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瀚慕】以爱为名是哥哥给你的承诺(迷局)



    再次走进医院病房,何瀚不得不面对洛美琪一遍又一遍反复的询问。床上的女人因为儿子的生死不明而揪心痛苦,虚弱的身体再也经不起折腾,其实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孩子的生命安全大约才是最重要的吧?

    “昨天,我去了警局……”

    洛美琪的眼睛从何瀚一进来就一瞬不瞬地盯住他,此刻更是微微挺直了身子,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我……见到了小慕,他没有死。”

    洛美琪的眼睛微微眯起,耳朵下意识地侧了侧,“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小慕他没有死,我看到他了。”

    洛美琪苍白干裂的嘴唇僵了两秒,开始哆哆嗦嗦地颤抖,“你……你再说一遍!”

    何瀚上前拉住她的手,不厌其烦地说了第三遍,一字一顿,每个字都咬得很重,让她听得清楚,“何慕,没有死,他还活着,我看到他了。”

    话说到一半,何瀚就明显地感受到手掌里那个人的身体筛糠一样地震颤着,眼泪鼻涕在面前的女人脸上糊成一片。曾经在许多顶级晚宴上举止大方得体,气质绝佳的贵妇人,在面对唯一的儿子仍在世这个震撼消息时,像所有普通而伟大的母亲一样,哭得毫无形象可言。

    “我的小慕……还……还活着……你真的看到了吗?”洛美琪紧紧抓着何瀚的手,眼神急切却又惊慌,即使听了三遍,依然担心只是自己的幻听。

    “妈,我看得很清楚,还和他说了话,他现在过得很好。”

    “他现在哪里?”洛美琪伸长了脖子向门外张望,“他……没跟你一起来吗?”

    何瀚的眼神蓦地一黯,吞吞吐吐道:“小慕……小慕他,之前头部受了点伤,暂时……不记得之前的事了。”

    “他失忆了?”洛美琪愕然。

    “嗯。”何瀚轻叹了口气,微微点头。

    “哦……”洛美琪自顾安慰自己道:“没事儿,人活着比什么都好,不记得的事,以后可以慢慢想,就算一辈子都记不起,活着……活着就好啊……”说到这里,刚刚干涸的眼泪又慢慢地涌出了眼眶。

    何瀚连忙向床头柜上抽了几张纸去替她拭去眼泪,附和道:“对对,活着就好。妈,现在小慕也活着回来了,您好好养身体,别再胡思乱想了。”

    洛美琪一边点头,一边重握住何瀚的手:“孩子,最近这段日子辛苦你了,要不是你……我……”

    何瀚将哽咽得说不出话的洛美琪抱进怀中,安慰道:“妈,你快别说这些了,小慕是我的弟弟,说什么辛苦?”

    二人抱着平复了许久,洛美琪忽然想起来之前的问题还没得到答案,推开何瀚道:“对了,小慕现在哪里?回家了还是……”

    何瀚暗暗拧眉,还是硬着头皮实话实说:“小慕他被人救起后,现在不愿意回来,所以……所以就还住在那人家里。”

    “就算记不起,毕竟是自己家,你怎么不好好劝劝他?虽然人家救了小慕,可毕竟认识也没多久,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他找到家人了,怎么还能好意思打扰别人?”

    何瀚面有难色,“他对我可能有点误会……”
    “误会?”洛美琪不解,“误会什么?”

    “不知道谁告诉他,说他……”何瀚尴尬地轻咳两声,避开洛美琪的视线道,“说他不是爸的亲生子,而这次事件是我们家内部有人搞鬼……所以他……”

     洛美琪的脸上看不出变化,过了半晌,沉静道,“让他来见我。”



    晚间,何慕接到警局打来的一个电话后,情绪就有些不对,项允超不放心,便跟着他进了卧室。

    何慕坐在床沿,手放在膝盖上,垂着头,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到表情。

    项允超站在门边轻轻敲门,不大的响动却让何慕的身体明显惊了一下。

    “你还好吧?”项允超一边说一边走到床边,蹲下身来拉住他的手。

    何慕缓缓地摇了摇头。

    “刚才电话说什么?”

    “我妈说要见我。”

    项允超的心一咯噔,勉强扯出一丝微笑,指腹在他手背上轻轻摩挲着道,“那你要去见她吗?”

    何慕忽然反手握住他,急切道:“我妈不会伤害我的对吧?她会告诉我真相的对吧?”

    项允超张了张口,却不知怎么回答,终于还是用另一只手拍拍他的手背,“别多想了,好好睡一觉吧。”

    何慕木然地点点头,项允超掀开被子让他躺进去,然后仔细地帮他盖好,隔着被子抚着他的肩臂道:“有什么事明天再想,只要你有需要,我会一直陪着你。”

    何慕深深地看向他的眼睛,喉结微微滚动,道了声谢,声音既轻且清。

    项允超没有再说,微微颔首,直起身子,满怀心事地走了。


    乌云压顶,灰蒙蒙的天幕下面是满目的荒草,废弃的工厂。何慕漫无目的地向里走,四壁斑驳的水泥墙,萧索地露出内里被敲得破碎的红砖,天地间静寂一片,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踩在沙砾上的细碎声响。

    他走得很慢,也很谨慎,每走一步,都会回头查看周围的环境,渐渐地,胸腔内的心跳听在耳中也如擂鼓一般的清晰。

    忽然,侧后方隐约传来一阵微弱的沙沙声,他屏住呼吸,猛然一转身,然而什么也没有。正当他想转回头继续往前走,鼻腔骤然一热,一股殷红的液体喷涌而出,与此同时,后脑刀劈斧砍般的一阵钝痛,眼前顿时天旋地转……

    “哥!”

    何慕猛然睁开眼,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雨来,沙沙的雨声时断时续,像极了梦中踩在沙砾上的声音。

    急剧狂烈的心跳一时之间缓不下来,在胸口兀自鼓噪着,何慕眼望着天花板,震惊于梦醒时分那一声莫名的呼喊。

    为什么会喊哥呢?

    梦境是人内心的潜意识,我曾经那样信任过他的吧?

    他真的是讨厌我的吗?

    为什么要讨厌我啊?

    所谓权利,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比血缘亲情来的更重要吗?

    对啊,我们不是亲兄弟啊……何来血缘亲情?

    爸爸也是这么想的吧?如果不是,也不会将妈妈赶回娘家了?

    不是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吗?十几年的感情远远抵不上一脉相承的血缘……

    然而做不了家人,做陌生人都不可以吗?已经不具备竞争力了,你家的产业我一分一毫也拿不走,是有多大的仇恨一定要以死解决?

    明明屋里开着暖气,为什么还是觉得四肢百骸一阵阵彻骨的冰寒?

    

    淅淅沥沥的雨下了整夜,黎明时分好容易渐渐地停了,天色还是阴沉沉的,何慕坐在高大的落地窗前,失神地望着窗外发呆。

    项允超站在门口,看着他略显苍白的侧脸,眉心微蹙,似乎也在想着什么。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何慕缓缓地转过头来,这才看见站在门外盯着自己出神的项允超。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出声?”

    项允超轻轻一笑,走进屋来,“看你在想事情,不想打扰你。”他搬了把椅子,趴着椅背跨坐到何慕对面,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怎么样?早上想吃什么?我叫厨房去弄?”

    “不用特意做,随便吃点就行了,过会儿我出门。”

    何慕一席话说出口,项允超脸上的笑容不自觉僵了一下,很快恢复常态,“决定去见你妈妈了?”

    何慕点头。

    “要我陪你去吗?”

    “你要是有事的话……”何慕看着他的眼睛,面上有一丝不确定。

    “没事儿,我陪你去。”

    简单地吃过早饭,项允超便陪着何慕去了机场。二人刚进入航站楼,项允超的手机就响了,电话是项景淞打来的。

    “允超,你在哪里?”

    “我在机场。何慕的妈妈要见他,我送他过去。”

    电话那头的声音忽然小了很多,“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和我说话。”

    项允超瞟了一眼何慕,用手捂住手机送话口,小声道:“这里太吵,我去那边,过会儿回来。”

    何慕点头,“嗯,那你快去吧。”

    项允超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这才敢和父亲继续说话。

    “你是不是没脑子?怎么能让他见洛美琪呢?”项允超刚开口,项景淞就劈头盖脸一通骂。

    “我能怎么办?不让他见吗?”

    “当初就不该听你的话,宰了他,后面哪有那么多事儿?”项景淞的声音里隐隐透出满腔的怒火。

    “他如果死了,难保警察不查到你头上,到时候天宇集团就完了!”

    “如果不是你横插一杠,哪里会有那么多破绽给人抓住?我找的杀手都是经验老道,万无一失的!”

    项允超用力地咬着下唇,沉默了良久,“现在怎么办?”

    项景淞沉声道:“你不用管了,我自有安排。现在马上回来,我派人带他去。”

    项允超闻言神色一凛,“你想干什么?”

    “事到如今已经惊动了警方,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赶紧回来。”

    “可是……”

    “没有可是。”

    收了线,项允超走回到何慕身边,抱歉道:“不好意思,我爸忽然找我有事,我不能陪你去了,待会儿他会派人来带你去的。”

    何慕连连摆手:“啊,没事儿没事儿,你去吧,我自己可以。”



==============================================

项爸爸真的会就这么放着何慕母子见面吗?

还派人送他去?

如此善良?

还有什么惊天秘密没有揭开呢?

请锁定本攻LOFTER,给你一个跌(gou)宕(xie)起(hun)伏(luan)的惊喜(xia),不过我也不确定是下一章(当我没说)

掌声鲜花在哪里(其实我内心是无比的自卑,看到那么多大大的好文,我羞愧地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所以,请给我一点自信吧,右下角热度见)


    

评论(16)
热度(75)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