着,他也不知道是在赌着什么气还是在固守着什么可笑的尊严,只是,狄仁杰站在旁边没有劝阻动手的人,他也就不想在他面前示弱。

直到一把威严的女声响起:“好了。”众人才气哼哼骂咧咧地停了手。

“听说这就是你之前玩过的那小子?”

“呵呵……”狄仁杰的笑里带着一丝得意的轻蔑,“大家出来玩,别提那么扫兴的事儿啦。”

一群人的脚绕过他走到酒吧里面去,王元芳呕了一口,舌尖泛起一股温热的腥甜。他秀唇一抿,将那口鲜血复又吞回肚中——就算他看不见,也不想输给他。


“小虎他不是那样的人!”

童梦瑶一边给王元芳上药,一边连连摇头。看他不信,她索性放下棉签,凑过头去。

“我跟你打赌,如果小虎真的跟那个女人好了而背叛你和你们警队,我,”她伸出一根食指,调转方向指着自己的鼻尖,“童梦瑶,一辈子给你王元芳端茶递水,擦桌子涮马桶,绝无二话!”

“行了吧你。”

难得王元芳终于肯转正脸看着她说话,童梦瑶眯眯笑着重新拿回棉签往他伤口擦去,继续喋喋不休道:“小虎呢,虽然平时嘻嘻哈哈,但是对于他的三观,我还是很有信心的,不论他做了什么混账事一定有他不得已的苦衷,凡事不能看表面。”

拉开王元芳烦躁捂住耳朵的双手,童梦瑶开启了唐僧模式:“你要实在不信,你看看我,本姑娘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他都没看上,那个母夜叉怎么可能入得了他的法眼?”

“你烦不烦啊?”王元芳皱着眉头拨开她正在上药的手,“你出去吧,我要睡觉。”

“喂,我还没说完呢!”

“你再啰嗦,小心我向你们护士长投诉你!”

童梦瑶捏着棉签的手气得直发抖,嘴唇也哆嗦着,看了他半天,将棉签狠狠地摔在他脸上,“气死你算了!死大公鸡!”说完便端着盛满医疗用品的盘子气哼哼地跑了出去。

下午时候,褚尚元,许子牧和高大诚一起到医院来看他。一番安慰开导自不必说,顺便将狄仁杰臭骂了一顿以解心头之恨。

四人正在闲聊,褚尚元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贺队,他看了一眼王元芳,抱歉地笑笑,起身走了出去。

许子牧和高大诚也赶紧站起来,拍拍他的肩道:“元芳兄好好休息,估计队里有事,我们就先走了。”话还没说完,褚尚元忽然推开门道:“快!有情况!”三人不及道别王元芳,便一溜烟的跑了。

王元芳从床上探起身子往门口看,心中的某一处噌噌地燃起火苗来——不行!我一定要亲手除了这个祸害!

想到这里,王元芳一把扯掉了手上的吊针,掀开被子,来不及换衣服,穿着病号服就撒腿跑向门外,见那三人走进电梯,刚要冲过去,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心中暗骂一句,王元芳立时奔向楼梯,几乎是用跳的,三五步便奔下一层楼,好容易下到一楼,眼看三人就要上车离开,王元芳一个箭步上前拉开车门跳了上去。

“王元芳!”被吓了一跳的三人惊呼道,“你干什么?”

“快开车!”王元芳吼道。

见他一脸的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三人知道他的脾气,劝是没有用的,延误了战机,要等下一次可就不容易了。

叹了口气,许子牧还是发动了汽车。


这次的交易地点是一片刚拆迁的棚户区,碎砖荒草间零星立着几间低矮的破旧瓦房。

“知道是哪一间吗?”王元芳跟着三人沿着墙根走。

褚尚元看了一眼他手背上还在渗血的针孔,为难道:“要不然你还是回车里吧,一会儿我们搞不定你再过来接应不行吗?”

“接应个P啊?枪都被收了。”高大诚好死不死来了一句,瞬间招来了三个人的瞪视。

“待会你们看我眼色行事,如果实在要动手,先给我放倒一个,枪不就有了?”

“这样太危险了……”

许子牧话还没说完,王元芳忽然把手指竖到唇边,三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几道疏浅的人影忽然从远处的荒草里钻了出来。

四人压低身形,藏到屋侧的柴垛后屏息静观。

这几个人长得膀阔腰圆的,近身肉搏是不太现实,枪战的话,这边四人三枪,看上去更悬。

“这几个不好对付啊……”许子牧有些担心。

“MD,你说他们是不是算好的,要不动都不动,要动一起动……”褚尚元也忍不住抱怨起来。

“看看吧,也不知道哪边是真的。”王元芳安抚的拍了拍他。

“等发现这边是真的再叫增援就来不及了……”

“怎么?你怕啊?”久不说话的高大诚斜睨了许子牧一眼。

“怕我是你孙子。”

“好了!你们别吵了!”

王元芳皱了皱眉,看几个壮硕的男人走进背阴坡老树下一间不起眼的瓦房里。外面留了一个人,在门前东张西望,似在望风。

不一会儿,另一拨人也来了。王元芳一眼就看到了狄仁杰的身影,手指不由自主地使上了力。

“咝~”蹲在王元芳身前的褚尚元回头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干嘛?”

王元芳连忙抱歉地笑笑,松开了掐在他肩上的手指。

狄仁杰一伙人也进了屋子。

“一共七个人。”

“现在怎么办?”

三人转头看向王元芳。

“许子牧,你从后面绕过去,北面有扇窗,注意不要靠太近。褚尚元你从东面那棵树下过去,跟许子牧一起守住后门。我和高大诚从前门上。”王元芳郑重地对高大诚道,“门口那个就拜托你了,千万小心,不要弄出声响。”

高大诚点一点头,四人各自行动。

前门没有什么遮蔽,高大诚看准时机,趁那人望向一边时,迅速动作,一手捂住他的口鼻,另一只手下重力劈在后颈,人当场便倒了下去,伸手向他怀里一掏,摸出手枪丢给王元芳。

王元芳向他做了个手势,高大诚会意,扯下那人脖上的领带将他捆了个扎实扔在一边。

屋后褚尚元和许子牧也已各就各位,等待王元芳的下一个指令。

王元芳擦着墙根移动到前门,与高大诚站定大门左右两边,唇语道:“听我口令!一,二……”

“三”字刚出口,他一脚踹开木门,与高大诚举枪指着里面人大声道:“警察!”未来得及让他们停下手中动作,放下武器投降,里面枪声已经响起来。

二人反射性地向门边闪身避开,一阵密集的火力后,后门亦响起了枪声,立时有人惊呼跌倒,王元芳和高大诚连忙抓住机会,转向门里射击,又有一人应声倒下,剩下的人更加疯狂地对着四人开火。

忽然,许子牧惊呼一声,似乎中了一弹,后门的攻势瞬时弱了下来,王元芳和高大诚赶紧加强前门的攻势掩护二人。

一阵激战后,各人枪膛内的子弹所剩无几,而屋内杂物较多,命中率大打折扣,况且,里面的枪弹也远多过四人。这样下去恐怕他们就要危险了,王元芳看了眼脚下,那个望风的人已渐渐苏醒。

“你带着他和褚尚元,许子牧先走,我断后。”

高大诚点点头,一把揪住那人的后领将他提起来向旁边撤离。褚尚元和许子牧看到他的撤离手势,也慢慢向那边靠拢。王元芳留在原地,待他们走得稍远了,才缓缓往回撤。

里面人眼看就要出屋,王元芳且打且躲且退,一人牵制三四人的火力,非常艰难。褚尚元扶着许子牧,高大诚拽着望风人,都帮不上什么忙。

王元芳瞥见远处他们面现为难,脚步迟滞,高声道:“别管我!快走!”

正在这时,王元芳的左肩挨了一枪,那三人更是走不动了,眼见高大诚就要往下冲,王元芳一边忍着痛奋力反击,一边咬牙喊道:“快走!不然我们谁都走不掉!”

褚尚元强忍着心内的浓浓担忧,拉了拉高大诚的胳膊,摇了摇头。

三人终还是掉转头向公路上撤去。

没有三人的驰援,王元芳很快就陷入了绝境,子弹已经没有了,只能束手就擒。

一个瘦高个的人将他带到了狄仁杰的面前。

“这小子果然来了。”

王元芳被那人揪着半跪在地上,仰头看着狄仁杰。

狄仁杰的面上沉静得看不出表情。

另一人笑嘻嘻地拍拍他的后背,“临行前麦姐说了,抓住这小子你亲自动手,回去以后就是我们同盛的四哥。”

狄仁杰看着王元芳一双含恨的眸子,他的脸上还挂着昨日挨打过后的淤青。

“动手吧。”那人闲闲地提醒了一句,“不会是你狄大少还不能忘情吧?”

狄仁杰默默扣紧了扳机,举枪对准了王元芳的胸膛。

眸色暗冷,漠然决绝。

王元芳不怒反笑,抿紧双唇,仰头闭上了眼睛。

“砰!”

一阵彻骨的痛,将王元芳的思绪震飞炸碎,沉重的身体顷刻间化为一片羽毛,随着凛冽的寒风扶摇而上,升上碧蓝的的高空,耳畔的声音渐渐模糊,四周慢慢地寂静下来。


王元芳没有料到自己还会醒过来,眼皮无力地掀起一道小缝,入眼是一片炫目的白,鼻内插着呼吸管,他觉得好累好累。

旁边有人似乎发现了他的苏醒,高兴地叫道:“醒了醒了!”

是褚尚元的声音,接着,许子牧和高大诚的声音也响起来。

王元芳叹了口气,浓浓的倦意将他又一次拉向了无边的黑暗。

再次醒来窗外已经黑了。床边趴着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姑娘,看身形就知道是童梦瑶。

“喂。”

王元芳的声音很低弱,睡得死沉的童梦瑶一点反应也没有,王元芳微微皱眉,使尽了浑身力气,才勉强动了动胳膊,童梦瑶终于如梦初醒地睁开了眼,睡眼朦胧地“嗯”了一声。

大约花了一两秒钟,她才确定王元芳是真的醒了,脸上顿时绽开了好大一朵笑容:“你醒了?”

“你是猪吗?叫不醒的?”

童梦瑶听着他虚弱的声音,微嗔道:“死不掉嘴还那么贱……”

王元芳瞪了她一眼,道:“水。”

“哦。”童梦瑶顿时忘了他刚才的恶言,连忙端了杯水,扶起他,小心地缓缓喂入。

“你这次真是福大命大你知道吗?子弹离心脏只有不到两毫米,差一点点你就死翘翘了。”

童梦瑶没有看到王元芳眸色的颤动,自顾自道:“嗯,这个人还欠点火候啊,离那么近还会射偏!啧……”

喂完了水,童梦瑶将王元芳放平,继续道:“不过倒要感谢他,技术太烂你才捡回一条命,让我知道是谁……哼!先杀了他,以后再多给他烧点纸,哈哈……”

“是狄仁杰。”

“啊?”童梦瑶以为自己听错,“你说谁?”

“狄仁杰。”

“不……不可能吧?”童梦瑶惊得舌头都打结了,“小虎怎么……”

王元芳没有回答,而是再次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住了两三个月的院,王元芳才被获准可以出院,但是上面下了死命令,要他必须交出手铐和警员证,并且搬到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暂住,不得到命令不许回来。末了,到了地方,连他的手机也收了。

王元芳坐在村后的山坡上,看着一群山羊三五成群地悠闲吃草,忽然有点羡慕它们,无忧无虑,吃吃喝喝睡睡玩玩,每天日子过得简单而又充实,如果人也可以什么都不管,这样的逍遥自在就好了……

回想起狄仁杰举枪时那张毫无表情的脸,有一瞬间,让王元芳产生了一种错觉——或许,他从来就没认识过狄仁杰,所有从前的一切美好,只是他凭空想象出来的虚幻罢了。

住在山村里的几个月,褚尚元来过两次,王元芳问起案件的进展,说是一切还算顺利,零星抓过几个小头目,大鱼却一直没有上钩。

见王元芳故意不提及某人,褚尚元也不好主动提起,二人的谈话每次都是在不疼不痒的东拉西扯中结束。

第三次来时已经过去了大半年,褚尚元似乎很高兴,非要和王元芳喝一杯,据说是局里抓住了几个大的头目,同盛的大姐行踪已经在掌握中。

“狄仁杰抓了吗?”王元芳还是忍不住问了。

“呃……”褚尚元看着他紧张的神色,吞吞吐吐道:“还没……听说他跟那个麦姐跑到东南亚那边去了。”

王元芳没说话,只是将手中的酒一气干了,酒杯砸在桌上的重音暗示出他此刻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你也别想太多,狄仁杰一定会抓住的。”

“你跟上面说说,让我归队吧!这次我一定不拖队里的后腿。”

“你快省省吧!上面也是体谅你的处境,你看看你,每次碰上狄仁杰,有哪次不是一身伤?”

王元芳攥着空掉的酒杯,指节都用力到发白。

到了冬天,大雪封山,褚尚元已经很久没有来看他了,看着家家户户开始置备年货,王元芳也有些想家了,想念队里的同事和朋友们。

这天刚下过一场雪,王元芳正在门口扫雪,远处忽然晃过一道熟悉的身影,他抬头一看,脸色骤变,丢开大扫帚便冲了上去,简直是抵死相搏的节奏。

王元芳上来飞起一脚,将狄仁杰踹倒在地,骑在他的腰上揪着领子就是一顿狠揍,此时他是没有枪,要是有枪,狄仁杰早就被射成马蜂窝了。

等王元芳累得呼哧呼哧喘着停住手时,狄仁杰已被打得满脸是血,他这才反应过来,狄仁杰从头到尾没有反抗过一下,也没说过一个字。

正在疑惑,褚尚元一群人惊呼着奔了过来。

“你你你……你怎么把他打成这样?”

看褚尚元和许子牧一脸震惊的推开他,把狄仁杰扶起来,王元芳此刻脑子有点懵。

“你也是的!哑巴啦?不会说话?”

“没事。”狄仁杰随意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深深地看着王元芳道,“是我欠他的。”

“你呀!也真是!”褚尚元看看二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着王元芳微怒道:“你不动脑子想想吗?他敢回来找你怎么可能是逃犯呢?下手那么狠!”

“是啊!你也不问问清楚的吗?”许子牧也叹气。

王元芳看着满脸血污,眼睛肿得睁不开的狄仁杰,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

“好了好了。”高大诚推推二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之前元芳受了多大的委屈,狄仁杰又没跟他说,一时之间谁能想那么多?”

王元芳恨恨地看了眼众人,胸膛剧烈起伏,眼睑一阖,又是两行清泪,掉头就走。

褚尚元和许子牧相视一眼,推推狄仁杰,“快去。”

狄仁杰被二人推了一把,顺势跟了上去。

王元芳走在前面,狄仁杰就跟在后面,不远不近,三步的距离。

待到走进屋里,王元芳反手就锁上了门。

往日油嘴滑舌的狄仁杰此刻却像尊石像一样伫立门前,不喊他,也不解释求他原谅。看得后面三个人一阵火大,不住地压低声音道:“死人啊?说话呀!”

狄仁杰叹了口气道:“元芳,跟我回家吧。”


=========跟豆豆学的写番外========此乃分割线=============


洗完澡出来,躺在久违的大床上,狄仁杰蹭了蹭身子靠过来,伸手就去摸王元芳腰上的睡衣带。

“你干嘛?”

狄仁杰的脸上完全看不到一丝情色,他握着王元芳抓向衣带的手,放在唇边细细地吻着,愧疚道:“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王元芳的眼眶有些发热,默默地伸手解开了衣带。

狄仁杰半撑起身子,指腹颤抖着滑上他胸口那道已有些渐渐变暗的粉色伤疤。

胸前某处骤然一热,是狄仁杰俯下身子,轻轻地,小心地亲吻着那道伤疤,仿佛吻着一件无价之宝,双唇轻若蝉翼地摩挲着伤口的肌肤,唇翼划过处渐渐有些潮湿,王元芳低头一看,一向坚强的狄仁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隐忍的微颤呼吸轻轻喷在胸口。

“对不起!对不起元芳……”狄仁杰哽咽地抱住他的腰,哭得像个孩子。

王元芳的眼泪也被他勾了出来,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没有。知道你不是真的跟着他们……我已经很高兴了,这点伤不算什么。”

“对不起……”狄仁杰撑起身子,在王元芳的眉心落下一吻,轻轻拭去他眼角掉落的泪。

身旁这个冷傲孤高的男子今天已经哭了两回了,也是狄仁杰首次和第二次看见他哭,全赶这一天看了。

不得不说,人长得美,哭起来都分外的动人……


MD!

早上起床,王元芳一边扶着腰走到卫生间洗漱,一边在心中暗暗咒骂。

就不该相信他!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难为他昨天早上才挨了窝心脚,脸上也跟开了酱菜馆似的丑模样,居然还那么有兴致……

“元芳,你起来啦?”狄仁杰从厨房探出头来笑眯眯道,“我给你煮了菠菜牛肉粥,洗好快来吃。”

“滚!我今天不想跟你说话!”

狄仁杰吐了吐舌头,缩回头去。

坐在餐桌上,狄仁杰一边喝粥,一边不住地抬头看桌对面王元芳的脸色。

“给我个解释。”

“什么啊?”难得王元芳先开口了,狄仁杰顿时喜上眉梢。

“那六个兄弟是你出卖的吗?”

狄仁杰闻言放下手中的碗,正色道:“当时同盛已经查到那六个人,问我不过是试探,即使我不说,他们也跑不掉。”

王元芳点点头,继续低头喝粥。

狄仁杰看他面上仍是怏怏的,也不急着继续吃,起身走到他身边坐下。

“之前我说的那些话,你懂的吧?他们一直监视我,有些话我不得不说得很难听,希望你不要介意。”

王元芳手中的筷子停了一下,夹了口咸菜递入口中,“我知道。”

“那天在警局附近,我看你拿了酒吧的传单……”

王元芳转过脸看他,眼中有些狐疑。

“我就把他们带去了。”

“带去揍我?”

“第二天要交易,他们要我跟着去。因为知道我们的关系,麦姐暗示,如果交易那天你去了,就让我当场杀了你。所以我才……”

王元芳低头冷笑,“说来是我自己要去送死啊。”

“我也没料到,受了那么重的伤你还要跟着去……”

“去杀你啊!”王元芳双唇微抿,溢出一丝笑意,“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你的命,我怎么舍得让别人来取呢?”

“……”

狄仁杰感到背心莫名一阵凉。

“这么说来,把我贬到小山沟里放羊也是你的主意咯?”

“呃……”狄仁杰尴尬地笑笑。

你不死,麦姐那边我交不了差啊……

再说了,以你的脾气,不等我搜齐资料,我们俩肯定得先死一个……

“好!”王元芳面色不善地笑笑,“这笔账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清算……”

“元芳,你饶了我吧。”狄仁杰又死皮赖脸地凑了上来。

“好了,该问的我也问完了,今天,明天,后天,我都不会再跟你说话了。你,”王元芳伸出拇指和食指拈起狄仁杰的一角袖子,将他的胳膊从自己手背上拿开,捧起碗站了起来,“最好给我老实点,别想耍花招。”

狄仁杰看着王元芳走向厨房的背影,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生的苦涩……


++++++++++++++++++++++++++++++++++++++++

末了,还是那句话,请让我看到你们的掌声!

小红心,大拇指给我刷起来!

我的第一篇中篇狄芳,献给我的大神Makiya。有些惴惴……

评论(51)
热度(132)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