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宇岩】潜雨(19)这是一言难尽的一章

                      ·- 潜雨不语  润物无声  滴水力薄  久以穿石 -·


苏星宇喝醉了,苏星宇喝醉了,苏星宇喝醉了……

孟岩口中喃喃不停地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不然,胸口那一只乱撞的小鹿真没准“噗噜”一下就从嘴巴里跳了出来。

等电梯的过程是漫长的,孟岩好几次隐约听见背后响起了脚步声,生怕苏星宇突然跑出来说些个不着边的醉话,万一被走廊上经过的人听到就不好了,可是每当孟岩忐忑地回转头,寂静的走廊上还是空无一人。

唇上的热度还没退下来,心已经冷了一半。

大概真的只是喝醉了吧……

临近午夜,连电梯也透着懒散。慢悠悠地一层一层往下降,仿佛随时可能停在某一层就不动了。孟岩看着对面金属壁上映出的浅灰色人影——茕茕孑立,落魄得像街边的一只流浪狗。

怎么搞的?

从来都是一个人啊。

向来秉持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理念,自在潇洒惯了的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顾影自怜?这根本就不是我的作风啊?

……

回去就订机票……哦不,现在就订!

“叮。”

电梯的门徐徐打开,孟岩觉得自己愁云惨淡的心情也似乎跟这扇门一样,“叮”的一下就豁然开朗了。

咧开嘴角,给了自己一个赞许的微笑,孟岩默默地掏出了手机。

咦?

什么时候没电的?


苏星宇揪着一颗心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不下十趟,掌中的手机已经被他捏得汗湿了一大块。

发出去了七八条,孟岩还是一条也没有回复。

本来已经死心了,谁成想下午那一幕……

苏星宇在脑中反复回想,就算抛开了生理反应不说,当时孟岩的回应也真的是很动情。

有的时候,在外人看来可能是演技好,入了情境,但是某些异样的情愫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明白。

那个眼神……

那个深情漫溢的眼神,如同烧红的烙铁,深深地烙印进了他的骨魄里。

苏星宇始终不相信他只是演戏。

第一次合作,即便是前面已经有两场吻戏,但是chuang戏,这还是头一遭,何况这些天两人一直在冷战,之前一场电影院的甜蜜斗嘴都能NG二十多遍,今天的激^情^戏份居然一条过,如果不是相爱,苏星宇真的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

剧已杀青,不出意外,三个月内二人都不会再有共同的行程。

苏星宇不甘心。

即使几率微小,也要一试,不然如何给自己的心一个交待?

本想趁着酒劲说了算了,如果答应固然好,不答应就假装真的喝多了,日后大家也好下台。可是真的挨了那一巴掌,苏星宇发现——

真的放不开手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


孟岩回到家就马不停蹄地奔向电脑,预订明天的机票。

直到确认付款的那一刻,他心头的大石才咕噜噜地滚落山崖。

——整个人都轻松了。

给自己倒了杯牛奶,狠狠地灌上一大口,他这才想起来把手机连上充电器。

明早起来收拾几件衣服,就可以坐上飞机远离这里的是是非非。

多好啊!

这样安慰着自己,孟岩哼着歌儿去房间拿了套换洗的衣物,准备洗个澡就去睡觉。

热水迎头浇下,孟岩仰起头来让细柔的水帘喷洒在脸上,轻轻地拂去那一身的烦恼。

闭上眼睛,温暖的水流涓涓不绝,暧昧地搔挠脸上肌肤,痒痒地划过颈项,分作两股,一股抚上锁骨、胸膛,蹿下小腹。没入浅草,一股绕过蝴蝶骨顺流而下,灌进腰窝再激荡而出,奔涌着冲向深谷,与前面的水流一同顺着挺拔的长腿恣肆蜿蜒。

如雾如幻的水汽充满了整间浴室。暖而润湿的空气钻入鼻内,带着令人安定的浴液芳香。

细密的吮吻……

隐忍的呼吸……

缱绻的深情……

曾经真实的拍摄场景在眼前虚幻得像一场缥缈的迷梦。

暖热的水流经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像是苏星宇密集的吻,灼热到令人喘不过气来。

孟岩惊慌失措地摸索着合上了热水开关,抹去脸上残留的水迹,他睁开眼睛,重重地吐出憋在胸中的一团气,心口还是咚咚狂跳不止。

苏星宇!

为什么老是阴魂不散啊?!

孟岩从架上抽下浴巾想要擦干身上的水,可是看了眼腰间腿上残留的泡沫,他还是叹了口气把毛巾重新挂回架子上,将热水开关往冷水那边拨了拨,再次打开了莲蓬。

水温有些凉,浇在身上骨头都为之一寒,可是心中却略微好过一些,至少不会胡思乱想吧……

好容易洗完了澡,孟岩一边擦着头发上的水,一边迈步出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

“睡觉。”


苏星宇忧心如焚,自己好话说尽,怎么孟岩还是无动于衷呢?

哪怕骂自己一句也好啊……

一言不发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是生气?是讨厌?还是……

难道已经睡了?

也是啊,都夜里一点多了,是该睡了吧……

苏星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思量着要不明早再打个电话问问?或者直接去找他?

可是该去哪里找他?他是在家休息,还是有别的行程?

一夜辗转难眠。


“等等我!等等我啊!喂——”

伴随着嗡嗡的轰鸣声,巨大的客机如同一只巨型的白鸟振翅冲上了天空。孟岩撒开两腿跟在后面追出了好几十米,终于还是被无情地落下了。

“孟岩……”

谁喊我?

孟岩回转头,就看见苏星宇站在不远处,笑嘻嘻地看着他,脸上大写加粗的得意。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离开我。”

“我呸!哪个舍不得离开你了?”

“要不是舍不得离开我,你怎么赶不上飞机啊?”

“我……我那是……”孟岩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出来。

苏星宇的表情更得意了,“孟岩,你是爱上我了吧?啊哈哈哈哈……”

“鬼才爱你!”

孟岩使出吃奶的劲儿大吼了一声,然后……

然后就醒了。

MD!做个梦都这么狗血!

孟岩,你该吃药了!

扶着隐隐作痛的额头,孟岩从床上坐起来,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

看这个光景,至少九点多了。

向床头柜上寻视过去,居然没看到手机,孟岩这才想起来,昨晚手机没电了,就放客厅充电,忘了拿进屋了。

下午的航班,不急。

他有条不紊地一件件套上衣服,起床来洗漱。

孟岩漱了口,将牙刷叼在嘴里,晃回客厅,慢悠悠地打开手机。

经过短暂的开机动画,终于看到了桌面,望着微信图标上鲜红的数字提醒,孟岩的心“咯噔”一下。

但愿不是花姐。

一定别是花姐!

上天仿佛听见了他的祈愿——真的不是花姐。

然而消息的发送者一样让他头疼。

这个苏星宇怎么回事?得理不饶人啊?还一连发了十多条,搞什么?

虽然心里说着不想听,手指还是惴惴不安地点开了。

只要听到嘲笑的语句就立马摁掉——应该来得及。

“孟岩……”语气低沉,轻浅的呼吸听来像是叹息,“对不起。”

咦?如果记得不错,昨晚临出门前我好像扇了他一巴掌啊……还跟我说对不起?

孟岩挑了挑眉。看来他还没有泯灭良知,知道自己嘲笑我是不对的了。

把手机放回桌上,孟岩一边刷牙,一边侧耳等待下一条语音。

“今晚酒喝得有点多,希望你不要生气。”

“我真的不是故意……”语音停了数秒,可以听出苏星宇在小心地斟酌用词,“嗯……真的不是故意要……对你做那样的事情。”

也不知道他这句话触到了什么开关,孟岩的脸一下子又红了起来。

“我知道这么做有欠妥当,也没有问过你的意思,或许……”说到这里,苏星宇的声音更闷了,像是有些气哽,长长的一段空白里,仔细听可以听到零星的压抑的呼吸声音,“或许真的是我自作多情吧……”

???

孟岩手里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连带着呼吸也似乎为之停顿。

手机里的语音在空荡的客厅里被放得无限大。

“可能是一直以来你的亲近使我错误地以为,我是不同的。如果你觉得我是让你很厌烦的,也麻烦告诉我一声……让我死心。”

后面他又说了什么,孟岩已经听不到了。只觉得眼前仿佛炸开一万朵烟花,噼里啪啦震得他脑壳里嗡嗡作响。

“咕咚!”一阵彻骨的冰凉从嗓子眼直灌进胃里。

“咳咳咳……”孟岩被不自觉吞下的牙膏泡泡呛得咳嗽不停,赶忙奔回卫生间漱口。

再次回到客厅,苏星宇的语音还没放完。孟岩抽了张纸巾坐进沙发里,听他还有什么说的。

“晚安。”

控制不住上扬的唇角僵了一下,孟岩撇了撇嘴,不过丝毫不影响他的好心情——再听一遍就好了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苏星宇啊,嘻嘻嘻嘻……

真是抱歉啊,我昨晚手机没电了。

想起这些天来自己吃不好睡不好,心情一团糟,忽然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听着语音都能想见他昨晚又担心又焦躁的样子,哈哈哈……

不行,我要再笑一会儿……



=======================================================

快表扬我勤奋

并没有

也是隔了好几天

但是

你们好像没有以前热情了

是因为之前一个多月没更

很多人弃了吗

弃的人badbad

给我回来啊

宝宝要有小情绪了

喜欢推荐评论我都要



评论(28)
热度(75)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