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宇岩】潜雨(9)

                      ·- 潜雨不语  润物无声  滴水力薄  久以穿石 -·


“喂,孟岩,怎么样啊最近?”

听着电话那头放肆的笑声,孟岩不禁翻了个白眼,“你在哪儿呢?怎么那么吵?”

“我跟米粒在法国度蜜月呢!”

“行!没事儿我挂了啊。”

“哎哎哎~别挂啊……嘿嘿嘿……”

孟岩叹了口气,耐着性子道:“钱总,有什么事你快说,我这边很忙。”

“好好好,那什么,这边的吉拉多生蚝很不错,又新鲜又干净,我和米粒寻思,你们艺人平时工作都很忙,得好好补补,就给你空运了一箱,可能今天下午就能到,你记得家里留人。”电话那头钱康干咳了两声,声音忽然小了很多,“男人嘛……记得要对自己好点,万一未老先衰……是吧?”

孟岩只听见自己的牙齿不自主地咯咯作响,冷冷地回道,“多谢钱总惦记着,我身体很健康,您还是好好地度您的蜜月吧!再见!”

真是冤家路窄,出国度蜜月都不忘在别人伤口上撒一把盐。

“怎么啦?”苏星宇听见他口气不善,好奇地扭过头来。

“没事。就一个无聊的朋友。”

“哦。”


晚上,当孟岩回到家,打开封装的木箱时,他简直惊呆了,一共两打,二十四只。

看着满满一箱的生蚝,孟岩陷入了苦恼。

这可怎么办?生蚝不能久搁,不然很容易死掉就太可惜了。

要不然找个人过来一起吃吧?

找谁呢?

“拍摄过程中觉得某处不妥,和导演商量修改剧本是很正常的,觉得不妥却硬着头皮拍下去的演员真的是好演员嘛?”

“本来就是捕风捉影,你也没什么好内疚的,相信并不是你的本意,事情说清楚就好。”

“感冒你还喝咖啡?不要命了?我给你点杯牛奶吧?算了,还是点杯热橙汁,补充点Vc。”

“我就猜你没吃,帮你点了一屉小笼,你要是嫌腻,还有蛋饼和萝卜糕。”

的确是欠了他不少人情啊!

钱康说得对,作为艺人,谁不是起早贪黑,奔波劳碌?

就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吃生蚝呢?


接到孟岩电话时,苏星宇正在和田心讨论Gucci在中国新一季的代言合约,点的餐刚吃了一半。

“啊?生蚝啊?”苏星宇抬眼看了下对面的田心,“哦……我还没吃呢……还好吧……那你等我下,嗯,一个小时后我到你家。”

挂了电话,就见田心黑着张脸直盯着自己,“谁啊?”

“哦,孟岩。”苏星宇站起身来将手机揣进兜里道,“我看了下,条件可以,还有什么细节问题你跟他们谈吧。”

田心撇了撇嘴,“你为什么老是跟他搅在一块儿?从前也不见你对谁那么上心?”

苏星宇走过她身边,伸手抚了抚她的肩膀,安慰道,“好啦,你不是说让我多交点朋友嘛?我可是坚决贯彻你的方针政策啊。晚上自己回去小心点。”

和田心告别后,苏星宇一边往餐厅门外走,一边给相熟的酒行老板打电话,让他帮忙挑一支年份好的Chablis用来配生蚝,待会过去拿。

一切交代完毕,坐进车里,他随手调了调后视镜,对着镜子,用手指仔细将鬓发梳理整齐。幸好收工后回去洗了个澡,现在看起来干净清爽,状态还不错。

嘴角噙着满意的微笑,苏星宇发动了车子。

七八点钟的北京,交通还是有些拥堵,等苏星宇提着酒敲开孟岩家的大门时,对方的脸色显然有些不好看。

“对不起,没想到路上这么堵,等急了吧?”

“还好吧……暂时饿不死。”孟岩百无聊赖地晃着脚,瞟了一眼他手上提的白葡萄酒,饶是他并不十分懂酒,也知道这个牌子的酒价值不菲,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好,让开一边道,“外面冷,快进来吧。”

苏星宇进到屋里,将酒放在餐桌上道:“也不知道什么酒配生蚝好,随便拿了一支,希望你别嫌弃。”

孟岩不好意思地看着他把酒从纸袋里拿出来,“其实你不用带酒的,我家里还有一点……”话到口边顿了顿,仿佛想到了什么,他尴尬地抓抓头,“红酒……好像是不太合适。”

苏星宇理解地笑笑,“我来开酒吧,这酒要先醒个十来分钟,你家有醒酒器吗?”

“啊……”孟岩的面部肌肉微微僵了一下,“我……不是经常在家里喝酒。”

“那行吧,拿个大点的玻璃碗来也可以。”

“哦,好好,我这就去拿。”

孟岩急忙奔向厨房,看着橱柜里的玻璃大碗,他觉得今晚自己简直逊毙了。第一次在家里请人吃生蚝,一应的前期准备都没有做,这会儿苏星宇一定在心里暗暗地笑话他吧?

“怎么?找不到吗?”

苏星宇在客厅等了半天也不见孟岩出来,便自己往厨房去找他。

“哦,找到了。”孟岩赶紧拿了玻璃碗和两只酒杯出来。

苏星宇从他手中接过玻璃碗走回餐桌边,倒了半瓶问道,“你酒量怎么样?我们俩这么多可以吗?”

孟岩看了一眼,心想,他对酒似乎很有研究嘛,酒量应该是不错的,便点了头,“就这么多吧。”

苏星宇将剩余的半瓶酒放好,这才注意去看旁边开好的生蚝。两个大盘里分别盛着六只生蚝,花瓣一样卧在厚厚的一层干冰上,色泽莹润,就如同快要融化的香草冰淇淋般,散发着扑鼻的榛果鲜香。

“这生蚝很正啊!”苏星宇发出由衷的感叹。

“那是自然!”孟岩好不容易找回一点自豪感,“这可是我朋友上午才从吉拉多空运过来的。”

“就是你那个无聊的朋友?”苏星宇忍不住打趣他。

孟岩吃了瘪,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我去切柠檬,你看着点你那个酒吧。”

望着孟岩满怀怨愤地转身再次走向厨房,苏星宇不由地被他时不时透露出来的一点点孩子气逗得微微扬起了嘴角。

孟岩啊孟岩,你究竟……

“苏星宇?”

苏星宇抬起头,看着已经走回来的孟岩浅浅一笑,“怎么了?”

孟岩放下盛柠檬的碟子,坐到对面,狐疑地看着他的脸,“你刚才想什么那么出神?”

“没什么。”苏星宇凑近玻璃碗闻了闻,“酒好想醒得差不多了。”于是站起来给两人各倒了一杯。

孟岩将酒杯举到眼前,看着杯中金黄色液体,凑鼻闻了下,好奇道,“你还蛮会挑酒的吗?”

“哪有?我让酒行老板给我挑的,看来他没骗我。”苏星宇亦举起了手中的酒杯,邀他同饮。

孟岩仰脖浅浅地呷了一口,清新的果香裹挟着醇酒的柔和细腻,令人胃口大开。

苏星宇取了瓣柠檬,挤了点汁滴在蚝肉上,立刻看到壳中的嫩肉刺激地蠕动起来。

真的是鲜活有力。

托起蚝壳,将丰盈软滑的蚝肉连同柠檬汁水一同吸入口中,满口的爽脆鲜甜。

“怎么样?不错吧?”孟岩仔细地看着他的表情变化,亟待他的赞同和肯定。

苏星宇抿嘴舔了舔嘴角,向他竖起了拇指,“味道很纯正,你也吃啊。”

孟岩这才满意地低下头,去对付自己盘中的美食。

“谢谢你的生蚝。”苏星宇再次举起了酒杯,“很美味。”

孟岩和他碰了一杯道:“我也是借花献佛,你不用跟我那么客气。”

一杯饮尽,孟岩给自己又倒了一杯,再给苏星宇添了一些,“其实是我要多谢你。”

苏星宇将视线从盘中上移到他的脸,“我有什么要你谢的?”

“谢谢你这一个多月以来对我的解围和照顾。”孟岩又执起酒杯向前递去,碰了下他的杯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苏星宇听着他的豪言壮语,猜想他大约是喝的有点多了,好笑地去抢他的酒杯,“行了,我知道了。你别喝了吧。”

“你以为我喝醉了吗?”孟岩白净的脸上微微泛着粉嘟嘟的红,眼中虽看不出十分醉意,但也和往日的冷傲疏离大相径庭。

“不是,我是担心你喝醉。”

孟岩看着他谨慎的神色,笑眯眯地晃了晃食指,“小看我了吧?别说这点葡萄酒,就是再来二两白干我也没问题。”

“你不知道这种酒后劲大吗?喝多了难受的可是你自己。”

“没事儿。来来来,再吃一点儿。”孟岩努努嘴。

“其实,我骗了你……”

“嗯?”

苏星宇抱歉地摸了摸肚子,“你给我打电话得时候,晚饭我已经吃了一半,所以,现在吃不下很多。不如剩下的你帮我吃了吧。”

“啊?”

孟岩瞥了眼他的盘子,还有三只,不由地咕咚咽了口口水。

我的妈呀!一晚上吃九只?

会不会有点多?

不过真的很好吃啊……

算了,开了不吃不是暴殄天物吗?

孟岩“大义凛然”地从他手中接过盘子,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开始奋战最后三只。

苏星宇一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捏着杯茎慢悠悠地转,默默看着他吃。

虽然他的眼神很清明,但是嘴角微不可察的一抹邪笑却分明昭示着什么。




==================================================

哦……

我们苏巨巨可不是随便来的哟

蛰伏了这么久

是不是要有所行动了呀

既然你都送到嘴边了

我如果还裹足不前可就太不像话了

都说生蚝是催情圣物

那你就多吃点吧

来来来

请举起你们的小蓝手献出你们的小红心

(其实,我不会写肉……)

所以为了激发我的超能力

你们是不是要表示一下

评论(55)
热度(93)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