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宇岩】潜雨(17)有你们想看的,我保证

                      ·- 潜雨不语  润物无声  滴水力薄  久以穿石 -·


一眼望不到边的瓷砖地面。

孟岩趴在地上,擦呀擦呀,仿佛怎么也擦不完。他的耳边充斥着男男女女放肆的笑声,一抬脖子,原本空无一人的大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聚满了人。

大家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喝着香槟,聊天嬉笑。

大厅中央有人正在跳舞,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苏星宇。他怀里揽着个女人,蜷曲的秀发高高地挽起,蜂腰长腿,身姿婀娜——这道背影看起来很熟悉,孟岩仔细地在脑中搜索关于她的信息,正在这时,她的脸转了过来。

“孟岩?”略带着点异域风情的精致脸庞露出了惊奇的笑容。

郝美丽轻轻推开苏星宇,走近几步,看清楚眼前的人真的是孟岩,眼中的不可思议更加深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场内众人纷纷停止交谈拥舞,齐刷刷的看向他。

上百道目光如同上百只利箭,一齐射向他。

孟岩窘迫地低下了头,抹布在手中攥得铁紧,仿佛用力越大,掌心传来的痛感越甚,就可以抵消更多的屈辱。

整个大厅仿佛时间凝固一般,鸦雀无声。

一切都静止了。

孟岩惶惑地抬起头,郝美丽的身后,苏星宇居高临下地垂着眼睑看着他,眼中满是不屑和嘲弄,就在孟岩慌张地想要再次低下头时,他居然慢条斯理地开口了。

“我已经找到合适的另一半了,你满意吗?”

“砰!”

不知哪里飞来的子弹。

孟岩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视线缓缓下移,伸手在胸口上抹了一把,翻开掌心,淋漓的鲜血。

胸口的孔洞里刺目的殷红汩汩地喷涌而出,热乎乎地洇湿了整片前襟。

呼吸也变得愈加困难,他听见自己粗重的喘息——呼呼,呼呼……

帮我……帮帮我……

锥心的疼痛,沉重的呼吸,濒死的压抑。

“啊呃~~~~~~~”

孟岩拼尽全力挣开眼皮,刺目的光亮如同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将他从黑暗的泥潭中狠狠地拽了出来。

将自己压在心口的双手移开,孟岩做了几个长长的深呼吸,这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回想起刚才的那个梦,胸口还是有点闷闷的。

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拍完今天,短时间内都不会再见了。

有一些释然,更多的是莫名的怅然。

孟岩安慰自己——任何伤痛,时间都是最好的良药。

一切就交给时间吧……


虽然一路上孟岩反复告诉自己,最后一天,咬咬牙就过去了,但是到了片场,他还是悬了心。

今天这一场,实在是……

看见孟岩过来,王川停止和灯光师的交谈,扭头向他走过去。

“昨天状态还不错,今天……没问题吧?”不等孟岩回答,他又扬手拍了拍他的胳膊,“最后一天了,忍忍就过了,去换衣服吧。”

孟岩冲他点点头,到里间换了身衣服,走出来的时候迎面看见苏星宇正站在导演身边和他讨论待会的走位。

苏星宇也看到他了,淡淡地一眼,冷漠得像是陌路人。

孟岩的心暗暗一揪,面上装作毫不在意地走过去。

“孟岩你过来看看,我刚才跟苏星宇讲了,待会你从这边往门口走,走到这里,然后苏星宇从后面抓你的手腕,你甩开他,这样……转~过来,冷冷地盯着他,三秒钟。”王川一边说一边演示,“然后,苏星宇,你左手上去,往这个位置这样,刚想要开口,正在这时,孟岩,你拍开他,说,'不就是分手吗?何必那么多借口?',OK?”

二人表示明白,王川微微颔首,“那你们俩再对对戏,我去看看那边灯光调好没有。”

王川走后,孟岩和苏星宇的脸上的温度各降了5℃,公事公办地试着刚才导演交待的走位。

这是一场争吵与和解的戏,前面争吵的部分比较贴合现时的心境,诠释起来并无压力,很快就过了。

难就难在后面——和解。

吃过午饭,孟岩找到了导演王川。

“王导,下午那场我有点看法。”

“嗯?”王川扬眉,“你讲。”

“我觉得那场尺度有点大,如果真的拍了,广电总局恐怕过不了。”

王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和苏星宇正闹不痛快,但是这部分真的很重要,”

王川脑中思索着怎么向他表达自己的主张,“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那种百口莫辩的情况。”

“李易峰和马天宇,他们身处的环境,有时候……会有很多身不由己。各方给予的压力,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所以即使是彼此深爱,也不能明确的说,我一定可以跟你一路走下去。但是又不能彼此放弃,怎么办呢?”

“说不出来,就需要一种更加激烈的方式去向对方表明自己的爱……你明不明白?”

“我……”孟岩被他堵得哑口无言,只得喃喃着,“知道了……”

“作为导演,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不能因为别人不喜欢他的手,我就把他的手斩断。同样,即使这部分播不了,我还是得把它拍完,希望你能理解。”

孟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慢慢的转过身去,走回自己的椅子跟前。


“你到底还想说什么?”马天宇狠狠地推开李易峰,歇斯底里的吼道,“你去做回你的欢瑞一哥,我只是想好好的赚钱养活我的一大家子,你无谓在这儿跟我耗时间,我真的玩不起,你放过我吧!”

李易峰黑着脸听他吼完,牙关紧咬,字字千钧,“我,不,同,意!”

“我不用你同意!”马天宇的眼睛因着愤怒和悲伤布满了血丝,噙着半框的泪,他的头骄傲地昂起来,努力的想把快要漫溢的眼泪憋回腹中。

“再!见!”

看着马天宇又要往门边走,李易峰忽然高声叫道,“你敢走一个试试!”

马天宇怒极反笑,白了他一眼,掉头就走。

一步,两步,三步……

就在马天宇伸手摸上门把手时,突然眼前黑影一闪,他的脚就离开了地面,紧接着天地倒转过来。

“李易峰你干嘛?”

问出口的一刻,答案已经摆在眼前。

身体被重重地摔在床上,即使铺了很厚的褥子,马天宇还是痛得闷哼一声。没等他开口骂人,李易峰已经翻身压了上来。

“别!别……唔~~~”

身上的人如同泰山压顶般的袭来,堵住了他的口。

冲动地咬着他的嘴唇,痛得炽烈。不知道是难过还是难受,马天宇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一边拼命地扑打着身上的李易峰,一边不懈地试图别开头躲避他的啃舐。

暴怒的人毫无章法地在他身上乱摸,企图勾起他的欲望。

不!不要这样!

刚张开口就被趁虚而入地塞进了一条舌头,如同滑腻的毒蟒,凶残有力地席卷他口中每一寸嫩肉,强势地宣示主权。

放开我!

马天宇不能阻止他在口腔内攻城略地,只能用力地去掰开他在身上到处点火的手。

然而他太低估一个屡次被激怒却强自压下怒火,最终火山爆发的男人的力量。

“你……给我……唔……放……”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吐出几个破碎的音节,李易峰再也不给他机会,身上的衬衣半脱半撕地从身上被扯下来,马天宇终于呼吸到了久违的空气,但下一秒,那湿哒哒的吻便顺着唇角耳后脖子锁骨,一路来到了胸前。

当心脏上方的细小红果被温热的唇瓣包住,顶端刷下粗糙的一阵酥麻,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为之张开。

“哎~~~~~~~~~~”

一声叹息。

是认命,是服帖,是眉间心上的情意缱绻。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细密的吻像枝头的花瓣,在燕语呢喃的春风中打着卷儿,飘落在水面上,轻盈优美。

孟岩的手轻轻地插进苏星宇的头发里,感受着那痒痒的悸动,缓缓地往下,往下……

眼前的景物仿佛蒙着一层雾,虚幻地好像在做梦,那样的感觉似乎有些熟悉,仿佛记忆深处这样的场景真的发生过一样。

那又怎样呢?

心像吸饱了水的海绵,满当当地,湿漉漉的;又像是干净的白色羽毛,蓬松松的,轻飘飘的;还像是光洁的丝绒,软绵绵的,滑腻腻的……

百味杂陈。

皮肤像被人点了一把火。

孟岩猜想,大概是导演把空调温度调得太高了吧……

直到——

身上的人动作似乎有一瞬间的停滞。

孟岩警醒。

二人视线一擦,如同一盆凉水迎头浇下。

导演没喊停……

只得硬着头皮继续。

“好,CUT!”王川终于满意地一拍手,结束了令人尴尬的窘境。

苏星宇撑起身子从孟岩身上下来,眼神复杂盯着他看。

孟岩被他盯得浑身不舒服,闹了个大红脸,弯着腰爬下床。

见他难堪,苏星宇忽然抽过床边的一条毯子披到他的身上,嘴唇几番开合,始终还是没说话。

“嗯,相当不错。”王川回看着之前拍的镜头,由衷地赞叹。

孟岩尴尬地陪笑着,拢了拢毯子的边,将自己裹得更严实。

“那好。我们今天就杀青了!”

王川兴奋地带头鼓掌,众人纷纷响应。

除了孟岩。



==============================================

What happened ?

谁来告诉我???

聪明的小伙伴,

你们猜到了吗?

这章的耻度应该不是很大吧?

但愿不会被咔擦掉……

掌声在哪里

我果然不会写虐啊

傻白甜才是我的style

评论(40)
热度(85)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