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宇岩】潜雨(11)有现成便宜不捡是傻子8

                      ·- 潜雨不语  润物无声  滴水力薄  久以穿石 -·


听说苏星宇回来了,孟岩忐忑了三天好不容易趋于平静的心噌的一下又跳到了嗓子眼。

如果说第一天在强烈探究真相的情绪驱使下,他还能勇敢地站到苏星宇面前,问他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现在的他就如同未扎紧口的气球一般,满腔的勇气全都跑光了,只能蔫儿了吧唧地在上去问和躲起来之间徘徊踟蹰。

然而失踪了三天的苏星宇显然并不知道他的为难,老远就跟他打招呼。孟岩只好收住想要逃走的脚步,转回身硬着头皮对着他笑笑。

苏星宇一边走近,一边缓缓道,“其实,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真是对不起!”

听到对方首先提起,孟岩决心坦然承担,首先,诚恳的道歉是必不可少的。

苏星宇被他突如其来的一个90度鞠躬吓得后退了一步,吃惊道:“你……你干嘛?”

孟岩低垂着眼睑,满脸写着幡然悔悟回头是岸,“对不起,我那天一定是生蚝吃的太多了,睡得迷迷糊糊,对你做了那样的事,实在是对不起,所产生的一切医疗费用我来付。”

抬眼刚好看到苏星宇惊愕地半张着嘴,应该是没料到他这么坦诚有担当吧,连忙低下头,“当然如果你觉得这些不够,还需要我做什么,我会尽力而为,希望可以弥补我之前的过失。”

他说的太快,苏星宇只觉得脑中似乎有一大桶浆糊被人打翻,泼了一地。

孟岩说完话好半天听不到苏星宇回应,小心翼翼地翻起眼皮偷偷去看他脸上表情。

——没有表情。

他不会是……并不想原谅我吧?

孟岩正在脑中苦苦搜索还有什么话能让他稍微消消气,大人不记小人过地饶过自己时,苏星宇抬起右手握成拳放在唇边微微清了清嗓子,慢条斯理地开了口。

“算了,也没什么受伤不受伤的,看你那么难受又睡得沉,能帮就帮帮你吧。”

“啊?”

孟岩感觉脑子有点短路。

这个苏星宇是不是傻啊?自己都那么侵犯他了,他居然怕吵醒自己而苦苦撑着不叫不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圣母白莲花?他是不是有受虐癖啊?

看着孟岩震惊到变形的脸,苏星宇叹了口气道,“这也不是你的错,要不是我让你帮我吃了那三只生蚝,你也不会……”

原来苏星宇是歉疚于那三只生蚝导致自己夜里失态才会如此忍耐,刚才自己居然怀疑他有……

孟岩啊孟岩,你自己内心阴暗就算了,怎么能胡乱揣测别人呢?

“不不不!怪我,我的错。我一定会补偿你的。”

苏星宇好笑地看着他,“那你打算怎么补偿呢?”

“你的医……”

“首先,我不缺钱。”

“那我给你买……”

“也不缺吃喝用度。”

“那我……”孟岩苦恼地蹙起了好看的眉。

“我们家阿姨这两天回老家给儿子娶媳妇儿……”

“我给你请。”孟岩一听有戏,连忙自告奋勇地接受任务。

“不熟的人我用不惯。”

“那我让我家的阿姨去你那儿帮忙几天,她在我家做了好几年了,人特别好,还勤快仔细,你一定用得惯。”

“都说了陌生人在家里我不舒服。”

孟岩垂头丧气道:“那你想怎样?”

“听组里的人说,你菜做得不错?”

“什么?”孟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不会是想让我……”

“其实我还算比较爱干净的,家里不会太脏。我也不挑食,每天晚上两菜一汤也就行了。有时候晚上出席活动不在家,你就不用过来了。”

孟岩刚想说,你不是有助理吗?助理总不是陌生人,但转念一想,助理也没有责任为他的私事加班啊,反倒是自己,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只是叫你去做几天保姆,已经很仁慈了,还有什么可怨的呢?

“但是,这个星期我还有两次晚上的通告要跑,能不能……”

“哦。”苏星宇耸耸肩,“你不愿意那只好算了。”

“唉!也不是要紧的通告,我去跟花姐说说看能不能往后挪几天……”孟岩耷拉着头,认命地叹了口气。

“那谢谢你咯。”苏星宇眼睛弯出两道完美的弧线,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快去上妆吧,一会儿导演又要催了。”

望着他春风满面的背影越走越远,孟岩有一瞬间的恍惚——他到底是没心没肺还是私生活太糜烂,怎么在他看来,似乎那晚并没有什么?


由于请假耽误了剧组的拍摄进度,拍完合作戏份后,苏星宇被王川留下来补一组单人夜戏。

孟岩顺手从助理手中接过大衣披在身上,转向苏星宇道:“你家钥匙给我一把。”

“备用钥匙我没带,你今天先回家收拾收拾,明天早上我拿给你。”

孟岩没听懂他的话,冲着他眨了眨眼,“收拾什么?”

“收拾行李啊。”苏星宇理所当然道,“我家虽然不脏吧,可也挺大的,估计你每天收拾完,恐怕没时间回家了,就住我那儿吧。”

孟岩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以前不是挺好说话的吗?怎么请了个假回来,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有时看上去很宽容大度,有时又似乎有点得寸进尺,真让人完全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不是,你家,”孟岩嗫嚅道,“也不算很大吧……我一个多小时应该可以打扫完的,不用……”

“我上次带你去的那套公寓只是拍戏太晚时偶尔住住的,那不是我家。”

孟岩尴尬地笑笑,“哦。”

“你晚上回去,不用大包小包收拾一堆,拿几件换洗的内衣就好,你平常穿的那些我有好几套同款的,借你穿应该没人看得出来。”

孟岩连忙摆手,“不用了,我还是习惯穿自己的。”

“行吧。那你回去早点睡。”

“哦好。”

孟岩道别了苏星宇,心事重重地带着助理走了。早在不远处看完全场的田心这才抱着胳膊慢慢地踱了过来。

“你又在搞什么鬼?好好地给阿姨放假,叫他来给你做保姆?究竟走之前的那个晚上你们怎么了?”

“没怎么啊。”苏星宇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嘴角抑制不住地向上翘起来,“他想献爱心,我满足他而已。”

“我警告你啊,作为艺人,尤其是当红艺人,你的言行注意点,别成天给我搞那些有的没的,我可不会给你擦屁股。”

“什么有的没的?”苏星宇斜睨了她一眼,不耐烦道,“你怎么越来越像眉姐了?行啦,我知道啦。”


晚上回到家,打电话跟花姐说两个通告要改时间的事,少不得被追问,孟岩只能推脱有重要的事去不了,闷不吭声地挨了一顿骂,又听她絮絮叨叨劝了好久,始终也不松口。花姐没有法子,气哼哼地丢下一句“你就作吧!”便摔了电话。

孟岩瞟了眼被挂断的手机屏幕,已经八点多了,再不赶紧收拾东西洗洗睡,明天即使有精神拍戏,也没精神去他家做老妈子了吧?

怎么就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感恩戴德吧!

人家没跟你吵,没跟你闹,不就是干几天清洁工兼厨娘吗?

相比较飞来飞去地赶通告,好像还是保姆的活轻松一点吧。

这么一想,心情总算是好多了,去到衣帽间从里到外配了两三身行头,收进独立收纳袋整整齐齐码在箱子里。平时出门比较频繁,化妆包都没拿出来过,这回省事儿了。

一切收拾停当,一个小时就没了,等再洗洗干净爬上床,都十一点了。

安心睡觉吧。未来几天可能就没有这么悠闲的个人时光了。

说到底,话不能乱说,东西也是不能乱吃的呀……

如果……

怎么就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呢?

真的喝得太醉了吧?

照理说喝得烂醉的话应该不具备那么强的“行动”能力吧?

在外打拼的这么多年,好像也没听谁说起过我有梦游的历史,会不会……

想到这里,孟岩立刻果断地摇了摇头。

不会的。如果什么都没发生过,苏星宇不可能一早就走了,还不接我电话啊,而且我说了要补偿,他也没拒绝啊。

孟岩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想不通。

不然,过两天等事情再冷一冷,我找个机会委婉的问一下?

就算死也要死个明白啊……



===================================

下章开启同居模式

究竟是怎样的画风

逗比的

温馨的

霸总的

还是……

你期待哪一种

请点赞请推荐请唠嗑




评论(29)
热度(59)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