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瀚慕】以爱为名是哥哥给你的承诺(毒霾)

前情:何慕被恐吓,恢复记忆。

前情的前情见上一章   



    晚上十点的项家别墅依旧灯火通明,项景淞低头擦了根火柴,点燃雪茄,面前的男人正在事无巨细地向他汇报着何慕这一天的种种表现。

    “所以说,他没进去?”项景淞不可思议地打断了那人的说话。

    “没有。我当时还问他呢,要先找医生处理下伤口还是先去看他妈,结果他说不用了,就回来了。”

    项景淞没说话,手指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叩击,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安静的空间里小小的“笃笃”声如同暗夜的鬼魅,时不时地用它那尖利的爪尖戳搔着那人的鼓膜,令人窒息的沉默。

    看他不信,那人复又仔细回忆着,喃喃道,“大概是吓傻了吧?”

    项景淞默不作声,轻轻吐出一口烟,淡淡的烟雾萦绕在身体四周,似幻似虚,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董事长?”

    项景淞这才抬头瞥了眼那个一脸疑惑的人,摆摆手道:“你回去休息吧。”

    那人连连应是,打开房门退出屋去。只是在门打开的一刹那,项景淞突然看见一道浅浅的身影猛地从门缝里跳开。

    “允超!”

    过了大约过了有四五秒钟,项允超才低着头,不情愿地走到了书房的门口,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爸。”

    “你都听到了,他已经安全回来了,还不去睡觉,明天就要开学了。”

    “哦。”

    看他转身要走,项景淞叫住了他。

    “提醒你,这是最后一个学期,六月就要高考了,你给我收收心。”

    项允超忽然抬起头,“爸,何慕的大学也该开学了吧?”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回去睡觉。”

    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爸,我不想看到你成为杀人凶手……


    直到关上房门,偌大的屋里只剩下一个人,何慕的眼中才微微泛起些异样的神色。

    随手摁下了墙边的开关,眼睛还不能适应突然降临的黑暗,何慕背靠着墙壁慢慢地蹲下来,裤腿因为膝盖的撑起而短了一截,露出精瘦的脚踝。

    下午惊险的一幕又再次浮现在眼前。表面上,是有人不想让自己和家人见面。可是如果真的不想让他们见面,为什么不在路上下手,而要在医院门口?毕竟,距离那么近,即使真的被撞到不能动,母亲和哥哥也可以很方便的过来探望。

    这么看来只是警告咯?可是到底是什么人指使的呢?这个人会不会就是派人袭击自己的人呢?他跟自己到底有什么仇怨?

    何慕百思不得其解。

    目前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他只有格外小心。

    回想起在警局见到何瀚的那天……

    蓬头垢面的他,眼眶红肿的他,激动得抱住自己失声痛哭的他,那时看起来如同作秀的场面而今细细品来,心像被一双大手狠狠地拧住的钝痛。

    这还是何慕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哥哥崩溃般的大哭,是积蓄了多大的伤心,才使得一个素来冷静自持的男人脸也不洗胡子也不刮地冲进来对着自己放声大哭。

    何慕忽然有些后悔。

    如果当时头脑一热,不管不顾地冲进医院就好了,想见他,想见妈妈。开了年,他也就只有19岁,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从来没让他在外面吃过任何苦头,这样温室里成长的他,论起心理年龄,恐怕还不足18岁。

    多么想扑到妈妈的怀里说,妈妈我差点见不到你了,抱着哥哥的脖子说,对不起,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你。

    可是何慕虽小,但他不傻。这一路走来,似乎总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紧紧地盯住他,目前来看,那人针对的可能只是自己,当然也不排除家中其他人。

    从一开始忽然爆出的血缘丑闻,到派人去诱杀,本以为告一段落,怎想到又碰上恐吓,桩桩件件,仿佛只想自己可以在何家永远消失。

    可是这样的结果究竟对那人有什么好处呢?

    于公,自己并不是何氏第一继承人,何况哥哥的才能远比自己出色,也更被父亲看好,于私,一家四口本是其乐融融,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而且父亲做生意本本分分,家中各人在外也是人缘俱好,并没有什么仇家。

    真是想破天也猜不出到底自己碍着了谁的路?

    不管离真相还有多远,总之,既然人家是冲着自己来的,就没理由把家人牵扯进来,也许前方的路并不平坦,那也要一个人走完它。


    第二天一早,项景淞就出现在了郊区的别墅。

    “我听说你昨天在医院门口被人撞了?有没有受伤啊?”项景淞脸上写满了担心。

    “叔叔,我没事,就蹭了一下。”

    “唉!这个小陈,没想到做事这么不牢靠!”项景淞气的直跺脚,“怎么能让你受伤呢?怪叔叔没安排好,你千万要原谅叔叔啊。”

    “叔叔,我真的没事。”何慕无奈的笑笑。

    项景淞又假模假样地将那人骂了一顿,这才走到沙发边坐下,“既然伤的不重,怎么不见见你母亲就回来了呢?”

    “我……”何慕的脸上浮现一丝忧色,“我好像看到……之前想要杀我的那伙人了……”

    “哦?”项景淞惊得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来,“可看清那人的脸了吗?”

    “没有,”何慕缓缓的摇了摇头,“他带着头盔,我看不清。”

    “啊……没看清啊……”项景淞佯作可惜,暗暗松了口气。虽然知道自己派的人应该万无一失,但还是被何慕之前那句吓得提了一把心。

    “昨天叔叔忽然叫走项允超,是有什么事吗?”不愿让外人为自己操心过多,何慕随口转开了话题。

    “哦,也没什么,他今天要开学,我昨天随手翻了翻他的寒假作业,还有一些没完成,所以就……呵呵……你也知道,今年高三最后一个学期,功课可不能拉下啊……”

    “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何慕歉疚的苦笑。

    “不不,不怪你,他呀,从小就贪玩,没有你,他也是能拖就拖,唉!”

    何慕看着项景淞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除了陪着笑,也不知道能安慰他点什么。

    如果不是出了这样的事,自己此刻应该也回到了学校,开始了新的学期,无忧无虑地和同学们在操场奔驰,在课桌前记记划划。

    “你是不是也想回学校了?”项景淞猜出了他的想法,试探着问。

    “我们也开学了……”何慕看着窗外的蓝天,口中喃喃。

    他虽神思恍惚,可项景淞却不恍惚。他的脑中似有什么爆裂了一声,急忙追问,“你想起来了?”

    “啊?”何慕一惊,脑子飞快地运转起来。

    项叔叔和项允超一直不遗余力地帮助自己,照理说恢复记忆这件事不该瞒着他们,但是自己还有很多事情并不知道,一旦告诉他们自己已经恢复记忆,他们必定想方设法帮助自己,然而敌人在暗处,让他们知道得越多,对他们而言就越危险,谁知道那帮穷凶极恶的人会不会对他们不利?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项景淞继续追问。

    “我……难道没在上学吗?”何慕反问,“我应该还在上学的年纪吧?”

    “呃……”项景淞被自己的过激反应尴尬地噎住了,“你上大一了。”

    “我也麻烦您和项允超一个寒假了,既然要开学了,我想,我还是回学校去吧。”

    “那怎么行?谋杀你的人还没有抓到,你回到学校,万一……”

    “叔叔您不用担心,学校人多,而且大家住在一个宿舍,几乎二十四小时身边都有人,他们更难找到机会。反而是住在这里,你们一直护着我,他们迟迟不能得手,一旦迁怒到你们后果不堪设想。”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说为了自己的安全,让我看着你有危险也不管吗?”项景淞摸不准他的真实心思,一面同他虚与委蛇,一面暗中观察他的反应。

    “那您也不能看我一辈子啊,再说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在明,他们在暗,谁也不知道他们何时会再下手,如果他们迟迟没有动作,我也不能在您这里赖一辈子吧……”

    项景淞长长地叹了口气,心念一转,松口道:“那好吧。过两天我就派人送你回学校。对了,你的手机丢了吧,回头我给你拿一部过来,回到学校有什么不对第一时间报警,或者给我打电话。”

    “好,谢谢您。”

    “嗯。”项景淞点点头,站起身来,“那你歇着吧,想想回学校有什么要带的,我让王婶给你准备。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

    “叔叔慢走。”何慕赶紧起来相送。

    二人走到门口,项景淞转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送了。”便笑眯眯地走出大门。

    门口的车门已经有人替他拉开,他低头坐进去,脸色瞬间黑下来,从怀中掏出手机。

    “你们准备一下,这次,不许再出差错!”低沉,冷酷。

    

==============================================

大约没有多少人还记得有这么一篇文了

我也是拖延症晚期了 {手动再见}

其实是人太单纯,不会写凶残的阴谋

忽然良心发现,对不起大家

还在蹲守的人让我看见你们的大拇指和爱心【破竹不要脸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评论(40)
热度(60)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