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苏兰# #峰宇# 木头脸,你居然敢给本少爷下药?

最近百里屠苏的心情不太好,同为太子长琴半身的欧阳少恭很早就看出来了。但是问他又不说,只好作罢。这件事传到了方兰生的耳朵里,听说发小在木头脸那儿碰了一鼻子灰,好打不平的小少爷立马撸胳膊挽袖子,准备去找他理论。

见百里少侠一脸心事地坐在石桌旁,手里拿根竹签,不停的戳着碗里的五花肉,可就是不见喂给旁边的阿翔吃,急得肥鸟不停地扑扇着翅膀上下蹦跳,希望引起主人的注意。在阿翔的不断示意下,百里屠苏终于注意到了被他冷落一旁的阿翔。

“抱歉啊……”百里屠苏戳了一块五花肉喂给阿翔,放下竹签,长长地叹了口气。

咦,这个木头脸真的遇到了难事啊……

方兰生扒着院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倒是阿翔机敏,立刻就注意到了外面偷看的人儿,啁啁叫着振翅飞起,眼看就要冲到方兰生跟前,吓得方兰生下意识就去捂脑袋。

“阿翔,别胡闹!”

听见百里屠苏的警告,阿翔不甘心地绕着方兰生的头顶盘旋了一圈,转身飞回。

已经被百里屠苏发现了自己的行踪,方兰生只好挠挠后脑,硬着头皮走进院子。

“我听少恭说你最近心情不好,所以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方兰生虽然脸上堆满了笑,但是傻子也看得出他的笑容并不是发自内心的。

“笑不出来就别笑,挺丑的。”

百里屠苏的脸依旧是寒冰一块,仿佛全天下人都欠他钱不还的样子。

“喂!木头脸,你别得寸进尺啊!本少爷好心关心你一下,你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还骂人啊?”方兰生要不是忌惮他武功高强,早就上去揍人了。

“谁要你关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哼!好心没好报!就让你在这郁闷得发霉而死好了!”方兰生恨恨地跺了下脚,发带一甩,掉头就走。

唉!

看他走远,百里屠苏沮丧的垂下了头,心情更低落了。

躲在侧后方的襄铃皱着眉头暗骂一句:“呆瓜!劝个人都不会,真没用……”

见她蠢蠢欲动,大有上前亲力亲为的冲动,后方的风晴雪一把拉住了她。

“哎,襄铃你不懂就不要添乱啦。”

“咦?难道你知道屠苏哥哥为什么不高兴吗?”

风晴雪眼神笃定地笑着道:“你就等着瞧好了。”


“什么?”方兰生闻言怒不可遏地跳了起来。

“嘘……”风晴雪食指竖于唇前,紧张地四下张望,“这事儿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不行,我要去问少恭,他怎么可以这样呢?我好歹是他的发小,他怎么能帮着外人这样算计我?”

“你傻啊,他这么做怎么可能会承认?问也是白问。哎,不管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风晴雪说完,扭头就走。

“哎,晴雪……”方兰生看着她飞也似地逃开,绞着手指陷入了沉思。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到底是……还是……

如果要是……那也太……可是如果不……他会不会……

男人就是难,难呀难呀难……我该怎么办呢?

正当方兰生自说自话苦恼不堪时,百里屠苏忽然走了进来。

看见他手里的茶壶,方兰生吓得浑身哆嗦起来。

“你……你……你……要干嘛?”

“我来请你喝茶。”百里屠苏也不问他愿不愿意,自顾向他桌上取了个杯子,斟了杯茶递到他面前,“今天下午对不起。”

“不!不不!我不要喝茶。”方兰生只觉舌头都不是自己的了,结结巴巴地摆摆手。

“嗯?”百里屠苏眉峰一拧。

方兰生对上他的眸子,也不知是错觉还是怎的,就发现百里屠苏的黑眸好像在慢慢变红。

我的妈呀,他不会是煞气又要发作了吧?

好汉不吃眼前亏,大不了喝了他的茶,然后立刻跑开,应该还来得及。

想到这里,方兰生急忙抢过茶杯,仰头咕咚一下,将杯中茶咽了下去。

“好喝吗?”百里屠苏的眼中竟然闪现一丝忐忑,似乎微微还带着点莫名其妙的希冀。

好不好喝?

方兰生可不知道,茶水入口他还来不及尝呢,就猛地咽了下去,差点被水梗死。

他一边用手拍抚着胸口,以便茶水顺利入胃,一边艰难地点头。

“好……咳咳……好喝。”

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百里屠苏的脸色顿时好了许多。

“既然你喜欢喝,我再给你倒一杯吧。”

“啊?!”方兰生三魂吓掉了两魂,顾不上顺气,连连摆手,“不不不!你放下吧,我刚吃过饭,吃得太饱,等我晚点再喝。”

百里屠苏见他反应这么大,有些不解,狐疑地放下茶壶道:“你,没事吧?”

“啊,没事,”方兰生尴尬的笑道,“我能有什么事?”

糟糕,怎么小腹热乎乎的,不会是药效已经开始显露了吧?好你个百里屠苏,居然真的给本少爷来阴的?

“你好像真的不舒服?”百里屠苏上前扶住了他。

咦?我的腿怎么觉得没有力气?

“木头脸!你到底给我喝了什么?”

方兰生试图推开他,可是百里屠苏劲儿真大,一座山似的,根本推不动。

“我没给你喝什么啊?”百里屠苏一头雾水。

“我问你,你这茶是不是从少恭那儿得来的?”

“不错。”

死了死了……

方兰生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果然少恭你这个叛徒……亏我和二姐平日里对你那么好……居然算计我……

不行不行……我要倒了……

说倒就倒,方兰生双膝一软,就栽倒在百里屠苏的怀里。

“兰生,你怎么了?”百里屠苏一只手臂环住他的身子,以免他跌倒,另一只手轻轻地拍在他的脸上,企图唤醒开始有些神智不清的他。

方兰生被他拍了两下,微微睁开眼,气若游丝道:“别假惺惺的装好人了,反正我也给你药倒了,你想怎么样都行啦……”

“我……我想怎样啊?”百里屠苏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儿。

“别废话了,要来就快点儿,晚了我二姐查房看到就不好了……”方兰生认命地开始解腰带。

“喂!你干嘛?”

任百里屠苏再傻,也看出情形不对,连忙捂住了他伸向自己后腰的手。

“你怎么那么墨迹?是男人不是?少废话,我说真的,待会儿被我二姐看见,你就没命了……”仿佛想起什么,方兰生闷闷地改口,“差点忘了,你武功高强,我二姐自然是不能拿你怎样,可是我就要脱层皮了……”

方兰生口中絮絮叨叨地说着,手下也没停,三两下将自己的腰带解了,正要脱去小褂,百里屠苏的脸腾地红了,猛的一推,将他推向床边。

“胡闹!”

方兰生堪堪稳住脚步跌坐在床沿上,心中又是委屈又是不甘,扁着嘴去解外衫,嘴里哼哼唧唧不知道在说什么。

“喂!”百里屠苏皱着眉头别开视线,“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真的没在茶里下药。”

“哼!你骗谁呀。”方兰生气鼓着小嘴,眼眶红红的,滢着醺然的水色,似乎真的有点不对劲。

“不可能。”百里屠苏见他不信,一步跨到桌边,斟了杯茶一口喝下。

惨了惨了……

方兰生大呼不妙——我自己喝了尚且不能自控,如今他也喝了,今晚吾命休矣……

百里屠苏就站在三步开外盯着自己,方兰生怯怯地看着他,脑中的弦紧紧绷着,只等他忽然的地兽性大发,扑将上来。

可是等了一炷香的功夫,百里屠苏还是好好的站在一旁,丝毫没有异常的反应。

方兰生慢慢地放下了心中的担忧,试探道:“你真的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没有啊……怎么?你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吗?”

方兰生仔细感受身体的反应——确实没有什么反应,小腹也没有了刚才的热流。

可能只是冷天忽然喝了滚热的水的正常反应吧?

两个人面面相觑,方兰生的脸顿时臊得通红,连带着耳根脖颈都烧了起来。

“那个……我……不是……”

看着方兰生手足无措的窘样,百里屠苏的万年冰山脸上忽然飘过一丝转瞬即逝的笑容,快得方兰生以为自己眼花。

“你如果真的想要的话……”
“不不!没有的事!”方兰生惊慌得连连摆手,“都是晴雪啦,对!是 晴雪她骗我说……”

“我只问你,如果我真的给你下了药,事后你会不会恨我?”

“我……”方兰生绞着手指,支支吾吾,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百里屠苏似乎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脸上的神色温柔了许多。

“你放心,我绝不强迫你,你愿意的时候再来和我说。”

“哪个要跟你说……说……说……”方兰生又一次成功地被自己的话尾给梗住了。

百里屠苏终于知道,原来一个话唠被自己憋得说不出话来,竟是这样的有趣……


第二日大清早,风晴雪刚睁眼,就看见一张放大的脸在自己眼前绽开一朵灿烂无比的笑颜。

“晴雪姐,你真厉害啊!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屠苏哥哥今天真的好高兴的样子,居然对我笑,还跟我打招呼问我吃了没,哈哈哈哈……我太高兴了!”

风晴雪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在襄铃的小鼻子上点了点,“俗话说的好——天机不可泄露!”


=================================

白天时给一个[哔][哔]的微博忽悠了,不过脑洞开了一下

我又半夜发糖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煞气又发作了抱歉小伙伴们

评论(15)
热度(61)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