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宇岩】潜雨(16)

                      ·- 潜雨不语  润物无声  滴水力薄  久以穿石 -·


午夜的影院小猫三两只,马天宇缩了缩脖子,拉高毛领遮住半张脸,小心翼翼地避开散场的人群,走向最里面的小厅。

进到厅里,空荡的影厅里,李易峰早已在后排等了十多分钟,面前的大银幕上开始播放片头CG。马天宇这才放心地扒拉下领子露出整个脑袋。

“快来。”李易峰向他招了招手。

马天宇三步并作两步地顺着侧边的楼梯一路爬上去,坐到了李易峰的身边。

“这大半夜的,刚下飞机,你就着急忙慌把我叫来,我还以为什么事,弄半天就为看这个?”

“什么叫就为看这个?”

厅里空调温度打得有点高,马天宇将厚厚的外套脱下来,随手丢在一旁的空位上。

“李易峰你有点良心好吗?我包夜场支持你新片的票房啊,你还不领情?”

“不是,”李易峰的脸色有些许难以言表的尴尬,“这个片子吧……咳咳……”

“你什么意思啊?”马天宇横了他一眼,“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小气啊?”

听他这么说,李易峰终于松了一口气,“不不不,你最大度了。”

“得了吧……”

影片一开头就有一场很亲密的戏份,男主喝醉了,抱着女主贴身贴面的亲吻,加上夜色昏暗,能看到一点却看不清楚,特别的吊人胃口引人遐想。

李易峰微微向斜后方蹭了蹭,调好一个绝妙的观察角度,用余光扫了一眼邻座的马天宇。

——嘴角含笑,面容僵硬。


“CUT!”

王川摇摇头,“笑,笑呢?”

“对不起。”孟岩从座位上站起来,连声道歉。

“你专心点好吗?”王川有些不悦。

幽暗的灯光下,孟岩的脸上写满了局促不安。他已经不是刚学着拍戏的新人了,之前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可是今天,却总是犯错。之前导演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恐怕早骂了一百回了。

苏星宇有些担忧地看着不停给场内工作人员道歉的孟岩,心中并不比他好过多少。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宁可再等上五年。

果然还是太冒进了。

“再来一遍。”

苏星宇收拾好心情,迅速融入角色。

他仔细调整到上一个镜头的视线角度,慢慢地瞟向孟岩。

孟岩略挑起嘴角,眸色凉薄。

非常好。

“其实……我那天NG了好多次呢。”故意不经意提起,用的是情人间撒娇讨好的语气。

“哦。”幽幽应声,满脸冷漠。

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似乎有些醋味,佯装大度的人转而表现出饶有兴趣,“导演没骂你吗?”

“起先我跟她都找不到感觉,导演就让我俩一人喝了点酒,才勉强拍完的。”

苏星宇的眼睛里倒映着银幕的亮光,忽明忽暗地眨巴着,乖顺中透出丝丝狡黠。

酒。又是酒。

酒这个东西,真是世间最绝好的借口了……

“哦?是吗?”轻蔑挑眉。

“CUT!”王川呼地站起来,鼻间粗重的喘息昭示着他勃然的愤怒。

他将两手叉在腰上,垂着头原地踱了好几圈——

长长的静默。

在场众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地等着导演训话。

好不容易顺过气来,王川大手一挥,“休息十五分钟。”指指孟岩,“你,过来一下。”

孟岩跟着他走到一边,王川从烟盒里抽出根烟点上,狠狠地吸了一口。

“小孟啊,我不知道你这几天是不是跟苏星宇闹了什么不愉快,总是心不在焉的,人物心理根本就没有认真揣摩清楚。”

王川走近孟岩,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跟你说了多少遍,马天宇和李易峰已经认识八年了,彼此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很清楚,有的时候吵吵闹闹也就是打情骂俏,开个玩笑,可你这两天一跟他拍对手戏就是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的样子,哪里像情侣,完全就是仇人相见。”

“对不……”

“我不想听你道歉。”王川摆摆手,又低头猛吸了口烟,思忖半晌,“要不……反正苏星宇还有几场单人戏要赶,拍完这一场,我放你一天假,你把心态调整一下再回来拍?”

孟岩沉默良久,终还是点了点头。

“行,那你再看看剧本吧。”

王川走了没多久,苏星宇也过来了。

孟岩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重新低下头去看剧本。

苏星宇见他不说话,转身挨着他坐下来,手放在两膝间无措地来回搓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孟岩假装没看见,依旧专心地在剧本上写写划划,标注重点。

“今天早上的报纸……我已经看到了。”苏星宇的声音闷闷的。

孟岩的笔尖一滞,两行之间的空白处立刻扩散出一团加深的墨点。

“我昨晚喝多了,她不放心才送我回家,不知道怎么被拍了。”

孟岩挥腕如飞,不停地圈圈画画,仿佛只要自己不停笔,划在纸上的刷刷声就能掩盖他无力的申辩。

苏星宇如同对着一块石头说话,没有任何回应,然而他还是自顾地解释着。

“我跟她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并没有……”

“你跟她是不是普通朋友好像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吧?”孟岩虽然忍不住开了口,但视线依旧紧盯着剧本上的字,“我想此刻你的小宇宙们可能更想听你亲口澄清。”

“孟岩……”苏星宇若有所思地轻轻唤了他一声,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不知怎的,又不做声了。

孟岩的心被他欲言又止的一声撩地不上不下,飘在半空,握着笔的手指微微抬起,笔尖在剧本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虚划着,像是再等待他的下文。

“你真的觉得没有关系吗?”苏星宇终于鬼使神差地问出了那一句。

孟岩忽然转过脸,看着他,“你愿意跟谁在一起是你自己的事,祝你早日找到合适你的另一半。”

面前的这张脸孔眉目隽秀,眼尾的笑意丝丝缕缕,漾着醉人的涟漪,而这温柔的涟漪下却潜藏着冰冷的芒刺,让每一个想要靠近的人望而却步。

“好吧……”苏星宇疲累地垂下眼睑,缓缓起身,转过脸来,笑容是一派死心之后的安然恬淡,“我就借你吉言。”

当那道颀长的身影迈着决然的步伐,缓缓融进前方忙碌的人群,孟岩听到灵魂深处有什么东西“啪”地碎裂,散落了一地。

几米开外,摄像师傅正在大声地控诉着环境污染导致最近北京连天的雾霾,众人围着他也时不时地附和一两句,不大的厅里回响着此起彼伏的嘈杂抱怨,震得人耳膜生疼。

孟岩感觉耳蜗深处随着那巨大的混响突突跳着,一浪高过一浪,渐渐压过鼎沸的人声。

整个世界恍然安静下来——除了耳内无休无止的“咚咚……咚咚……”。

昏暗的角落,像一个密闭的盒子,将周遭的人全部隔绝在外。不知道什么地方突然伸出一只无形的大手,慢慢攀上他的肩膀,扼住他的喉咙,迫得他喘不过气来。

令人恐惧的窒息中,一种可怕的觉悟过电般倐地炸上颅顶,像尖利的锥子,狠狠地,准确无误地扎在了他内心最柔软脆弱的某个点上。

可能……

我是爱上那个人了吧……

明明是被骗了啊,可是当那条唯一可将二人紧紧拴在一起的纤细草绳被现实无情斩断之后,暴怒的情绪还是出卖了自己的本心。

究竟恨的是什么?

是他的欺骗?

抑或是捣碎这迷梦的重拳?

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谜题,想清楚后,答案原来竟是这么简单。

只可惜这答案他知道的太迟了。

可是就算早先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短暂的休息过后,孟岩的状态更是大不如前,王川已经不想再跟他多说什么,只是反复地cut重来,一遍一遍,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过。

看着那张温柔娇宠的面孔伴随每一次导演的喊停而在眼前瞬间冰冻,孟岩如鲠在喉,想要倾诉却怎么也张不开口。

一个小时后,影院这场戏总算磕磕巴巴地拍完了,孟岩跟在场的工作人员一一道别后,便拖着沉重的躯壳,带着助理坐电梯下到负一层的停车场。一路上,小胖不住地拿眼睛去瞟他,似有话说。

终于,打开车门的一刹那,他转过头来。

“岩哥,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孟岩一怔,“喜欢谁啊?”

“苏星宇。”

自己一个多小时前才懵懵懂懂搞清楚的事,内心深处最最私隐的秘密,就这么被旁人轻松地一语道破,血淋淋剖露在灯光下?

“你胡说什么?!”孟岩大声呵斥他,“再屁话明天就给我滚蛋!”

小胖被他许久未见的盛怒吓得一缩脖子,连忙钻进了驾驶座。

孟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也坐进了车里。

车子开出停车场,一路上了高架桥,正赶上下班高峰,哪哪都堵得水泄不通。小胖趴在方向盘上,无聊地打着哈欠。

孟岩斜靠在车门一边,默默地望着桥下拥堵的车流发呆。

连小胖都能看得出来,自己什么时候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了吗……

看来是该做个了断了,趁着没有错得太离谱,大约还有挽回的余地。

收收心再坚持两天,杀青后至少会有两个月的空闲可以到处走走。

南半球正值盛夏,去海边晒晒太阳,吹吹海风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也许某天一觉醒来,忽然发现过往的所有皆已释然,窗外还是那片天高云阔,风语如歌……


=======================

什么都不想说了

这一章写的我心累

反反复复的改了无数遍

评论(36)
热度(82)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