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宇岩】潜雨(12)【Merry Christmas Eve撒糖啦撒糖啦】

                      ·- 潜雨不语  润物无声  滴水力薄  久以穿石 -·


孟岩终于还是搬进了苏星宇的家。

难怪他说别回去了,这么大的地方,要认真打扫起来,没有四五个小时都弄不完。

“你一个人住,要那么大房子干嘛?”孟岩不满地小声嘟囔。

苏星宇在他身后反手带上屋门,“钱赚来就是给人花的,要不然拼死拼活为了什么?”

孟岩悠悠地走进厅里,边走边四下里打量,这屋子四围除了靠大门的一边,几乎全是整面整面的落地窗,采光特别的好。偌大的客厅简约而整洁,看得出来,那位阿姨真的很会整理。

“这四面透光的,不怕狗仔偷拍啊?”

“行得正坐得端,我有什么好怕?谢谢他们给我免费拍时尚大片儿了。”

“自恋。”

孟岩悠悠地顺着门边的一长溜架子逛过去,随手拿了一张黑胶唱片左右翻看,啧啧道,“你还有这嗜好呢?”

苏星宇紧张地从他手中抢过唱片,小心地放回架子上,嗔怪道:“我找了好久的,都是绝版,你别给我弄坏了。”

孟岩翻了个白眼,“你有唱机吗,穷显摆。”

苏星宇微扬唇角,从他手中拖过行李箱,“别这儿跟我贫了,去看看你的房间吧。”

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的浩淼恬静,如同宁谧的大海,墙,家具,包括窗帘被套全都是深深浅浅的蓝,而床头的台灯和错落杂陈的小摆件就如海面上零星的浪花,干净纯白地点缀在这一片蓝海中,令人心旷神怡。

“怎么样?还满意吗?”苏星宇颇有些洋洋自得。

“大冬天的,”孟岩眼角余光瞥到他脸上的嘚瑟,故意拉高了毛衣的领子,“看着好冷啊。”

苏星宇没料到他不买账,尴尬地搓搓手道,“咳咳,夏天的时候真的很凉爽的……抱歉啊,其他房间没收拾出来,你要是住不惯,明天我给你换房间?”

孟岩吐了吐舌头,“算了吧,换房间还不是我来收拾……”

苏星宇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明面上孟岩住进来是做替工的,这场面上还得装装恶雇主的样子,以免他生疑。

“时间差不多了,你去给我做点吃的吧。”

孟岩知道这次来的任务是什么,也不废话,把行李箱推到一边,脱下大衣挂进衣橱里,转过头冲着苏星宇微微一笑。

“想吃什么?”

“都行,就是快一点吧。”苏星宇伸手在肚子上揉了一把,苦着脸道,“我都快要饿死了。”

孟岩灿若秋星的一双眸子在他脸上转了两三个来回,促狭道,“放心吧,饿不死的……唔,那么麻烦你苏大明星给我带路。厨房怎么走啊?”

苏星宇得逞地笑眯起眼睛,如同得到糖果的小孩,故作潇洒地旋步一转身,微微歪头伸出手去,“Please。”

孟岩嫌弃地撇撇嘴,跟着他来到厨房。

“嗬!你家厨房可怪气派的啊?”孟岩手指滑过长长的黑色花岗岩流理台面,斜睨着左后方的人,“可是你知道你们家那些锅碗瓢勺在哪儿吗?”

苏星宇高傲地扬起下巴,嘴角微微向下一撇,顺手拉开流理台下的矮柜,“锅。”目不斜视地左移两步,再拉开另一边的消毒柜,“碗,瓢,勺。”接着又向前走几步,双手拉开立橱两门,“油盐酱醋,用完记得给我放回去。”溜溜达达接着向前走,“微波炉。这是烤箱。冰箱里需要什么自己拿。抹布,锅刷,刀和砧板,在桌子上,你看到了哦。还需要什么找不到可以问我,”转身,强调:“随时都可以。”

孟岩龇牙,“瞧把你给能耐的。”

“好啦。”苏星宇一拍手,“交给你了。”

“行行行。少爷您出去休息吧。”孟岩挑挑眉开始轰人。

苏星宇哪里听不出他语气里的酸味,不过,who care?人都已经拐来了,不让他占占嘴上的便宜似乎也有点说不过去。

“那你忙。”

看着他走出厨房,孟岩打开冰箱检视了一番,东西到挺全的,看来照顾他的那位阿姨临走前准备了不少嘛,是怕他没时间自己出去买吧?

买那么多有什么用?他会烧吗?

哼!大约早就指着我来做苦力了。

这个苏星宇还真是可恶,好好地让我欠他这么大一个……也不能叫人情……这么大一个……债,对,债!真是冤孽!

剁!剁!剁!

剁死你!剁死你!

“你要剁死谁啊?”

孟岩猛地回过神来,砧板上早已狼藉一片。

“哎呀!”他赶紧把剁的稀碎的菜叶扒拉扒拉,一扬头不耐烦道,“我在做菜,你进来干嘛啊?”

苏星宇优哉游哉地晃过来,把手里的围裙展开来,套到他的脖子上,叹气道,“唉!别把你的Gucci2016早春新款给弄脏了。”

孟岩甩了他一记白眼,“有劲没劲?”

苏星宇闲闲地撮口吹起了口哨,转到背面伸手向他腰上一捞,拈住两根带儿给他系了个大大的蝴蝶结。

“漂亮。”苏星宇歪着脑袋退后一步,由衷地赞美。

孟岩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件围裙的款式……真的是非常的公主范儿。

“什么鬼玩意儿?”

三下五除二解开腰上的绳带,正要把围裙从脖子上摘下来,苏星宇赶紧上前制止住他。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再也不说你了。”重新帮他把围裙系好,他接着哄道,“我家就这么一条围裙,阿姨平时就穿的这条,你不穿的话衣服很容易弄脏的,也不好洗。”

“你家阿姨是女的,我穿这个像什么?”孟岩虽然没再挣扎,但是眉毛却皱得拧在一块儿。

“明天!明天给你买新的。”苏星宇高声立下承诺,继而觍着脸道,“今天就先将就一下吧。”

孟岩闭着眼叹了口气,好半天最终还是妥协了,可一睁开眼,伸手就去推苏星宇,“行了行了,你出去吧。”

苏星宇被他推推搡搡地赶了出去,刚到门口,厨房的门“砰”的一声从里面就给关上了,差点把他撞一趔趄。

苏星宇笑嘻嘻地回头道,“我又不看!”

“我是怕你打扰我!”隔着一道门,里面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含混不清。

苏星宇自顾笑了一会儿,摇摇头走开了。

等饭菜做好,端上桌子,孟岩早就已经脱掉了围裙。

苏星宇在他对面落座。

明亮的灯光下,那个骄傲的大男孩褪去了明星光环,正如同雌伏在他胸口酣睡的猛虎般,安静恬美。

修剪利落的鬓角,白净温润的脸庞,温柔低垂的眉眼,还有拨入米饭后,那轻浅翕张的红润唇瓣……一切的一切,看在苏星宇的眼里,有一种近乎虚幻的温馨甜蜜。

这种感觉和上次在孟岩家里不一样。

没有醉人的醇酒,没有浮华的生蚝,只是简单的几个家常炒菜,熟悉的家的氛围,和——

喜爱的人……

从来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样,感受到脚下的这块地方——它,叫做家。

“吃啊。”

孟岩一抬头,就看见苏星宇直愣愣地看着他。

说是看着他,又好像不是。因为苏星宇的眼神并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而是……好像穿过他,看向了什么别的地方。

嗍了一口嘴里的筷子,见他不动,孟岩夹了一筷子菜,伸长手臂堆到他的碗里,“快吃吧,一会儿冷了。”

苏星宇的视线从他脸上慢慢地转回碗里,颜色喜人的一团蔬菜丝,红的黄的绿的黑的,勾勾缠缠的伏在晶莹如玉的白色米饭上,热腾腾地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苏星宇捧起饭碗,扒了一口。

香滑爽脆,齿颊留香。

“怎么样?”

孟岩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他,低着头给自己夹了块鸡肉塞进嘴里。

“嗯,”苏星宇耸耸肩,“也就那样吧,阿姨烧的可比你的好吃多了。”

孟岩闻言抬头,撇撇嘴道,“我就这水平,好久不做,没毒死你就烧高香吧。”

苏星宇不禁莞尔,“骗你的。很好吃。”

“嘁~”孟岩白了他一眼,抱起碗赌气地狠扒了两口。



======================================

PS:Gucci2016早春新款(我挑了好久的),这就是我马老师,啊不,我孟巨巨晚上穿的可爱毛衣,你们觉得好看吗?【搬文请带图

希望未来某天马老师能穿上我为他挑选的这款毛衣……

平安夜给大家放了一章甜甜哒你们满意吗

满意的话请点赞推荐哦

还要和我唠嗑

他俩出双入对

我一个人在家好可怜呢



评论(47)
热度(75)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