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宇】〖狄芳〗基本更文的时候热度太低就会坑,点个喜欢或推荐不用费脑子的。低于30没心情,30~40看心情,40以上尽量,60以上必定努力【实力不要脸】秘字:大宇x小宇

【宇岩】潜雨(18)艾玛!出大事了!

                      ·- 潜雨不语  润物无声  滴水力薄  久以穿石 -·


不是一早就打算好的吗?学马天宇放浪形骸,一杀青拿着机票直飞澳洲,浪他三个月,回来便是云淡风轻,脱胎换骨,那——

现在我在干什么?

孟岩几乎要把手中的酒杯捏碎。

“来来来,我敬你,小孟。”

孟岩如梦初醒地抬头,对面肚大腰圆的监制已经站起来向他举起了酒杯。

“您坐您坐,应该我敬您。”孟岩反射性地从座位上弹起来,伸长了胳膊去和他碰杯。

这一口喝下来,才发现酒桌上早已经喝开了,你敬我一杯,我回你一杯,美好的祝词和砰砰直撞的酒盏在耳畔慷慨奏鸣。

孟岩酒量不好,何况这些天心情甚是烦躁,更经不起他们的轮番轰炸,只得婉转推辞,陪着笑脸苦苦哀求大家放过他,实在不行就浅浅抿上一小口。

好不容易应付完一圈敬酒,刚坐下来,准备吃两口菜缓缓,忽然看到三点钟位置上的苏星宇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如果自己记得不错,他这应该是第四杯了。

“装什么大头孙子?”

孟岩嘴里嘟囔着,见他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但仍旧来者不拒,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喝喝喝,怎么不喝死你?下一部剧还不知道在哪儿呢,现在就这么拼命?嘁……”

酒过三巡,桌子上的人也倒得七七八八了,剩下尚算清醒的,连孟岩在内不超过五个人。其中两位男士负责送三位女士回家,孟岩和另外两个还能站稳的负责扶八摊“烂泥”去楼上新开的客房休息。

当孟岩吭哧吭哧地和服务员一起把三个醉鬼拖回房后,之前帮忙的两个人一个吐得虚脱了,一个直接累睡着了。

“底下还有人吗?”孟岩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

“还有一个。”

简直五雷轰顶。

孟岩闭上眼睛,长长地吐了一口胸中闷气,睁开眼认命地坐电梯下去。

趴在桌子上的,光看背影也知道是苏星宇。一时间,孟岩的心中五味杂陈,缓步走上前去,摇了摇他的胳膊。

“喂。喂!”

没有反应。

“看把你给能的。”

报复地戳了他一脑袋,孟岩撇撇嘴,抓起他的胳膊绕到自己脖子上,把他架起来。

“呼——死猪一样沉。”

孟岩一边低声耍着嘴炮,一边揽着他的腰防止他从自己肩膀上滑下去,艰难地往电梯间走。

苏星宇的头枕着他的肩膀,嘴里吐出的酒气热乎乎地钻进衣领,像一只顽皮的小手,不断地搔挠着他颈窝的敏感处。

那醺然的鼻息暖烘烘地吹开了孟岩颈上的毛孔,仿佛将他喝下的酒全数灌了进去,沿着毛细血管进了大动脉,汩汩流遍孟岩的周身。

孟岩觉得自己也快要醉了,要不然怎么会觉得浑身发烫,口干舌燥。

“今天难得伺候你一回,你给我老实点。”孟岩把他的身体往上颠了颠,耸扭着肩膀调整了一个合适的位置,使得苏星宇呼出的酒气再也喷不到他脖子里去。这时候,电梯来了。

扶着他进了电梯,才站好,苏星宇忽然拧着眉难受地哼唧了一声。孟岩焦急地侧过头去查看。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苏星宇闭着眼睛,似乎并没听见他说什么,只是难耐地扭了扭身子,孟岩无奈地发现,他的鼻息又一次喷在了自己的脖根处。

孟岩刚想动,苏星宇的身体突然应激性地一颤,看样子是想吐。

“啊喂喂喂……”孟岩吓得不敢动,“我警告你啊,你可别吐我身上!”

也不知道苏星宇是不是真的听见了,果然安稳了许多,孟岩这才放心地舒了口气。
“叮!”

“到了。”孟岩挺直了腰,架起他走向1204。

到了房间把他往床上一扔,然后回家睡觉,明天换张机票一样去澳洲,一样浪到飞起。

孟岩这样打算着。

到了。

开门。

扔床上。

……

望着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苏星宇,孟岩的脚像钉在地毯上一样。

是淌了不少汗。

孟岩顺着风向瞟了一眼墙上的空调。

一身汗,回头吹了风该感冒了。

“老子送佛送到西。”

孟岩忿忿地踢了一脚床头柜,撸胳膊挽袖子到卫生间拧了条毛巾来,抬起一条腿跪趴在床沿上给苏星宇解扣子。

“醉得跟只死猫似的……”孟岩恨得牙痒痒。

想起自己喝醉那次,还能洗澡,这家伙喝醉了怎么就会躺倒了呼呼大睡?

“不会喝酒别逞能啊!”

撇撇嘴解下最后一颗扣子,孟岩返身去够床头柜上的热毛巾,手指刚触到毛巾,就觉得腰上忽然多了一条手臂,正待去看,只觉一股大力将他向后猛地一带,一阵天旋地转,不知怎的,自己就躺到了床上。

“你……你干嘛?”孟岩看着躺在身侧的苏星宇,惊讶得话都说不全。

他一条腿压在自己的身上,眼神阴郁得有些吓人。

“你骂够了没有?”

“我……我……”孟岩的嘴唇直哆嗦。

原想着他醉得不省人事,趁机过个嘴瘾也算聊以慰藉自己累个半死把他拖上来,还有就是这些天胸中压抑难舒的愁闷,哪成想他居然毫无预兆地就醒了过来。

“你什么时候醒的?”孟岩企图岔开话题。

“刚醒。”苏星宇看着他,眼神慢慢恢复如常,“就在你解我扣子的时候,冻醒了。”

孟岩苦笑地伸手扳开他压在身上的腿,跨过他的身子向床头柜上抓了毛巾丢给他,“你既然醒了,自己擦擦……哦不,你去洗个澡吧。”

孟岩如蒙大赦地吁了口气,跳下床来。

“那你好好休息,我走了啊。”

不待苏星宇回答,孟岩便一溜烟地跑向房门口。

“怎么?你就那么怕我?”苏星宇撑着身体从床上坐起来,慢条斯理道,“还是……你心里有鬼?”

“我心里有什么鬼啊?”孟岩气结,停住跑到半路的脚步,转过头来。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苏星宇的眼神像一把尖刀,明晃晃地,以吹毛断发之势逼射过来。

“哈哈哈哈……”孟岩心中咯噔一下,强烈的自我保护潜能瞬间被激发出来,使得他身体快过脑子地大笑起来。

苏星宇看着他放肆地大笑,脸色越来越冷,慢慢地从床上走下来,一步一步缓缓地逼近。

“你……你想干嘛?”孟岩渐渐笑不下去,僵硬着表情退后一步。

苏星宇面色冷峻地盯着他的眼睛,顺势向前又走了一步。孟岩只能继续后退,可是他每后退一步,苏星宇就跟着前进一步。

直到他退无可退。

孟岩感觉后背已经贴上了坚硬的墙面,而身前的苏星宇距离自己也就只有短短的不足二十公分。

如同被夹在两片汉堡包中间的肉饼,除了束手就擒也别无他法。

“你……你到底想干嘛啊?”孟岩避不开他,也就只有梗着脖子瞪着他。

苏星宇依旧没有说话,而是慢慢地伸出一只手臂,忽地撑在他的耳侧,同时间缓缓地将脸凑向孟岩。

热气伴着甜辣的酒味在鼻间蒸腾,熏得孟岩的脑袋微微发晕。

他的脸颊简直红得要滴出血来,除了把眼珠越瞪越大,努力地克制着呼吸,根本没有别的方法来掩饰内心的羞怯,但距离靠得近了,还是能感受到彼此鼻间的温度在持续走高。

“苏星宇!”

这诡异的尴尬气氛令孟岩浑身不自在。见苏星宇并没有主动撤退的意思,他只得伸手去推。

刚伸出手来还没触到苏星宇的胸口,就被他抓住手腕按在了墙面上。

“你神经病啊?搞什么?”孟岩几乎要发飙。

苏星宇这才开了口,还是那句——“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这样近距离的,一针见血地指出自己心中的卑劣情感,令孟岩方寸大乱,也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蛮力,狠狠地一推,将苏星宇掀翻在地。

“你疯了吗?胡说什么?”几乎是用吼的。

苏星宇似乎对他的反应一点也不吃惊,反而了然地笑了笑,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闲闲道,“那么激动干什么?我随便问问啊。”

“你喝多了就快去睡觉,别在这儿发疯!”

孟岩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那么无赖的笑容,又羞又愤,甩了他一记白眼,掉头就要继续往门边走走。

“不是喜欢我,下午的时候你怎么都硬了……”

如同天上砸下一道闪电,从头发梢儿直劈到趾甲尖儿。孟岩的脚步一个不稳,差点跌倒。

苏星宇刚想伸手去扶一把,就被孟岩一巴掌拍在手背上。

当真是——脆生生,红通通。

“你想多了。”孟岩回身,“只不过是应激反应。”

“哦,应激反应啊……那我刚才这样……”苏星宇眯起眼睛,猎豹一般危险地靠近。

之前被逼在墙上的一幕又在脑中重播,孟岩紧张地汗毛倒竖,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脚下一步一步往后蹭。

“苏星宇,我警告你……”

“你警告我什么?”

“我警告你离我远点儿!”

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孟岩出手如风地摸上门把手,正要扭转,就被苏星宇一把抓在手腕上强力拽开。

孟岩的手腕被苏星宇反剪到身后,另一只手一把揽住他的腰将他拉进怀里。孟岩只觉唇上一重,眼前的光暗了下来,醺然的酒气直灌入口中——是苏星宇霸气强势的吻。

手脚似不是自己的,也不知道是被惊呆了,还是被吓傻了,孟岩就像一具木偶愣在了当场,眼底仿若升起金光万丈,耀得他看不清任何。

苏星宇吻了一阵,丝毫得不到回应,心里隐隐发虚——

难道自己真的料错了?

难道孟岩真的只是应激反应?

满怀忐忑地放开他,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反应。

怎么跟被雷劈过似的?呆了?傻了?

“孟岩?孟岩?”

试着叫他。

不应。

摇摇他。

终于,孟岩的瞳孔慢慢聚焦到他的脸上。

“呼——”

苏星宇放下心来,堆起笑容,刚要开口……

“PIA!”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扇得他眼冒金星,如坠五里雾中。

歪着脑袋抚上肿了半边的脸,苏星宇扭转头,正准备发问,就见房门訇然大开,人已经一溜烟跑掉了。

糟了!







======================================

艾瑞巴蒂

还记得我吗

骚瑞让你们久等了

为了不被群里的小伙伴抛弃

我还是乖乖来更新吧

我克服了懒癌

鼓掌

那什么有钱的捧个钱场【没有

没钱的点个赞啊

评论(36)
热度(78)

© 一望川 | Powered by LOFTER