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瀚慕】以爱为名是哥哥给你的承诺(异变)

需要前情回顾吗,我这么许久不更的,简而言之就是在警方的协助下,何瀚终于见到了弟弟,可是何慕已经记不得他,并且因为项景淞的挑拨,何慕误会哥哥制造了这起谋杀案。何慕的母亲洛美琪听说了儿子没死,希望可以见他一面,何慕为了弄清事实,答应了。



    项允超走了没多久,项景淞派的人就来了,贴心地帮何慕办好了登机手续,陪他一同上了飞机。何慕望着窗外一点一点倒退的云层,心中五味杂陈。

    母亲的样貌,在脑中只残留下前些天报纸上那个模糊的侧脸,是一个端庄温柔的女人,眉目间的善良看上去那样真诚,大约是装不出来的。

    应该可以相信她吧?如果亲生母亲都不能信任,何慕不知道还可以信任谁。

    坐上出租车,那个人报了医院的名字,司机便缓缓地发动了车子。

    常绿的行道树在凛冽的寒风中依旧挺拔肃立,而后面绿化带上的草皮却早已萎黄一片,尽情地嘲讽着绿树的装模作样。

    有人喜欢松柏的蓬勃向上,有人喜欢荒草的真实无欺。如果你问何慕,他大约会摇摇头。

    这样的时候,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根本无从分辨。午夜梦回,那脱口而出的一声呼唤,究竟代表着什么,究竟是谁在欺骗,一切的一切,还是要等到见了母亲才能知道吧?


    何慕答应了来见她,洛美琪一早就起了床,认真地把头发梳理整齐,一直以来苍白的面颊上也微微有了点血色,上午几乎每个进出病房的小护士都要笑眯眯地问一句,哟,阿姨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儿吗?

    何瀚也大清早就来了,带着点期盼和隐隐的忐忑。

    “妈,要不待会儿小慕来了,我回避一下?”

    洛美琪抬头,何瀚的眉头浅浅地皱着,脸部肌肉紧绷,看得出他心里的难过。从小到大,何慕最信任的人就是他,可是如今,最误会的人也是他。

    “不用。”洛美琪伸手抓过他的手掌,轻轻地捏着,“我会告诉他的,你不用担心。”

    何瀚微微叹了口气,双唇深抿,点了点头。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出租车最终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口。何慕推开车门走下来,雪白的门诊大楼映入眼帘。就在这座大楼后面不远处,母亲是以怎样一种心态在等待自己?

    何慕的喉咙忽然有些哽塞,胸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复杂情绪。

    陪同之人付了车费转过身道:“何少,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对面买点水果和鲜花。”

    何慕看了他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

    那人便穿过马路走到对面去,走在人行横道时,他的眼睛微微瞟向五十米开外的某处,不着痕迹地对着什么人使了个眼色。


    从上午八点等到下午四点,天色都要暗下来了,依旧不见何慕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妈?我再下去看看吧?”何瀚小心地看着洛美琪,“可能航班延误呢?最近天气不好,听说很多地方航班都会延误。”

    “好。”洛美琪看着窗外,半天才低声应了一句。


    伴随着一阵由远及近的巨大轰鸣声,是一声猝不及防的惊叫。那个陪着何慕来的人猛一转头,便看见他惊惶失色地摔倒在地上,一辆摩托车呼啸而过,带着头盔的男人转过头,用右手指了指医院方向,继而又在自己脖子上做了个划割的动作后便如箭一般地驶离了现场。

    “何少……何少……”那人赶忙飞奔跑回来扶起了何慕。

    何慕从地上坐起来,面色苍白,抖若筛糠,刚才惊险的一幕仍如噩梦一般包围着他。

    那人认真地检查过他的周身,确定没有外伤,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小心观察他的反应。

    “何少,你还好吧?”

    何慕背靠着台阶,长长地吁了口气,这才缓缓的转过脸,用力地摇了摇头,“我……我没事。”

    “刚才是怎么回事?”陪同之人义愤填膺道:“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何慕依旧摇头,“不用了,我也没受什么伤,别麻烦了。”

    “能站起来吗?”

    “嗯。”

    何慕在那人的搀扶下站起身来,周围早已围了一群好事的路人,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那人一手扶着何慕,一手分开众人,带着他走出人群。

    “何少,要不要我先陪你去看看医生?”那人面上有些担心,话说得很慢,却一直盯着何慕的眼睛看,似乎想从他眼里窥出其内心的想法,“还是……先去看你母亲?”

    何慕缓缓抬头,再次看着凉薄冬日下高耸的医院大楼,眉峰微蹙,喉结几番滚动,终还是转过了身。

    “不用了,我们回去吧。”


    待到何瀚再次上来时,面色却不大好看。洛美琪疑惑地看着他走近,问道:“怎么了?”

    “哦,刚才项家那边来电话了,说……小慕今天不过来了。”

    洛美琪狐疑地盯着低头帮她掖着被角的何瀚,察觉到他的不自然。

    “是不是小慕……出了什么事?”

    何瀚摇摇头,“电话里没说。可能……可能小慕他……”他还是不想见我吧……

    洛美琪从未见过何瀚露出这样沮丧的表情,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背。

    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何瀚的手,仰头道:“你刚才说谁家来的电话?”

    何瀚被她奇怪的反应激得一惊,“项家啊……怎么了?”

    “哪个项家?”洛美琪急切地追问道。

    “呃……听说是天宇集团的董事长,叫项景淞。”

    “项景淞?!”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炸得洛美琪呆坐当场。

    “怎么?”何瀚见洛美琪情绪反常,不禁问道,“项家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什么。”洛美琪放开何瀚的手,面上挤出一丝微笑道,“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可是妈……”

    “我没事,小慕这次没来就算了,你也别想太多,不是你的问题。”

    “妈!”

    “好了好了,我要休息了,你回吧。”洛美琪索性背向他躺下来,不再说话。

    何瀚虽然觉得其中蹊跷,但是洛美琪不肯说,自己也没有办法,只能等以后再问了。

    “那妈,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好。”

    何瀚最后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洛美琪,推门走出了病房。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后,洛美琪又等了几秒,确定何瀚走远了,她才从病床上坐起来,伸手抓起床头的手机。

    自从出事后,洛美琪已经有一个月没和何远堂联络了,当初离家时,洛美琪是带着满腹的怨恨委屈,曾经发誓决不原谅他,但是如今明知何慕处于怎样的危险中,她也顾不了所谓的面子了。

    电话接通,何远堂的声音淡淡的,似乎何慕一个月的生死不明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洛美琪心头火起,但是想到何慕,还是硬生生压下怒气。

    “小慕找到了。”

    “嗯,我听何瀚说了。”

    “可是他现在在项景淞的手里!”洛美琪的声音焦急得有些颤抖。

    何远堂没有说话。

    洛美琪急得快要哭出来,“我就觉得他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他……他还是想要报复我!”说到这里,洛美琪已是泣不成声,“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小慕真的……真的是你儿子,你信我……我绝对没有……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你别哭。”何远堂叹了口气,“我已经找人查过了,那份鉴定书有问题,有人偷偷掉包了何慕的毛发样本。”

    “啊……”洛美琪惊得忘记了哭泣,连忙追问,“是项景淞找人做的吗?”

    “暂时还不知道。美琪啊,这些日子委屈你了。”

    “我没事,你赶紧救救小慕吧!”

    “美琪,你听我说,你先不要急。”何远堂耐心安慰道,“首先,我们并没有证据证明是项景淞一直在对何慕不利,而且我听何瀚说,他好像对我们有些误会,现在让他回来,他恐怕不会愿意。”

    “那也不能让他跟项景淞在一起啊!他随时会杀……”

    “不会的。”何远堂抢了一句,“之前何慕没事,听说是他儿子救的。依我看,那个项允超并不像他父亲那样凶残。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也正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何慕的事情已经惊动了警方,住在项家,他们不敢动他,反之,如果把何慕接回来,我们在明处,他在暗处,可就说不定了。”

    洛美琪静想了半晌,不得不承认,还是何远堂想得周到,但是项景淞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何慕呢?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项景淞那只老狐狸随时都会想出许多法子对付小慕的!”

    “我还在搜集证据。”何远堂抱歉地说,“对不起,为了不引起项景淞的怀疑,我暂时不能接你回去,你那边一有什么消息,赶紧通知我。”

    “……好。”洛美琪心乱如麻,“你要快一点,小慕……”

    “我知道了,你自己保重身体。”


    坐在返程的飞机上,何慕背靠座椅,疲累地闭合双眼,下午惊险的一幕又再次浮现脑海,摔在地上时磕痛的后脑依旧隐隐作痛,一阵阵的痛感如同细细的针管,挤压着什么冲散了久久的混沌,一些奇异而熟悉的东西渐渐浮出水面。



=============================================

我又不要脸地更新了,请看最后一节,是不是觉得有希望了?

走过路过,觉得好请点赞推荐,给我评论谢谢。

虽然我是懒癌,但是我不是正在治疗吗?

筹集医药费……

评论(31)
热度(77)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