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峰宇# 一支唇彩引发的血案

想了好多天,终于还是克服懒癌写粗来了。

流水账预警

===========================================

暮色降临,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李易峰懒懒地掏出一串钥匙打开房门。淡淡的月色透过窗纱,薄薄地洒进屋里。

李易峰叹了口气,将包随手丢在桌上,人便软软地倒向沙发。

已经三天了,马天宇已经三天没理他了。真是伤脑筋。

不就是转发了一条李晨的微博吗?不就是没回复他的评论吗?其他人我不是也没回吗?至于的吗?也不是没跟他解释,都说了最近峰宇炒得凶,公司领导打过招呼,说让自己注意点社会影响……

唉!做人真是难啊!

烦躁的翻了个身,腰上被个什么硬物硌了一下。

咝——什么玩意儿?

李易峰伸手向背后一摸,是一件棉质的衬衫,衣兜里一根棒形的东西正是硌痛他的元凶。

摸索着掏出来对着月光看过去,好像是……女士化妆品?

我好像没买过这种东西……

思虑间,李易峰只觉得脑子轰地冒火。猛地打开客厅的大灯,屋里顿时亮如白昼。

再去看手里的物什,果然!

粉粉嫩嫩,正是女士的唇彩,还是小女生专用的糖果粉!

瞥了一眼旁边被坐在屁股下面的淡蓝色衬衫,李易峰狠狠地将唇彩摔在地板上。

艹!马天宇!你对得起我!!!

怪不得三天不理我,原来是去泡小妹妹了!

枉费我还傻子一样想着怎么哄你开心,你倒是逍遥自在,还有闲心买唇彩哄小姑娘?!

看来是三天不整上房揭瓦!

是时候给你点颜色看看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啊?


终于到米兰了,好容易下了飞机,稍事休整,又要马不停蹄地赶去街拍地点,累了一天,才闲下来打开手机,居然没有电话也没有短信,又开微信,依旧没有来自那个人的任何消息。

哟呵?拽起来了么?我还没原谅你呢……你的诚意呢?哼!

以为耍酷我就会迫不及待地打电话去问吗?做梦!

恨恨地摁灭手机,马天宇倒头就睡——明天又是忙碌的一天,我得养好精神。

接连几天,李易峰都没有任何消息,要不是看到他的微博,还以为这个人人间蒸发了呢……

怎么回事?难道是几天没理他生气了?

没理由那么小气啊?

马天宇左思右想,怎么想也想不通,以前有次一个礼拜没理他也没见他炸毛啊?

难道是人气涨了脾气也见长?

哼!不理我拉倒!我还懒得理你呢!有本事永远别理我!


【意大利,再见。一会儿见,巴黎~】


发布。


唉!

想不见,可是天意弄人……

马天宇叹了口气。

但愿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都不要碰见他。

不是一个秀场……应该……不会……那么点儿背吧……

可是巴黎市区就那么大点地方……

见了又怎么样?别指望我会理你!


反观另一头的李易峰也是憋着一肚子火。

好你个马天宇,偷吃也不擦干净嘴,还故意摆在我眼皮子底下气我,何等的嚣张?居然过了这么多天都不道歉,难道还以为我会像个怨夫一样去求你吗?笑话!

一边收拾着明天去巴黎的行装,一边嘟囔。

咦?我3.1 Phillip Lim的条纹上衣呢?我记得明明挂在一起的啊。

真是晦气……

啧,不过,这条白色短裤如果配上一件白T,倒也清爽,嗯……不错。

李易峰将衣服从衣架上剥下来折好放在一边,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抓紧时间睡两小时吧,夜里还要赶飞机。


马天宇是晚上逛微博时才看到的,李易峰居然穿了那条白色的短裤,还被人调侃这回不是撞衫而是直接和自己穿一套就出来了。

嘁!别以为跟我穿一套就可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道歉绝不原谅你!

李易峰那边上了微博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说谁拿了我的外套呢?我这头夜里赶飞机穿了短裤,白天你就把外套穿出来,这就算道歉了吗?

你是个哑巴吗?打个电话会死啊?

不过,看在你有点诚意的份上,我就给你个机会,快向我道歉。


事实证明,意念力这个东西,的确不靠谱……


憋了好多天的气,终于还是在见到那个人的一刻爆发出来。

一个站在街头,一个站在街尾,只是一个转头的工夫,二人的眼刀已经将对方杀得血肉模糊。

李易峰感觉,马天宇的眼里并没有丝毫的悔疚。

马天宇感觉,李易峰好像随时都会冲上来把他撕成碎片。

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还是……当中,出了什么差错?

看来,我们必须好好谈谈。


古朴的小咖啡馆坐落在幽静的林间小路尽头,晚上的人不多,昏暗的角落里,李易峰压着火气等待马天宇的出现。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马天宇才慢悠悠地推开红漆木门走进来。

坐到李易峰的对面点了杯咖啡才抬起头来看着他,唇角微翘。

“到今天才道歉,你不嫌晚了点吗?”

“什么?我道歉?你的脑子被驴踢了啊?”

“你才被驴踢了!照你的意思难不成还要我向你道歉?”

“你觉得不应该吗?”

“凭什么啊?你得罪的我还要我向你道歉,世上有这么荒谬的事吗?”

“马天宇,做错事的人好像不是我啊。”

“那是我做错了吗?你说,我都评论了你多少回了,你一次都不回我,不就是你过生日那天我没发微博吗?可我不是在朋友圈祝过你生日快乐么,你个大男人要不要那么小气?”

“我说的不是那回事。”

“那还有什么事?”

马天宇忽然蒙了,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己哪儿得罪他了。

“我问你,去米兰前一天,你干嘛去了?”

“我能干嘛?我没干嘛啊。”

“没干嘛是干嘛?”

“就……”马天宇冥思苦想,“哦,我去给杂志拍了一套照片。”

“只有这样吗?”

“就拍了一套照片啊。”

“没去买什么东西吗?”

“买什么啊?”

“买什么我问你啊。”

“神经病……”马天宇翻了个白眼,低头呷了口咖啡。

李易峰见他装傻,只好更直白一点。

“你没买什么女士化妆品送小妹妹吗?”

“女士化妆品?”马天宇眉头一皱,好半天终于一拍大腿,“哦!你说那只唇彩啊?”

“哼!”

“哈哈哈哈哈啊哈……”马天宇拍着大腿笑得前仰后合。

李易峰只冷冷地看着他一直笑了一分多钟才停了下来。

马天宇努力收敛笑容,清了清嗓子,坐直身体,一本正经地看着对面的李易峰,态度认真端正道:“你误会了。其实那天我还给MaxFactor的新款唇彩拍了一张宣传照,由于当时催得急,拍完我就随手装兜里了。”见李易峰的神色仍没有什么好转,马天宇起身坐到他身旁拍着他的肩膀笑嘻嘻道,“哎呀,你看看你,干什么一脸苦大仇深的,我说的是真的,没骗你。”

“照片呢?”李易峰抖抖肩膀避开他的手。

“照片大概还要过两天才能放吧?”

“你最好祈祷真的有这一天。”李易峰白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警告。

如果是假的,让你活不过明天……

“好啦好啦,知道了。”马天宇呵呵呵地推了他一把,“你看你眉毛皱的跟个八十岁的老头一样哈哈哈哈……”


晚上回到住处,李易峰看着盥洗台前面的镜中映出自己的脸,回想起马天宇的话——

你看你眉毛皱的跟个八十岁的老头一样哈哈哈哈……

真的吗?

李易峰皱紧眉头,果然……凶巴巴的……

被自己的滑稽样子逗乐了,李易峰擦干脸上的水,走出卫生间。


【我在巴黎,等你】

放了一段白天拍的小视频,也算是完成了公司交代的例行宣传任务,李易峰舒服地躺在床上玩起了手机。

一转眼,已经快十点了,想到明天又是一堆紧张忙碌的工作,李易峰打算关灯睡觉。

临睡前再看一眼微博。

【宝宝别闹了~】

呸!你才宝宝……

李易峰勾了勾唇角,灭了台灯,香甜的一夜。


误会解开了,连空气中都渗透着棉花糖的清甜。

“喂,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好啊。”

“咳咳……”

李易峰回头看看不住向他使眼色的工作人员,笑眯眯道:“怎么?你不想去啊?别扭捏了,对了,马天宇,把你那帮人也带上,晚上我请,人多热闹嘛。”

三言两语,便扭转了局面。


原本以为巴黎的华人喜欢他俩的不会太多,可是他们完全没估计到晚上惊人的火爆局面。

虽然已经找了家不起眼的饭店,还是被许多眼尖的粉丝发现了。

一顿饭吃下来,工作人员简直像是打了一场仗。

“对不起,不能拍。”

“请不要发布到公众平台。”

“对不起,不能三人合照。”

“请谅解。”

……

看着工作人员个个如临大敌,李易峰和马天宇也不好意思耽搁,大家随便点了点吃的速速吃完便赶紧散了。

没关系,反正明天就回国了,回到国内继续浪[[[并不……


晚上,李易峰正坐在沙发上看新戏的台本,忽然一阵拖鞋的啪嗒声重重地靠近。

李易峰一抬头,一只手机差点杵在他额头上。

“嗯?”李易峰扬眉。

马天宇嘴巴翘得多高,将手机丢在他腿上,“拿去看。”

李易峰从腿上抓起手机一看,是马天宇的新照。

一片红色气球围绕中,马天宇身着浅蓝色衬衫,手里拿着一支粉红色的唇彩夹在鼻子下面,真是俏皮可爱。

“恩恩,宝贝你真是太可口了。”李易峰眉开眼笑地仰头看着一边气冲冲的马天宇。

“别给我打岔。”

“没有啊,真的很可口。”李易峰咪咪笑着装傻充愣。

“给我道歉。”

“对不起我错了。”李易峰起身去抓他的手。

“你错在哪里?”

“我不该怀疑你。”

“光说说可不行,你得有所表示。”

“那你想我怎么表示呢?”李易峰贼兮兮地笑着,伸手去解自己胸前的扣子,“要不要肉偿?”

“滚!”马天宇一把推开他,“别跟我嬉皮笑脸。”

“那你想怎样?”

“我想……”马天宇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两圈,忽然嗤嗤地笑起来。

他这一笑不打紧,笑得李易峰脊梁飕飕直冒凉气,脸色一变“你想……怎样……”

“我想……嘿嘿……”

见马天宇冷笑着一步一步逼近,李易峰心中不祥的预感愈加强烈。


“坐直坐直。”

“……”

“啧!抬头,我叫你抬头你听见没?”瞪眼。

“……”

看着李易峰的脸几乎要皱成一朵菊花,马天宇强忍着笑意,严肃地拍着他的脸,“放松放松!”

一手扭开唇彩的盖子,扬起小刷头,举到他面前,左手托起他的下巴,森然笑着,“又不是第一次了,你不要紧张嘛……嘿嘿嘿……”

“非要这样吗?”李易峰苦苦哀求道,“这次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

“来,让本攻好好的给爱妃打扮打扮,哈哈哈哈……”

马天宇见李易峰不住地反抗,不禁加重了手上的力,掐着他的下巴警告道:“你给我老实点,还想不想我原谅你了?”

该来的还是会来,李易峰僵直着身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马天宇心情大好地为他刷好了糖果粉的唇彩,捧着他的脸左右端详,很是满意。

“嗯,不错。甚合朕意。”马天宇哈哈哈地笑着,“来,波波,给朕跳一曲桃花舞吧。”

李易峰恨恨地看着快要笑岔气的马天宇,突然站起身来,一把揽住他的腰,重重地向他唇上印下一记强吻,满意地看着对方的唇色一瞬间变得同样娇红,不禁哈哈大笑,“波波怎及兰兰之万一,还是你美。”

马天宇的脸色骤变,愣愣地看着奸计得逞的李易峰,高高地抬起脚跺在他的脚上,李易峰的哈哈戛然而止,取而代之是惊声尖叫,连忙松手去抱住自己被踩痛的脚趾。

马天宇赶忙奔向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去洗唇上的粉红,怒声道:“奸诈小人!别想我原谅你了!”

“哎哟~”李易峰一瘸一拐地走进卫生间,从背后抱住他的腰,软语哄着,“别生气了,我这不是因为看你太好看了,一时没忍住嘛……”

“滚蛋!”马天宇左右扭动着身子挣开他,“你当我傻啊?”

“没有!绝对没有!”李易峰笑嘻嘻地继续凑近,不厌其烦地用手去箍他的腰,“再说了,我紧张你误会你不也是因为我爱你吗?你想啊,我要不是喜欢你,我管你跟谁鬼混呢?”

“嗯?”马天宇怒目后视,“你说谁鬼混呢?”

“是是是,你没有跟别人鬼混。”小声嘟囔,“也就只跟我鬼混过。”

马天宇气得就要用后肘顶他,被李易峰哈哈笑着闪身躲过。

“好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误会你了好么?”

马天宇转过身,“下次有什么事当面问我。”

“好。”

瞟了一眼堵在门口的李易峰,马天宇朝他努力努嘴。

李易峰咧嘴笑着凑了上来,作势要亲,又被马天宇一巴掌拍开,“我是叫你让开。”

“哦,”李易峰挠挠头,“我还以为你向我索吻呢……”

马天宇翻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德性……”

“不不不,”李易峰笑眯眯地补充道,“是惯性……”

“李易峰!”马天宇皱眉,“你能不能不要再说冷笑话了?你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那你原不原谅我啊?”凑上去。

“不原谅。”坚决。

“不原谅我就一直给你说冷笑话,说从前啊有一只鸡……”兴致勃勃。

“滚开!我不要听……”掩耳。

“有一天这只鸡路过一座集市……”扒开。

“你走开!”踢。

“遇到一只驴,驴就对鸡说……”不厌其烦。

“啊啊啊啊……我原谅你,我原谅你了!”投降。

李易峰笑嘻嘻地放开他的手转而抱住他的腰,得意地看着他。

“你好烦哎~”

“那是自然,俗话说得好,好女怕缠郎。”

“你说什么?!”马天宇面色骤变。

糟糕!又说错话了……


=====================================



就是这张害得峰峰误会,大家一起来鄙视它

偷图自苏脆 233333,不要打我

=====================================

最后,今天小伙伴醉卧沙场君莫笑-Y 过生日,祝她生日快乐,虽然在我印象里,她似乎不看文……

评论(32)
热度(111)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