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宇岩】潜雨(6)

                      ·- 潜雨不语  润物无声  滴水力薄  久以穿石 -·


“峰峰?你怎么了呀?”马天宇歪着脑袋讨好地冲着李易峰眨眨眼睛。

“走开。”李易峰不耐烦地推了他一把,黑沉着脸蹲在石墩子上看剧本。

马天宇见他不为所动,可怜巴巴地转过来,蹲到他对面,晃着他的膝盖,小狗一样地撒着娇道:“我辛辛苦苦过来探班,腿都肿了,你看我一眼行吗?”

“不行。”转方向。

“峰峰……”马天宇锲而不舍地转过去。

“这段词很长啊,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会儿?”李易峰好不容易抬起头,然而语气却是很冲。

瞧那一脸牛逼哄哄的欠扁样子,任是马天宇好脾气,也给他激得火冒三丈。想起大清早开车过来,偏偏外景地在这样一个荒山野岭,车又开不进来,沿着山路走了快一个小时才到,又累又渴,哪知这个冤家还给他摆脸色。

“你是哪根劲搭错了?”马天宇恼怒地站起来,将带来的吃食丢在他身上,“既然那么烦我,我走了,再见!”说完气哼哼地扭头就走。

“你给我回来!”李易峰把剧本往地上一摔,跳下石墩就去拽马天宇的手腕。

马天宇被他抓住胳膊,用力的甩了几下,没甩脱,回过头来就在他手背上掐了一把。李易峰吃痛,“啊”地叫了一声,被迫放开了他。

“你干什么拉我?”马天宇瞪着他,一脸不耐烦,“没什么事我要走了,说不定回去的早,还能找老袁喝一杯。”

听到最后一句,李易峰的脸更黑了,“喝!喝!喝!怎么不喝死你?”

“喂!你今天吃枪药了啊?我得罪你了吗?”马天宇一扬手,“算了,懒得跟你计较,就当我今天没来过。”

再不理李易峰的反应,马天宇压着一肚子的火,闷头往回走。

李易峰看着他气呼呼地越走越远,眼看就要消失在路的尽头,心中几番挣扎,终于还是低着头走向一边跟着场工一起整理道具的导演。

马天宇走了好半天,身后也没有什么动静。

好!真是太好了!你这么牛,你别叫李易峰,你改叫李有种好了!我下次要是再犯贱来探班,我都跟你姓!

后槽牙咬得咯咯作响,马天宇不禁加快了脚步。

然而身后居然慢慢响起了一串熟悉的脚步声。

哼!

马天宇不仅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撒开两条长腿跑了起来。

“喂!”后面的人大声地喊着,“马天宇!你给我站住!”

不理他。发足狂奔。

山间的小路的确实不好走,弯弯曲曲,凹凸不平。很快的,李易峰就扯住了马天宇的后腰。

“你干嘛?”

马天宇回转头两手在他胸前一推,差点把他推了个趔趄。

李易峰身形一晃,脚一歪,眼见就要滑下山坡。说时迟那时快,马天宇赶忙伸手一抓,把他拉回安全地带。

李易峰抚着心口瞪着他,顺了几口气,这才幽幽地开口,“荒山野岭倒是很适合杀人埋尸。”

马天宇被他冷不丁的一句话逗得噗嗤笑了出来,想到自己正在生气,立刻敛颜斜了他一眼道:“在我喝死前呢,总得拉一个垫背的。”

李易峰深深地叹了口气,“不用你动手,气也能气死人的。”

马天宇秀眉一蹙,“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怎么惹着你了?一见面就阴阳怪气的?”

“你自己做什么自己不知道吗?”

“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

“你是不是拍吻戏都特享受啊?”

“啊?”马天宇不明白他的意思。

“就……就……”李易峰撇着嘴,满脸大写着一个不爽,“能不能控制下你的舌头?”

“哈?”

“总之,下次不许伸舌头。”高傲地仰头,冷漠地警告。、

马天宇凝视着他,看了三秒,突然抱着肚子大声地笑起来。

“笑屁啊?你给我严肃点!”李易峰不爽,很不爽。

“不是……哈哈哈哈……”马天宇笑得停不下来,上前一步扶住他的肩膀,缓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就那么大气性?讲明了拍戏,机位在那儿,导演要求,我有什么办法。”

“那你就不能争取一下?”

马天宇笑嘻嘻地在他气鼓鼓的脸上轻拍了下,“神经病啊,我争取?”


“好,cut!”

王川一拍手,摄像机停止拍摄,苏星宇和孟岩聚到王川身后,查看之前拍摄的毛片。

“下面一场,李易峰被马天宇嘻嘻哈哈不认真的态度激怒,继而揽腰,强吻,宣示主权。OK?”

“嗯。”

回答的是苏星宇,虽然他的面色有些沉郁。然而当他看向孟岩时,他的脸色却更加沉郁了。

孟岩是在点头,可是从苏星宇那个角度看过去,他的眼睛里就只剩下眼白了,嘴角还微微扯出一个不屑的角度。

不知道是在嫌弃这个剧情还是在嫌弃自己。

这让一直没消气的,并且早上还碰了一鼻子灰的苏星宇又气又恨。

演员到位。收音到位。打光到位。摄像到位。一,二,三,action。

苏星宇一把揽过孟岩的腰微微向上一提,他的腰很细,相比较其他的男人,骨头要柔韧很多,腰上的肌肉紧实有度,软硬适中,与想象中的手感分毫不差。

“你……你……”孟岩一双小鹿般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挺翘的小猫唇惊诧地轻轻哆嗦着,红着脸小声道,“你可别胡来,一会儿有人来了……”

“放心吧,这附近没人。”

距离慢慢靠近,眼看就要贴上鼻头,暧昧的气息在两人的呼吸间一点点升温。孟岩的后背向后张到极限,拗成一道绝美的弧线,依旧不能阻止苏星宇的贴近。他低垂的眼睑滢起一团迷蒙的水汽,看在苏星宇的眼中,是致命的可爱。

然而这个可爱的家伙,刚才居然……居然露出那样不屑的表情……

苏星宇的吻重重的落下来,虽有些羞赧,但也不是第一次拍吻戏了,本来第一次导演没要求真吻,是想为这次热热身,谁知道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真的亲下去……所以这次,应该算有心理准备吧……

至少一开始孟岩是这么想的。

苏星宇的吻霸道而浓烈,满满的惩罚意味。孟岩简直怀疑他是借机报复,好容易待到他的脸挡住了镜头,赶紧一记眼刀杀过去,警告他适可而止。

与此同时,导演似乎仍不满意,坐在监视器前大声道:“不够不够,再深。”

卧槽!!!

孟岩只觉有一千头草泥马从眼前呼啸而过。

就在他被苏星宇亲得头昏眼花,呼吸都快要接不上来时,一阵尖锐的疼痛伴随着一股铁锈味的腥甜泛上舌间。

我!日!尼!玛!!!

孟岩一把推开苏星宇,捂着嘴唇,疼得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怎么回事?”王川“噌”地从椅子上弹起来。

“啊对不起对不起!”苏星宇慌得赶紧上去扶住他。、

孟岩一把拍开他的手,泪眼婆娑地仰起头,捂着嘴口齿不清地吼道,“你属狗的啊?”

“抱歉抱歉!我真是一时没收住!”苏星宇搓着手,连连躬身向他赔不是。

此刻,小助理赶紧递上纸巾,孟岩张嘴吐掉嘴里的一口血,拿起纸巾去擦嘴唇,抬眼扫了一圈周围的人,都在闷笑。

尼玛啊……糗大了……

不由地又给苏星宇奉上一个白眼。

苏星宇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缩着肩膀站在那儿手足无措,甚是可怜。

剧组一干人都等在那儿,也不好因为个人的事耽误整组进度,孟岩简单地清理了一下,便和苏星宇重新投入了拍摄。

好在前面吻的时间足够长,素材充足,也不用重拍,只要从后面补个收尾就好。

结束后一行人慢慢地往公路上走,苏星宇满心悔疚,只怪自己当时想着孟岩的那张臭脸和这段时间的冷淡态度,一时气愤,不知怎的就上了牙。

这么些年悉心维持的淡定沉稳,遇上那个人,顷刻间就土崩瓦解了啊……

“孟岩。”

虽然知道可能还是得不到好脸色,苏星宇也不得不热着一张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谁叫自己一时失控,伤到了他。

孟岩果然不想理他,一手捂着嘴巴,脸黑得像锅底似的,闷不做声。

“你家里有药吗?要不待会碰到药店我给你买点药吧。”

“这几天你别吃辣的东西和硬的东西了,待会我给你买点粥吧?”

“对了,太咸的也不能吃。”

孟岩停下脚步,扭头瞪着他,口齿含混,但语气依旧生硬道,“你好烦啊,让我静一会儿。”说完继续往前走了两步,见苏星宇还跟在后面,回头怒道,“别跟着我!”

可是……只有这条路回去啊……



=================================

可怜的苏巨巨

哦不

孟巨巨才可怜

宝宝痛

宝宝招谁惹谁了

为什么要咬我

啊呜

这世界好可怕啊

我要躲起来哭

事实证明

苏大明星牙口很好

不是

不要得罪一个看上去温柔善良的男人

因为他们发起火来

后果很严重

就酱

另外请努力帮我点亮小爱心和小手掌

愉快热情地和我唠嗑

告诉我

你想看到什么桥段

也许我也想写呢

评论(38)
热度(93)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