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宇岩】潜雨(13)【Happy NewYear哦各位恩主】

                      ·- 潜雨不语  润物无声  滴水力薄  久以穿石 -·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孟岩烦躁地按停了手机闹钟,费力睁开一线眼睑。

窗帘缝隙的透光还很暗。

他强忍着睡意,勉强转了转混沌一片的脑子,猜想大约是昨晚闹钟定错时间了,于是翻了个身,裹紧被头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身下陌生的环境,孟岩花了将近二十秒来思考自己现在在哪儿。

“哎呀!”

当大脑的开关叮地一声被打开后,他几乎是从床上弹坐起来的。

糟了糟了!

孟岩赶紧胡乱地套上毛衣,掀开被子捞起长裤就往上穿,腿刚伸进去,才发现忘了穿袜子,又连忙把裤子扔在一边来找袜子。

“你起的可早啊?”

孟岩正撅着屁股,趴在床沿上四处翻找袜子,冷不防听见苏星宇懒洋洋略含戏谑的声音,循声望去,对方早已从上到下一身整齐了。

“抱歉抱歉,我忘了起床给你做早饭了,你再等一下,马上就好。”孟岩一边尴尬地陪着笑,一边从被子一角抽出两只袜子往脚上穿。

“哦,不急。我吃过了。”

“啊?”孟岩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瞪着两颗大眼珠子盯着他,“你叫了外卖啊?”

苏星宇耸耸肩,转过身去往卧室门外走。

“快起来,一会儿粥凉了就不好吃了。”

“哦哦哦。”孟岩觉得自己蠢毙了。

穿好衣服,洗漱干净,等他从卫生间出来时,苏星宇已经把早餐给他端上桌了。

白瓷碗碟,盛着咸菜和小米粥,还有两个白胖的大包子。

孟岩反复地说着对不起不好意思明天一定早起之类的,苏星宇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和颜悦色地叮嘱他慢慢吃,不急。

粥喝在嘴里,满口的愧疚难当,苏星宇越是大度,他心里越是不好受。

看着孟岩低头咕咚咕咚地大口咽着粥,苏星宇感觉一颗心就像是三月里晒着太阳的青草地一样,暖和和软绵绵的。

“别光顾着喝粥啊?吃个包子。”

“嗯,好好好。”孟岩放下粥碗,伸手拿了个包子,一扬头,就看到苏星宇杵那儿看着自己发呆,嗤嗤地低声笑着,不知道在傻乐什么。

条件反射地抹了抹脸,孟岩谨慎地问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苏星宇的脸色忽然一沉,“哦没有啊……就忽然想起一个笑话觉得很好笑。那什么,别忘了待会儿把碗洗了。”

孟岩连连点头。

苏星宇这才满意地从椅背上抓起大衣道,“我先走了,你过半个小时再下楼吧。”

目送他披上大衣走出餐厅,孟岩咬了一口包子,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为避免被蹲点苏星宇楼下的小宇宙发现自己的车,孟岩这段时间只得叫小胖来回接送了。

正当他吃完早餐,优哉游哉地站在厨房水池边洗碗时,外间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这个苏星宇不会是落了什么东西吧?打个电话叫我带过去不就行了,也值得往回赶?千万别把粉丝带回来就好了。

孟岩摘下橡胶手套搁在水池边沿上,一边想着一边走到门口,低头扭开门锁。

“星宇哥!”

伴着欢快娇甜的女声,一具柔软喷香的身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钻进了孟岩的怀里。

什么鬼!

孟岩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惊慌失措,猛地拉开缠在腰上的两条胳膊,将那人推得倒退出好几步远,差点跌倒。

身材姣好的女子踉踉跄跄,好不容易站稳身形,抬头一看。

两个人都愣住了。

“孟岩?”

“郝美丽?”

郝美丽瞟了眼门牌号,嘟囔,“我没走错啊?”

“不好意思啊,刚才没伤到你吧?”孟岩心虚地咧了咧嘴。

“没事没事。”郝美丽豪爽地摆摆手,露出一个生硬的甜美笑容,“但是,你怎么会在这儿?”

“哦……咳咳……”孟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转移话题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儿吗?”

“我是来找星宇哥的。”郝美丽侧身绕过他,一边往里走一边一口一个星宇哥的喊着,挨个房间找。

“他不在。”孟岩跟在后面解释道,“他已经去片场了,你有什么事去片场找他吧?我马上也要走了,不然我顺路送你过去吧?”

“哦呵呵呵……不用了。”郝美丽回头腼腆地笑笑,“我上次来,把耳环丢在星宇哥卧室的床底下了。呵呵呵,我过来就是想拿回耳环的。”

“呃——”孟岩的脸上一僵,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知道丢哪儿了还能丢吗?

大约是看出孟岩的疑惑,郝美丽干巴巴地笑了两声,给自己圆场,“哦不是的,我那天在他床边摔了一跤,我猜应该掉在那儿了。”

“好吧,那你自己去找吧。”

郝美丽踩着她的恨天高,像只欢脱的小兔子一样,笃笃笃地跑向苏星宇的房间,到了门口差点要冲进去,却在临门处及时收住了脚,回头笑着解释道,“星宇哥不喜欢别人穿着鞋进他房间。”于是扶着门框,脱了脚上的高跟鞋,才进到屋里,不消三十秒便拿着她的耳环出来了。

“但是,你为什么会在他家?”郝美丽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又一次问起。

“哦,我……我家昨晚停电。”

“啊?!”郝美丽惊讶地半张着嘴,显然并不能相信他的这个答案。

孟岩抬腕看了眼表,大惊道:“哎呀,不跟你多说了,我要迟到了,抱歉抱歉。”

他紧跑几步,往自己房里拿了件外套穿上便好声好气地“请”郝美丽一同出去。

郝美丽稀里糊涂地被他推搡着走出大楼,各自离去。


话分两头,再说到苏星宇那边。他刚到片场,就被孟岩的经纪人花姐堵住了。

“花姐你好啊,有什么事吗?”

花姐的脸上阴晴不定,看着他勉强挤了个笑道:“咱们换个地方聊。”

苏星宇瞟了眼时间,点点头。

二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再三确定四下无人,花姐这才张口质问道:“苏星宇,你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别给老娘装!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我就问你,你到底给孟岩灌得什么迷药?他怎么肯叫我推迟通告,跑去你家当老妈子?”

苏星宇噗嗤一下笑了。

“什么叫我给他灌迷药?是他自愿的,我可没拿枪指着他,逼他去。”

“屁话!你没跟他说什么,他死乞白赖非要去你家啊?”

苏星宇但笑不语。

花姐看他一脸无赖样就来火。

“你家是没有保姆啊,还是请不起保姆啊?不带这么作贱人的!”

“花姐,说话可要凭良心啊!”苏星宇脸色一变,“我什么时候作践他了?何况,他是那种能让别人作践的人吗?”

“你不作践他,叫他去给你打扫卫生,烧菜煮饭啊?我们孟岩每天每个小时每一分钟都是要给公司赚钱的!你要是请不起保姆,”花姐伸手就往怀里掏,“花姐借你钱!”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苏星宇被他激得一时火起,冷冷地看着她,“你看看你们给他安排的都是什么鬼行程?拍戏本来就很累了,你要帮他保持曝光度,接一点访谈和综艺,好吧,也无可厚非,可是商演和站台,拼命给他揽那么多,是想累死他吗?”

“公司花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包装他,爱怎么消费他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你算老几啊?”

苏星宇被她一句话呛得又窘又怒,然而却无可辩驳,只能梗着脖子噎在当场。

花姐看他接不上话,洋洋得意地笑起来,挑衅着又问了一句,“说啊,你到底算老几啊?”

苏星宇长长地吐出胸中的一口闷气,“我不算老几,”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嘲讽的微笑道,“可他就是愿意听我的,怎么办呢?”

“你!”花姐气得脸都绿了。

“你要没什么事的话,我进去化妆了。”

花姐恨恨看着他越走越远,半天才从格格咬紧的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老娘还治不了你?这回可不怪我,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

今年元旦不收礼

收礼只收赞和荐

我终于赶在元旦前一更

你们都在看芒果跨年吗

LOFTER还有人吗嘛嘛嘛嘛嘛~~~







评论(35)
热度(70)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